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egger

銅鑼灣地鐵站F出口

他們身上的傷疤都是化妝弄出來的,不就是嘛,全是大陸自由行的職業乞丐,背後還有集團操控哦,坐一個下午賺得比你的日薪還要多呢,大家總是如是說,當面向他們,在銅鑼灣地鐵站F出口。

在銅鑼灣地鐵站F出口,當面向他們,駐守在四周角落,畸零暴面,眼窩凹陷的,眼瞼外翻的,痂臉瘡身,體無完膚,要是眼前的疙疙瘩瘩全賴白膠漿與紅藥水的魔法,恐怕荷里活的恐怖片便顯得大而無當,尤其是斷掌截肢,真得不能再假,在他們本身就是苦難的大前題下,大家總是如是說的真也統統成假。

無非動了惻隱。

除卻出售自身的苦難,博取過路人的施捨,他們還可以怎樣,跟同樣依靠販賣漂亮形象為生的紙上明星在本質上又有怎麼的分別呢,當藝人退出了娛樂圈還可放下身段當一個售貨或文員,而他們呢,早就沒有了身段。

但我,每每路過銅鑼灣地鐵站F出口的時候,眼光也許帶著懷疑、憐憫、困窘或恐懼,而從來沒有企圖回望他們的期待。

因為甚麼。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