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ape

當 I.T 以二千萬收購 A Bathing Ape

原來一大個沖涼猿人的品牌只值一個香港「豪宅」單位的價錢,怪不得人人在微博上議論紛紛。

無可否認,A Bathing Ape 這幾年已是明日黃花,但價值也有譜吧?還是已經蝕到入肉,不得不賤價而沽呢?

回看這十多年來,猩猩牌特別的地方是一個擺到明謀取暴利的品牌,放個 logo 上身便標價幾近千元的一件 Tee,每季如是沒大分別,人人又甘之如飴的付鈔。從日本到香港到台灣再到大陸和美加,翻版的可賣上百萬件之時,正版好歹也有五萬件吧?尤其當年嬉哈風大行其道,幾多明星當人肉宣傳板曝光在中港台的潮誌之內。

潮流轉,花無百日紅,歌星曉得改歌路,近年 Bape 牌也懂修改一下設計的路線更迎合市場,不過始終大勢已去,而又勢都估不到整個品牌只值二千萬港幣左右吧。作為行外人的我,當然覺得 I.T 執到寶,爛船亦有三分釘,不能揚帆出海便拿來作展品,大陸人仔多的是,搞得東山再起的話,再現排隊等畀錢入場的墟冚不難。

怪不得 I.T (999) 今天股價也升了不少。

I.T 購A Bathing Ape

I.T(999)昨宣佈,以2.3億元日圓(約2185萬港元)代價,收購日本潮牌「A Bathing Ape」的控股公司 Nowhere 約90.27%股權,涉及資產包括零售及批發業務,以及其持有相關商標。今次可說是I.T歷來收購的最知名外國品牌。

作價2185萬

I.T今次分別向 A Bathing Ape 的設計師兼創辦人長尾智明,及獨立第三方Springlane Global Investment,收購 Nowhere 約63.24%及27.03%的股權。Nowhere於09及2010年度,分別錄得虧損2.67億日圓(約2537萬港元)及1.19億日圓(約1131萬港元)。

I.T表示,Nowhere所擁有的「A Bathing Ape」等若干品牌,於香港、日本及多個國家均為最暢銷及知名街頭服飾品牌。I.T又指,長尾智明作為知名設計師,同意出任Nowhere之創作總監,初步為期兩年,確保於收購事項後之順利過渡及整合,並專注產品設計、品牌方向及形象發展。

蘋果日報

World Wide Bape Heads Show Hong Kong

是潮界盛事抑或是音樂界盛事,還是兩者也不是。為慶祝BAPE成立以來的十五週年,久違了的Bape Heads人形再現眼前,看清楚原來是演唱會宣傳海報,有Nigo 及旗下的Teriyaki Boyz,更吸引的表演者當然是Kanye West和Pharrell Williams的N.E.R.D。票價五百八至一千一百八,全企位,是貴或平,在乎你習慣買演唱會飛定沖涼猿人衫。

詳情:N.E.R.D.H.K

猿人八達通 Bape Octopus Card

有些品牌要靠緊守崗位,不變應萬變,有些品牌則靠推陳出新,萬變不離其宗,例如別注能手阿Bathing Ape,竟然可以出到八達通,Bape x Octopus Card繼續玩Camo,不過唔玩迷彩,可以玩乜?留意今期出街的《Milk》誌,其實我都想有人送呢張「悲卡」畀我過下手癮。

source: Think-Silly Blog – TK

A Bathing Ape 廁紙

沖涼猿人又一搶錢新猷,飾物部再向家居用品市場進發,印上Milo印花廁紙,四卷裝索價約港幣百六,不貴,如果與一件T恤布料的面積相比的話,以實用度量度可能更划算。不過T恤可以穿上身,廁紙貼的卻是屁股的臉,對一般只求名牌露人前的潮童來說吸引不大,最後應該會給忠心買家據為收藏品居多。

自家 Tee 06 回顧大特集

生意難做,潮流要走在最前,七月夏季大減價,八月秋服已經上架。實際情況是多得反常的天氣,短袖T恤在香港成為四季皆宜之物,到了十二月中才作個人今年買下的短Tee總結及回顧尚未太遲。有請按圖放大:

Futura Laboratories

由著名Graffiti Artist Futura 2000主理的Futura Laboratories,除了一向甚得人心的招牌Unkle Pointman外,其他圖案Print我更留神,線條簡單而用色鮮明,質地硬淨,厚薄適中,日本製造。價錢比A Bathing Ape和BBC得平上一半。不過由香港代理EXIT by Double Park的入貨比較失色,我提議上網買更好。

Billionaire Boys Club.Ice Cream

Pharrell Williams得到Nigo助產之下的一對雙生兒品牌,風格設計剪裁基本上是一個紙樣兩個板,即係風格強烈但又冇乜設計,同是A Bathing Ape一樣的板仔服剪裁,同是走玩限量路線,全球只有少量特約經銷商。旺角銅鑼灣水貨銷情持續看漲,不再跟猿人沖涼,轉做億萬少年,要吃杯雪糕嗒真一點Bling味的話,尚未太遲。

A Bathing Ape

潮漲潮落,有人走得快以心口的猿人頭為恥,有人則引以為榮繼續慢慢逛,甚至個個禮拜六風雨不改排定隊等 Bape Store 開門買新貨,自著或炒賣,市還在。一條設計走天涯,不賣創意,名氣之下,成本都花在公關和宣傳之上,可貴在一列潮誌又肯期期報導,齋是迷彩水鑽可再講幾季。

Bearbrick

一個潮流可以有多少年記念?日本的 Medicom Toy 深諳此理,適逢十周年便不妨大搞,以旗下鎮台之寶Bearbrick聯同當時得令的街牌幾個,酷玩Crossover Tee。作為 Bearbrick fans 或大傻如我又怎會吝嗇或錯過,你賺得開心,我穿得快樂,畢竟誰會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十年。

Stussy

縱然一季百款,真正引人注目的只剩愈出愈濫的 World Tour 系列。好玩在相同的幾行字由各大藝術家丑盡六壬創出相異的設計。考他人功夫,夾自己口味。然而商業化了的街頭塗鴉之中你又認得幾多個簽名式樣?

Acapulco Gold

借用人家的名氣來在自己的臉上貼金之餘,還要惡搞一下,明抄暗冒,巔覆受大家吹捧的潮牌身價。價錢更平,質料更好,當中的意義遠比幽默還大。

其他

其他的牌子甚麼也有一兩件,得來各有因緣。

Rogue Status All-over Print用色超靚,Very Special Needs的宣言正中下懷。Dior Homme的飲Tee 及Martin Margiela 的Aids Tee是湊新舖開張熱鬧時買下。香港土炮 know1edge 的李小龍勝在簡潔,A New York Thing外套錯視Tee 則夠鬼馬。Silas、Tonite 購於 Juice Store 大減價時,為了換限量Bearbrick,同樣原因搜集回來的有NIKE [co]+LAB三件,女裝照殺。

行D-mop,Mhi x Eriffs Pirate Tee白色斷貨,後話朋友找了件淺藍,已是兩回事。結果以 JAM Project 下的Mr. A替代,還手多取了件小矮人,勁後悔。失手的更有懶民俗色彩的King Stampede,自己托唔起。簡簡單單一句Sweden Of Tiger,悶,但保險,況且重點是花在柔軟的布料上,品質一流,今年最佳。

報告完畢,我想沒有多少人會讀到尾聲吧,多謝捧場。花心機其實是給自己看,與其讓T恤失蹤在衣櫃裡的層層疊疊之中,寧可羅列在此,不為憑弔,只求提醒,少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