香港的2012

明報近日多天頭條也觸及中國香港民生的關係,好努力做嘢。另一邊,此等大題目於泛民上只有寥聲碎語不成篇。磨擦愈見嚴重,講人道講公義講不要歧視的普世價值變得軟弱無力,不入耳。

香港人儼如分成兩派,但我愚見認為大家該認清討伐的目標,政府當天關校殺校不支援醫療大開「產子工業」等是禍根之一。沒有話事權,我們說什麼也沒有人聽的,講來講去也是還原基本爭真普選,有民主才有左右不同程度的政黨及發展。這才該是我們共同的目標。

我們該慶幸有本土意識的醒覺,但也慎防情緒化的盲目排外。而仁愛派也當緊記,本土搞不好,何以擁抱外在,空有慈愛的理論卻不能實踐,我不看好。

癥結之一,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其實很多方面也未進化,從可笑的不雅物品條例說到笑貧亦笑娼的價值觀,變性警當值也會做頭條,而同性婚姻法,有嗎?丈夫陪產假,有嗎?連最低工資這法到了現在仍有人咒罵,根本香港思想好落後。

香港人行出來不會失禮人,但內在呢?社會就在環保及動物權益兩方面也不曾合格,兩位冇得畀你揀的下屆特首候選人也一直只是信誓旦旦擔保改善民生有屋住,迎合香港人從來只求三餐一宿的要求,有得食自助餐有得買名牌衫,知榮辱等其他政策太過形而上,理得咁多?官員從不用費神幫大家諗。

可是現在連生仔床位的權利政冷也幫不到大家去捍衛,以香港人本身水準,叫其不要歧視,要正面,要以有新血補充觀之,會不會太天真,太不切實際,太強人所難?而諸多不滿的香港人又一味只當鍵盤戰士反蝗反蝗再反蝗,幾達逢中必反的人身攻擊,又會不會過態一點?冤有頭債有主,無論左或右,你們的共同敵人只有政府一個。

民主自由不值錢,為了有床位生仔,大叫釋法也在所不辭,但誰去釋法?有你份嗎?基本法不可動搖,但當年又有觸及中港要不要融合的大問題嗎?人口政策,移民政策,作為香港人卻無權過問?連認做香港人身份的資格亦未曾允許?失笑。他媽的政協委員還建議在港珠澳大橋立個一如自由神的和諧女神像?用來玩笨豬跳嗎?

除非北京有不測的風雲,香港根本冇回頭路可行,殖民只在乎朝夕,尤其共產黨素來有控制癖,統一癖,不懂放開手腳予地區自管,簡體字化,普通話化勢不可擋,政府開首做,但商家做得更快,同你講良心?你阻頭阻勢,死咗心涼就有份,到時刪掉正體字就好似拆去舊樓一樣咁快。

可以點做?族群身份的醒覺,又信仰眾人生而平等的價值真的是兩難全麼?左派口中的「納粹」與右派眼中的「聖人」在對罵之時,誰在食花生暗笑?我擔心的是這邊打著為民請命的政棍於日後為了更大的私慾將支持港人利益的你們出賣,當你們心煩氣躁,驚惶如待宰的動物,不辨別前後,調亂那些其實隨風擺柳的左右。而擁護世界大同的也請不要脫離現實,別要一天當上中山狼腹中的東郭先生,杖藜老人不是話有就有的。

什麼左什麼右,你們要的不是鷸蚌相爭,因為客觀環境容不下,請你們多溝通多對話,別依仗這個跛鴨腳政府,要不請你們上街宣示訴求,萬人先用雙腿當選票,在香港的2012,別讓先於世界末日的香港末日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