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rt

unhate艾未未

艾未未的一虎八奶圖曾經給了這個網誌不少麻煩,最後也讓我決定將Adsense從小奧私陸上移除,因為此時此刻還要爭論及辯解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色情是非常沒有意思和意義的。

因為曖昧,因為不明,從來就是入罪的好理由,我不過在網誌上登出來也會碰到麻煩,想當然作為主角的創作人艾未未更不會給放行了。要拉你、鎖你、監禁你,本來就是莫須有,但礙於面子,還要耍一下,交得了稅又再要再控傳播網路色情,徒添世人訕笑官員的小學雞行為,同樣可以聚集萬人籌旗幫艾未未交罰金,網民要聲援,一起艾祼祼也非難事。一虎八奶之後,這裡站上了百人,多少隻虎,多少對奶?各自分述,但這個政府就是害怕萬人齊心的力量,努力要拔走艾未未這顆眼中釘,但事實擺在眼前,釘子到處都是了。

且看真實笑話一則:

央視女主播@張泉靈 發佈了一條微博:

「我台有位駐外記者@徐聖益 才去巴基斯坦駐站,拉登就死了。後來,又派她去已經輪替了多批記者的利比亞,她一去,卡扎菲就死了。於是,我們都在猜,下一回會派她去哪兒?敘利亞還是伊朗?」

結果幾千條評論清一色的 「讓她回國行嗎?」

一個連奧巴馬與胡錦濤unhate地接吻也要封殺的國家,艾未未的一虎八奶圖沒有事的話才是驚奇。要等其unhate艾未未?到「死」嗰日吧。

相關閱讀:

艾未未,一虎八奶圖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Absolut Vodka Milk

在微博看到,一開頭又以為Absolut Vodka玩瓶身的設計已經脫離了一個樽的侷限,什至是新瓶新酒,搞出一個Absolut Vodka的牛奶味,好奇心下展開網路大搜查,原來是德國藝術家Jörn Beyer的作品,不單是Absolut Vodka,這個“Ecohols”系列中還有Jägermeister和Jack Daniel’s等烈酒,脫去固有的包裝的同時,也換掉我們對產品酒與牛奶本身的認知。不過當紅酒已大量出現更易攜帶的盒裝版本,難保這些紙盒裝的烈酒不會上架呢。

140點的蒙羅麗莎

以一百四十點表達了達文西的《蒙羅麗莎》,乍看神奇,不過這與pixel art同一原理的創作,我認為可以再節省一點圈圈的數目亦能表現得到,因為《蒙羅麗莎》這幅畫已成麥當勞、巴黎鐵塔等名物深深印在我們的腦海裡,即使是模糊一片亦能引出一個大概的關聯。

不過亦有不太成功的例子,就算Makes no sense close up. Makes every sense from 100 yards來看,效果亦不見得如前者那麼出眾,如《吶喊》和《向日葵》,當然你無須走到百碼之外一試,將其貼在窗上走到街外看,此時此刻看相片的縮圖便可,愈小愈佳,縮小了二十倍便得見雛形的精緻。我猜想的是關鍵在於焦點,像蒙克《吶喊》中的人臉才是流行文化裡不斷被覆制的部分,而存於大家的印象之中。

海報分大中小三個尺碼,價錢由£17.50到£44.50不等。

source: Some Prints

與時並進的英雄年代

儘管我們不一定需要英雄,人類社會還不免而習慣表揚或紀念英雄,以膜拜偶像的理式。

此風於共產國家演得尤烈,然而時代變遷,著日各座矗立的銅像並非要以倒下作結,但至少不再成為神聖不可饅犯的象徵,又或至少你要是真的將其弄污,毀壞也好,不用再人頭落地。

看這座於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的紅軍銅像,給不知名的藝術家與時並進的改變成超人、小丑、麥當勞叔叔和聖誕老人,這也算是一種「解放」,官方並沒有立即將其還原或封艇拉人。

 

 

再想到中國的藝術家,什麼時候也可以作反一下?

相片來源:Reuters via Mail Online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