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二月來過,記憶裡的斯德哥爾摩既冷且暗,地底裡倒是最明亮的部分,當沿線地鐵月台成了展覽藝術的空間。

零五年七月再訪,從奧斯陸坐火車到斯德哥爾摩。六個小時,一行四人,然後帶著好天氣一連幾天全在地面上活動,偶爾走進博物館和商場以外,便在陽光下閒逛,幾小時又幾小時,照得我兩臂古銅,走得我雙腿結實。優遊自在。朋友疼我,我也樂得被寵。吃好住好買好。所謂人生幾何,謙遜有時,曬命有時。何謂快活,不過如此。況且榮耀歸於朋友,我只叨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