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imal

災難現場必定出現的猴子救狗

還記得去年南京塑料工廠大爆炸之後,人人紛紛轉貼這張「猴子救狗」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亦借其責難人類於危險關頭,往往只顧自己,不如動物有愛。只是當時已覺照片熟口熟面,也深感奇怪何來會有猴子在場,及後這樣子的「奇蹟」愈滾愈大,結果新聞跟進報導指出不過是舊圖一張,誤會一場。

料不到這兩天又忽然看到同一張照片在facebook上熱傳,今次則編入了泰國剛剛發生水災事故裡的圖輯之中,如此背景,當然常人亦皆感動,只是於我眼裡看來,不太明白編故事者的目的何在,明明假的,何以放在其中,讓我不禁對其他相片的真實亦懷疑起來。何必呢。就為了賺取萬千觀眾的感動?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無論照片背景如何,亦屬感動人心的美事。實在,我也不解自己何以執著,這算是擇善固執還是冥頑不靈呢?有研究指照片裡的猴子照片處於饑餓狀態,而小狗亦似死掉,真相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美,也許我太多事,像將格林童話還原為血腥故事一樣吧。然而,一時中國,一時美國,或地震或塌樓,每當災難現場必定出現這張「猴子救狗」的經典之時,我不再感動,而覺可笑,這是我的老毛病,認真的將其當作新聞來看,而忘記了這不過是facebook和微博,喜歡就like,轉發與否,不必熟慮呀。

又再用Google的以圖找圖,再看「猴子救狗」這張照片的各種敘述,過萬張的引用,猴子有時是英雄,有時則變賊,看來真是百搭照,所以才成經典,但是不希望下次說是在香港馬騮山出現啦。

發情小鹿

挪威語的 Rådyr,即是Roe Deer,中文名為西方狍,小鹿的一種,廣泛分佈於歐洲大陸,毛色上冬為棕黑,夏為金紅,正如這在奧斯陸南面小城 Fredrikstad 不時闖進某家前園的一隻,明明是隻急色鬼,卻好一副傻呼呼之貌,為求一親假鹿的香澤,多次給屋主斷正,最後給拍下來公告天下。

source: NRK


八爪魚 Paul 勝了

世界盃的焦點由足球不知不覺間變了八爪魚,荒謬嗎?還是更添娛樂性?結果無再一次得到證明,德國3比2打敗烏拉圭,到目前為止,八爪魚保羅才是大驘家,只是苦了一眾八爪魚家族同門。

至於中國的未來人預言:荷蘭對西班牙的賽果會是2比1,明天揭曉。

從夏威夷禁魚翅法例生效說起

社會對動物權益愈趨關注,尤其重視虐待貓狗的問題同時,也總有人提出各種批評、質疑或冷嘲熱諷,說愛人不及貓狗是荒謬,說照吃豬牛羊雞是偽善, 說為動物奔波是小題大造等等,我大多無語,因為事情的討論不該只停留在這樣的表面。

於我來說,理論上沒有什麼不可以吃。我們吃什麼,不吃什麼,個人喜好外也受一時一地的文化影響和制約。關鍵在於怎樣吃,由捕捉或養飼到宰殺的過程是否合乎人道,與當中是什麼動物無關。此其一。

而事實上,人類情感始終親疏有別,理念上你能夠對所有動物一視同仁,但也得接受人家情感上較與貓狗親近,一如人際關係也有遠近鬆緊之分。硬要將家裡天天共同生活的貓狗與素未謀面的牛羊完全等同,不切實際,要是將不該殺生的定義擴大,那麼即使素食者也不能避免,一花一草也是生命,所以重點是一律善待、珍惜、尊重。此其二。

由七月一日開始,夏威夷成為全球首個通過禁魚翅法的地方,從此獵捕、轉賣或儲存魚翅通通在禁制之列。

若是問我,喜歡吃魚翅麼?當然喜歡,這與我過去的文化、經驗和記憶有關。但無礙我現在支持不吃魚翅的運動。因為運動本身著眼於人類如何濫捕、殘虐鯊魚的劣行,要求保育,歸根究底從飲食魚翅的文化入手,針對裡頭代表珍羞、富貴、體面等附加價值。要是一天,滿海鯊魚,不再瀕危,而人類取其鰭又採其肉,不棄之於海待其等死,到時誰又會在意吃的是魚翅還是粉絲。放諸於鯨魚、海豹、海豚亦是,又或藍鰭吞拿魚,甚至獅子。

而要喚起大眾對運動的注意,最常見又最直接的方法莫過於將血淋淋的捕殺場面呈現,訴諸煽情,但危險之處在於惻隱太多,太久,亦會麻木。況且單單以強調動物可愛純真的一面,也非說服他人不殺的好理由,畢竟美醜標準無定。此其三。

從可以吃什麼到不該吃什麼之間,實在有太多可以討論了,而記住,答案亦非固定單一。

image source : The Dorsal – State senate and house approve Hawaii shark fin 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