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earbrick

Bearbrick USB 手指

除了化作電話繩、頸鍊等小飾物外,Bearbrick終於進軍高科技市場,Medicom Toy跟Vertex Link合作將於六月推出名為Memory Bearbrick的USB手指,紅黃藍三色,各有512 MB記憶容量,巧立名目的分Power、Music、Photo三類,當然內裡要儲存甚麼請悉隨尊便。現已接受預訂,只是、只是,又是日本國內限定,我好想要,為什麼大多日本公司總是拒絕海外訂購。

自家 Tee 06 回顧大特集

生意難做,潮流要走在最前,七月夏季大減價,八月秋服已經上架。實際情況是多得反常的天氣,短袖T恤在香港成為四季皆宜之物,到了十二月中才作個人今年買下的短Tee總結及回顧尚未太遲。有請按圖放大:

Futura Laboratories

由著名Graffiti Artist Futura 2000主理的Futura Laboratories,除了一向甚得人心的招牌Unkle Pointman外,其他圖案Print我更留神,線條簡單而用色鮮明,質地硬淨,厚薄適中,日本製造。價錢比A Bathing Ape和BBC得平上一半。不過由香港代理EXIT by Double Park的入貨比較失色,我提議上網買更好。

Billionaire Boys Club.Ice Cream

Pharrell Williams得到Nigo助產之下的一對雙生兒品牌,風格設計剪裁基本上是一個紙樣兩個板,即係風格強烈但又冇乜設計,同是A Bathing Ape一樣的板仔服剪裁,同是走玩限量路線,全球只有少量特約經銷商。旺角銅鑼灣水貨銷情持續看漲,不再跟猿人沖涼,轉做億萬少年,要吃杯雪糕嗒真一點Bling味的話,尚未太遲。

A Bathing Ape

潮漲潮落,有人走得快以心口的猿人頭為恥,有人則引以為榮繼續慢慢逛,甚至個個禮拜六風雨不改排定隊等 Bape Store 開門買新貨,自著或炒賣,市還在。一條設計走天涯,不賣創意,名氣之下,成本都花在公關和宣傳之上,可貴在一列潮誌又肯期期報導,齋是迷彩水鑽可再講幾季。

Bearbrick

一個潮流可以有多少年記念?日本的 Medicom Toy 深諳此理,適逢十周年便不妨大搞,以旗下鎮台之寶Bearbrick聯同當時得令的街牌幾個,酷玩Crossover Tee。作為 Bearbrick fans 或大傻如我又怎會吝嗇或錯過,你賺得開心,我穿得快樂,畢竟誰會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十年。

Stussy

縱然一季百款,真正引人注目的只剩愈出愈濫的 World Tour 系列。好玩在相同的幾行字由各大藝術家丑盡六壬創出相異的設計。考他人功夫,夾自己口味。然而商業化了的街頭塗鴉之中你又認得幾多個簽名式樣?

Acapulco Gold

借用人家的名氣來在自己的臉上貼金之餘,還要惡搞一下,明抄暗冒,巔覆受大家吹捧的潮牌身價。價錢更平,質料更好,當中的意義遠比幽默還大。

其他

其他的牌子甚麼也有一兩件,得來各有因緣。

Rogue Status All-over Print用色超靚,Very Special Needs的宣言正中下懷。Dior Homme的飲Tee 及Martin Margiela 的Aids Tee是湊新舖開張熱鬧時買下。香港土炮 know1edge 的李小龍勝在簡潔,A New York Thing外套錯視Tee 則夠鬼馬。Silas、Tonite 購於 Juice Store 大減價時,為了換限量Bearbrick,同樣原因搜集回來的有NIKE [co]+LAB三件,女裝照殺。

行D-mop,Mhi x Eriffs Pirate Tee白色斷貨,後話朋友找了件淺藍,已是兩回事。結果以 JAM Project 下的Mr. A替代,還手多取了件小矮人,勁後悔。失手的更有懶民俗色彩的King Stampede,自己托唔起。簡簡單單一句Sweden Of Tiger,悶,但保險,況且重點是花在柔軟的布料上,品質一流,今年最佳。

報告完畢,我想沒有多少人會讀到尾聲吧,多謝捧場。花心機其實是給自己看,與其讓T恤失蹤在衣櫃裡的層層疊疊之中,寧可羅列在此,不為憑弔,只求提醒,少買。

Be@rbrick Series 13

一年兩回,每回基本十隻。最新系列 Bearbrick Series 13 將於十二月廿二日發售,急不及待的收藏家煩請到 Amazon.co.jp 預訂。最引人入勝的 Secret items 尚未露面,暫且先睹其他的為快。當中的驚喜包括SF《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綾波,Horror 電影《Hostel》,Artist 有憑藉《猫村先生》而大受歡迎的漫畫家 Hoshi Yoriko 助陣,以及人氣高企的時裝品牌 SKULL。Animal 是拿著蘋果的大象,Cute 是小紅帽,Flag 則仍然選用歐洲的地方,英格蘭。

買一盒24個入的給我,聖誕禮物。

不是 Mickey Mouse 的 Bearbrick

小奧私陸不是潮流特區。不好意思如果你找錯了地方,這裡沒有 Bape 的每周更新或 Vans 的 Crossover 消息, Neighborhood、Devilock 和 OrginaFake 等等水貨情報。我提及的不過是自己留意的慾物一二三四,可以是上季上年或更遙遠的舊潮。正如這枚一年前由Hackford & Song 為 Medicom Toy 設計的 Bearbrick Ring,貪其有點邪的頭顱與面相,然而遍尋網路不獲,找到時話明是最後一隻,於是乎不加考慮明知尺碼只可戴上尾指也照樣買下。怎的兩日後又有一模一樣的最後一隻放在櫥窗的同一處,無言。

話時話,呢隻係Bearbrick,唔係米奇老鼠,下次唔好問我係咪去過迪士尼啦。

Too Young To Die

有些口號要上街大喊,有些口號卻只宜在心裡默念。給日本潮牌新貴Mastermind順手拈來的兩句“Too Fast To Live,Too Young To Die”當屬後者。借Bearbrick 1000%大小的膠身還魂,出街後瞬即炒斷市,只怪行李冇位,不然必帶一個回家守門口。

歸宗認祖,還是到名言所出之處,崩太后Vivienne Westwood的店裡買下這條二合一,連成可當頸環,分開便成手鍊。我戴不了張揚的狗帶,只會安分守己的耍手腕,例如大不了便振臂但從不高呼。畢竟「活得太快、死得太早」這些沉重而激動人心的嘆息,隨便嗌出來只會叫人面紅。

Bearbrick 頸鍊的浮誇

感謝水貨舖。即使在東京再細再僻再難行的窿路,毋用日曬雨淋作排隊黨的一員,甚麼限定絕版的心頭好,只要一個願出錢一個願入貨,難得幾回見的一樣可以垂手可得。譬如這條粗頸鍊,觸動我的可不是號稱全球一百條的數字遊戲或由米蘭10 Corso Como搭上Comme des Garcons的紀念。看那串起了的九隻50% Bearbrick,像守衛的使者或給折磨的俘虜,這必定是我的藏品。

有人嫌它浮誇,我就是貪其浮誇。沉甸甸的掛在脖子,走起路時隱隱聽見Bearbrick相互碰撞的聲音,是在爭吵還是彼此安慰。謝謝那些同樣喜歡這條頸鍊的朋友和陌生的售貨員,不過最難忘的是某天在旺角給無所不用其極的健身院職員追了兩個街口,不斷說你條鍊好靚。痴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