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豈能不變,看回香港六一年的片段,天空曾經是那樣的藍,滄海桑田,在乎的是變得更好抑或更差,老去的建築得到活化,還是拆掉和拆掉,如老去的人給一一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