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性教育節目的不一樣

Trekant,三人行。挪威國家廣播電視台的性教育節目,由三位普通不過的年輕人參與、體驗和主持,去年第一季深受歡迎,今年再續,是季換上二男一女,當中一個基,同住一屋的場景,並非真人騷看有什麼樂事,而是每集每人均獲派一任務,完成後與同屋分享,就是這樣簡單。

然而任務並不一定簡單,就以剛剛播出的一集當作例子,看看挪威性教育節目怎麼的不一樣:

女生Johanna的目標是獲得性高潮,由導師請人親身示範及要其學習如何認識自己的陰道陰唇下陰樂,怎樣來回按摩,或香港人所稱的「捽碟」,而非女生開頭以為但求插入得到滿足。對鏡自慰,對鏡頭自慰,真係好考功夫,心理壓力不會少。

同樣心理壓力大的是直男Even要到醫生處看陽具,背向鏡頭由醫生目測手檢算是易事,接著由三個男人進場近距離在眼前雄糾糾扯起,上下左右的狀態才叫其帶點尷尬,不過不從水平線上看清人家的老二,或許永不會知道自己的那根有何不同,對於直男來說。然後醫生更叫其即場嘗試怎樣透過控制小便而訓練延緩射精的技巧。

攣男Benjamin的差事則是到性商店觀摩,該是最簡單了,認識各種玩意的操作之條,還即席旁觀有客到,要陰莖鑲環等程序,作為觀眾也會目瞪口呆,現場的他還要強作鎮定,最後更要上陣示範現正流行,如何脫掉陰毛的美容事,看其屁服瞬間平滑轉紅,肯定好痛。

什麼是樂而不淫?挪威這個Trekant性教育節目便做得到,除了觀眾,主持三人亦在學習,性事不是獨立在床上的事,當我們談起性的時候,怎樣面對和處理自己的心理變化,認識情緒等,一樣有睇頭。

節目尾聲,他們亦要分享所學,如女生透過陰部模型要直男嘗試按摩等,真的對觀眾有很大禆益,至少不是從四仔拍片人的視線角度。

朋友問,香港電視可以有這些節目嗎?

當然可以,假如有天主持人像《Trekant》隨街訪問途人:你覺得自己個閪點樣?而又不受投訴的話。

Trekant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