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的時候。人頭湧湧,你眼望我眼。畫了百多張的面孔,考據了百多張的表情,不是熟悉了朋友那眼鏡的形狀或微細的皺紋,而是底層下的情緒,好近距離,好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