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littleoslo

黎明MV《情》之抄上抄

非常費解,難道世上再沒有更好的reference嗎?明明上年周筆暢MV《魚罐頭》已足本百分百抄了《白夜》一次,事後通晒中港台的天,何以今次黎明新歌《情》的MV又來照板煮碗?我不再貿然責怪創作人,畢竟分分鐘是老頂指定要跟足的。不過原來是黎明自己做導演!但又不肯落足料,製作粗糙,狗尾貂續,還以為是歡樂今宵年代的功歌惡搞,黎明,sorry,你好似紙紮公仔。MV最後打上 to be continued,忽然叫我期待,下回又會參考誰?又或這其實是二次創作,跟《魚罐頭》MV一樣向《白夜》致敬?還是玩Remix?粉絲硬要是說兩個MV故事的結尾不同,不算是抄襲,天下文章一大抄等等,唔該留返在閣下的微博和討論區說個夠,這裡冇位。

抄功課有錯,抄創作呢?版權法下還有錢收呢。

相關閱讀:周筆暢MV《魚罐頭》百分百抄襲

痴線中國之紅燒清蒸樹熊

澳洲旅客日前在廣東省番禺一間餐廳門口,看到鐵籠裡面關著一隻澳洲國寶樹熊,上面還標明「紅燒、清蒸任選」,只賣人民幣139元(約170港元),令他氣煞,連忙用手機拍下照片,並且打電話到澳洲電台投訴。他說:「這間餐廳外一個個鐵籠中困著白鷺、土撥鼠、水鳥、蛇烏龜,樹熊的籠子裡居然放了一根紅蘿蔔」。 – 香港蘋果日報

這種新聞聽來令人驚訝,又是不足為奇。但照片質素不佳,老實說很難看出是否樹熊來,有說是果子狸,但籠外的字又標明是樹熊,在真假難分的強國之中,摸不著頭腦。依常理去想,一隻樹熊又沒有可能賣得那麼便宜,但另一方面知道國內所謂的人工野味多的是,紅燜狐狸、飛鶴燉湯,合法非法,想得出來有,想不到的更多,照這樣看來有好像大有可能,再在Google搜索一電,也有過清蒸樹熊的零星報導。

什麼可食不可食,非我要談,只是看到這樣困著動物買賣的,通常也不在什麼發達地方,大家說的沒錯的是,看一個地方怎樣對待動物就看得出怎樣對待人民。

災難現場必定出現的猴子救狗

還記得去年南京塑料工廠大爆炸之後,人人紛紛轉貼這張「猴子救狗」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亦借其責難人類於危險關頭,往往只顧自己,不如動物有愛。只是當時已覺照片熟口熟面,也深感奇怪何來會有猴子在場,及後這樣子的「奇蹟」愈滾愈大,結果新聞跟進報導指出不過是舊圖一張,誤會一場。

料不到這兩天又忽然看到同一張照片在facebook上熱傳,今次則編入了泰國剛剛發生水災事故裡的圖輯之中,如此背景,當然常人亦皆感動,只是於我眼裡看來,不太明白編故事者的目的何在,明明假的,何以放在其中,讓我不禁對其他相片的真實亦懷疑起來。何必呢。就為了賺取萬千觀眾的感動?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無論照片背景如何,亦屬感動人心的美事。實在,我也不解自己何以執著,這算是擇善固執還是冥頑不靈呢?有研究指照片裡的猴子照片處於饑餓狀態,而小狗亦似死掉,真相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美,也許我太多事,像將格林童話還原為血腥故事一樣吧。然而,一時中國,一時美國,或地震或塌樓,每當災難現場必定出現這張「猴子救狗」的經典之時,我不再感動,而覺可笑,這是我的老毛病,認真的將其當作新聞來看,而忘記了這不過是facebook和微博,喜歡就like,轉發與否,不必熟慮呀。

又再用Google的以圖找圖,再看「猴子救狗」這張照片的各種敘述,過萬張的引用,猴子有時是英雄,有時則變賊,看來真是百搭照,所以才成經典,但是不希望下次說是在香港馬騮山出現啦。

高登最有錢的巴打,Facebook炫富

好奇看到的一帖,題為「高登最有錢的巴打」,從中看到有錢人在Facebook炫富的頁面,說得上炫富,私隱設定就當然是公開的,由相片到訊息任睇唔嬲,看得我好過癮,但又一點也不葡萄或憎人富貴,好醜命生成,恨不到的,就讓自己當個電腦屏幕前的劉姥姥,看看富貴人家擺明炫給大眾看的富。

跑車、手錶、堆積如山的名牌衣物這些當然是例牌,最正的是不用你估,炫富照片包括有明碼實價的幾百萬現金,一疊疊金牛與金條等,至於幾萬元吃一頓飯的單據,或下午茶一大碗燕窩等則無非是富貴生活的佐證,以示銀行戶口有無數個零之餘,用得起,亦捨得花。

相比給網民恥笑了好幾年的劉爵士,這些人才算真材實料吧,而炫富的幾位又彼此相識,看著他們的Facebook,真是一大娛樂,所講人比人,比死人,有些心身皆不富有,又要追一個名牌手袋作行頭的,報告花了多少錢的,實在再不要說得太大聲了。而別忘記,炫富是一種癮,一種昂貴的癮,開了頭就請繼續,萬千觀眾日日等睇戲,是素未謀面的網友,也是身邊的好朋佳友,人心無厭足,今天看你炫一百萬,又會期待你下月炫二百萬,不然便覺平淡,但是人有三衰六旺,難保誰沒有無以為繼的一天呀。

不過大家又不要望等睇人仆街。正如一天你要是落難,也不會將寫實記錄放上網,望他們長做長有啦,況且實質我們不是劉姥姥,紅樓夢裡的榮國府衰敗與否,無緣一看兼關你鬼事。

心跳,中國

心跳,中國

被撞倒了
當一個孩子伏在馬路的中央
一整個中國的腳步聲 就給聽見

像那污水滾滾 湍過底下的溝渠 不曾停下
像那高鐵呼呼 喘過底下的隧道 不曾停下
如同大小城市的脈搏 貼近耳邊

才給聽見 一整個中國的心跳聲
當一個孩子伏在馬路的中央
被抱起了

很想將其寫成歌,因為只有歌,才可送遠,在這年代,只有歌才可引起行色匆匆路人的一點注意,有人幫忙嗎?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互聯網再四通八達也好,當大家甘之如飴上網打開的網站還是固定的那幾個,又不覺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於不少商家與機構來說,分分鐘在Facebook開一個專頁實在遠比自家搭建的官方網站更為重要。

本是互利互惠,一家便宜兩家著,三嬴之局,但主權始終不在你手,你要放什麼內容,最終由Facebook話事,因此,以下是一個Facebook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的典型例子:

事源出於一名叫Fridtjof Nansen的挪威人。而Fridtjof Nansen是誰?中譯為弗里喬夫·南森,早期遠征北極的探險家,亦為科學家和外交家,並於1922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有留意Google Doodle的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十日,就是以Fridtjof Nansen的誕辰作為紀念,反而沒有為中華民國建國百週年作錦上添花。

而引端則出於挪威全國大報Aftenposten數日前發表的文章,不過是當中刊登了Fridtjof Nansen早前自拍的祼照,並於其Facebook頁面上的連結顯示了有關縮圖,但結果報社收到Facebook警告,大意謂要是再犯的話便會關閉其Facebook頁面,這樣的舉動必然引起了挪威人議論紛紛,畢竟在北歐社會,媒體之中展示裸體是日常風景之一,見諸海報、新聞、劇集,任何節目,根本沒有人為了點數作一回事,所以這便是北歐性觀念有違Facebook相關政策而所引起的價值觀衝突。

而Facebook相關的政策又是什麼呢?以美國的法律為依歸?這非一地的度量衡可即時轉換,猶當色情與否從來不容易定下界線的情況之下,背後審查的人又有何既有效率又清晰的準側呢?過往受批的圖片便包括哺乳照片及過百年歷史的藝術畫像,在難為情色定分界之時,看來所依的會是僵化的計點數制度,即是任憑圖片的意識如何,只要蓋著敏感部位一丁點便可行了。

有說Facebook是私人公司,要麼遵守遊戲規則,要麼離場別玩,這個實在是最斬釘截鐵的答案,因為Facebook實在不是公眾領域,只是我們一廂情願以為那好比公眾的廣場了,在縱橫交錯的鐵路線圖裡最終的大站,上網的入口,最方便快捷的。

我們既享受又依賴,從不質疑,就以為(防火長城外)互聯網並無國界,還是不知不覺已成美國政策的殖民地?遵守Facebook的,順從Google的,執行Apple的,當他們以美國人所定的為本。

你發表了文章也請在Facebook上刊登,不然誰有空來看?不知不覺間,因為資訊的集中、方便、貼身,而多少網站正在消失,而我們樂於拱手奉上我們在互聯網上一向重視的資訊流通與自由。就算是本來可作高清播放的影片,我們也寧願侷限在News Feed上小小的框裡完成。

要麼遵守遊戲規則,那麼就不再讀到那條有關Fridtjof Nansen的文章,而你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當Facebook可以是領匯,Google是港鐵,而Apple Store是惠康百佳。

什至報紙雜誌往往義無反顧將他們的消息放在最當眼的位置,這幾間公司是多麼的跟身,而跟身的又只是這幾間公司,當以大吃小,以整定亂是必然之後,誰才是最終的決策人呢?當大家要佔領華爾街的時候,網上呢?作為公眾,不同國界的民眾,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嗎?當互聯網仍是四通八達。

最後,這圖正展示了我們荒謬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