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ids

虛構的瑞典.真實的埃塞俄比亞

A deadly virus has spread across the nation
Ett dödligt virus har drabbat sverige
致命病毒席捲瑞典

One million children have lost their parents
En miljon barn har förlorat sina föräldrar
百萬兒童失去父母

What we see as fiction
Det som är overkligt i sverige
我們所看到的虛構

Is real in Ethiopia
Är verklighet i etiopien
正是埃塞俄比亞的真實

短片:【Save the AIDS victims】

source: UNICEF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你講定唔講

Balls既指男人下體的珠寶也解作膽量,說到有關愛滋病感染狀態是正或負,你講定唔講。

He hasn’t got the balls to talk about HIV.

Discussing HIV status is always going to be difficult, especially if it’s with a new guy or a one-night stand, and you don’t know how he’s going to react. But if you try talking about HIV with him you may find the extra honesty and trust can make your relationship, and your sex, even better.

NHS Glasgow AIDS awareness: Shower

Advertising Agency: GRP, UK
Via:Ads of the World

無論嘴巴有多忙,也得有說話的時候,做甚麼及怎樣做,說到有關愛滋病感染狀態是正或負,你講定唔講。

They would talk about HIV status, but Ken’s got his mouth full.

You can’t tell someone’s HIV status just by looking at him, and it’s not the easiest topic to bring up, especially when you’re on the pull. But if you talk about it, you can make an informed choice about the kind of sex you want. If you don’t ask, using condoms and lube every time is the safest option.

NHS Glasgow AIDS awareness: Park

Advertising Agency: GRP, UK
Via:Ads of the World

有膠戴,極速安全套

做事要有交帶,做性事更要有膠戴。為了預防愛滋病的蔓延,為了推廣使用安全套,南非人Willem van Rensburg為我們發明了Condom Applicator,由Pronto出品,可以有效而迅速的戴上,在彈指之間,免去了用牙齒撕開的麻煩,指甲刮破的危險,或新手論論盡盡戴不好的耽誤。

via Gizmodo, "Most Beautiful Object in South Africa" A Condom Applicator?"




影像取自:Pronto,更多廣告片段及下載

給愛滋病帶菌者的一個提問

「昨夜大年初二,在Jungle與你相遇。大概八時半,我們先在黑房裡攪,有兩三個人先後進來;後來我們走到黑走廊繼續,過程中以及高潮射精的一刻,有兩個年青人在旁看著和摸我倆。之後各自沖完涼,你和我在大廳裡看電視;十分鐘後,你到更衣室著衫,我走入來,說:新鞋喎!你說:曾經新過!我說:你走啦!我還想Encore添!」

當我在某同志討論區讀到以上的段落,看來這不過是平常小事一椿,但當知道是來自一名熱衷於同志社區工作,公開的愛滋病帶菌者的經歷,我沒有憤怒,只是傷感。敏感的題材之下眾人議論紛紛,有人恐懼、有人指責、有人維護,相互標籤,妖魔化彼此。而我沒說甚麼,只是問了一句:「你認為一個愛滋病帶菌者在發生性行為之前應有責任告訴對方,讓對方選擇嗎?」

其實我深深理解自己的提問是多麼的不設實際,多麼的幼稚。

「你認為這個可行嗎?不如我們叫衛生部門定期公佈愛滋感染及病患者的資料,等大家「帶眼識人」仲好!到時候,愛滋病服務機構不用聘請這麼多員工外展派安全套同做驗血,因為我們成功把HIV+與HIV-的兩班人分門別類,「各自搵食,門當戶對」,可以預見懷疑受感染,樂意及早、主動和定期地接受檢驗的人數比現在大幅減少!」作者回答。

或許他迴避了我的問題,或許他沒有了解問題的重心。我無意審判,只是疑惑。我的生命不比他的貴重,別人的也不比他的低賤。但在性需要以前,又該如何衝量?假如你是一位愛滋病帶菌者,你有責任要告訴你的性對手嗎?你的性對手又有權利知道嗎?即使那不過是一夜情的性對手。

作為一個瀏覽同志討論區的讀者,我看到你要大家正視愛滋的熱心。也就是因為要正視愛滋,我也不會將你看扁,誰也知道愛滋病帶菌者和愛滋病人亦有享受性愛的權利。但與此同時,也請不要顧左右而言他,說甚麼收到不少網友私底下支持的訊息云云,卻無視眾人的關注。請回答我的問題,而不是濫用弱勢之名,動輒自我受害人化,動輒指控人家歧視、無知,不夠多元,漠視你的權益,討論不一定要站在相互的對面。

「你認為一個愛滋病帶菌者在發生性行為之前應有責任告訴對方,讓對方選擇嗎?」我的問題不過是想抽出潛藏在大家心裡的恐懼和顧忌,為什麼要說、為什麼不可說,為什麼要知、為什麼不可知,在什麼的情況底下。

在答與問的思考過程中,事實上我最想帶出一個訊息:保護要由自己開始,切勿倚仗他人,無論對方選擇開聲或沉默,只有愛滋病病毒抗體測試才能提供真正的答案。既沒有絕對的安全性行為,預防愛滋病前,安全套不是萬能,沒有安全套卻萬萬不能。安全套再薄,也薄不過人言的刻薄和人心的淺薄,縱然它保護不了你的心靈免受攻擊,卻先保護了你的身體。

image source: French AIDS Awareness 2005, AIDES by TBWA Paris via Ads of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