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不知道李旺陽是誰

而我不知道

而我不知道李旺陽是誰
這實在不是冷的戲謔或放涼了的表達
正如我不知道鄰座大廈跳樓的是誰
壓死了過馬路的人又是誰 讓閃避的巴士撞上行人路那些
死者是誰 在新聞裡甚至沒有完整的名字

但我聽見了風 翻開報紙穿過大門而去
又在拍窗 雨在敲打 嘩啦嘩啦的
像在臉書上刷成了不止的瀑布 叫著旺陽的名字
沖走了是誰的生日快樂 是誰的遊戲通知
是誰在機場離境大堂的留影 或吃過甚麼晚餐的色相
那些我所知道的 我以為我所知道的
平日在陽光下一下子就蒸發掉了

所以下雨 下過不停的雨
讓死者叫出了歌聲 從生者之口
我應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