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Asthma

2011
1 May

哮喘再可怕,不及中風,中風再可怕又不及強加症,相比下來,弱聽不消提。當你健康,你的 option 是保持健康,當你病了,卻不一定有 option 的。

2009
12 May

自中風之後的第一個春天開始,體弱多病,從此要跟花粉過敏交手,數載下來日趨下風,由最初的鼻敏感到害得年年例必兩眼紅腫的結膜炎,一如沙礫藏眼,奇癢難耐,畏光、流淚,稠液淹醃,縐紋如漣漪從眼角泛開成瓣瓣年輪,一下子老了十歲,原以為最壞的情況莫過於此。 萬料不到過敏源的攻擊再下一城,沿咽喉圍剿進迫,下巴發熱便將心愛的鬍子刮掉,嘴唇暴乾便再塗點油對策,可是真的沒想過然後斷續的咳嗽會演變成哮喘,氣道抽搐而透不過氣,冒汗、顫抖、嘔吐,胸悶拉緊疼痛,開口氣促,說話由單句、片言,再成隻語,整天除卻吐痰便不敢張聲,我還可以怎樣,早午晚淋浴多遍,將哮喘用的粉狀吸入劑隨身,又要與愛犬保持距離,足不出戶,不得不外出便戴帽戴眼鏡戴口罩,到底我還可以怎樣,每朝痙攣的清晨,樺樹的雄蕊都勃起了吧,漫天精液,其實說甚麼與結膜炎和哮喘的戰爭 ,我一直只當挨打的角色,在折磨之中我體會了咳到甩肺的真實意思。 那麼我還可以怎樣,我討厭自己絮絮不休的牢騷跟四散的花粉一樣擾人,我厭惡盡了力仍無功而還,我擔憂種種慢性疾病增生若老繭難徐,四肢的、皮膚的、飲食的、呼吸的,要麼抵抗,要麼包容,與之假裝為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