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irthday

今天是誰的生日

小時候翻開週刊那些電視書,每期總有一欄報上一列在這個禮拜生日的明星,我有點期待的看了一看,十二月六日有歐陽佩珊、周海媚、李克勤和馬蹄露,噢,感覺就像天氣先生看到太陽被烏雲咬了一大口的反應,失望可不是嫌棄了誰不夠當時得令,而是他們可不是我的偶像呀,沒了與有榮焉的沾沾自喜的那種幼稚,一份慾望的投射,彷彿我們該大概相似,然而事實是大家不過是在同一天生日。

現在還有誰會看電視書呢,在電視也不看的日子,臉書會準時提醒我們誰誰生日了,有那個某某跟自己同一天生日也會一目了然,大有他方遇故知之感,只是看不清彼此有多相像,不過還是忍不住相互道賀一下。

記得臉書大媽曾說,真正的朋友不會選擇在Facebook上丟下一句道賀在你的Timeline裡頭。看看,好些不是平日常見的名字,甚至素未謀面的朋友,輕輕的留下一句Happy Birthday又走了,其實有什麼好介懷呢,高興才是,至少他們有輕輕的來過,況且人家也沒有帶走你的什麼一片的雲彩。那麼不在臉書上祝賀生辰的真正朋友呢?事實上電話或短訊也沒有,難道還要打開郵箱看看有沒有生日卡麼?

因此不開心嗎?亦完全沒有。老套說句是朋友真正與否不在乎有沒有與你同慶生日,事實上每人的生活有多匆匆忙忙,記得也好,忘記也不該在意,撫心自問,每天也有人生日,要是真的相識滿天下,咪好唔得閒?老老實實,誰也知道慶生不過是一個吃飯、買禮物,或聚舊的借口或理由,醉翁之意在於享受或不,將心比己,畀面派對不保證沒有 crying in the party。

我老了。吃餐好的不需要理由,買禮物的不需要原因,待己如此,對人如是。今天是誰的生日,又有什麼關係呢?倒是跟媽媽談了半天電話,收線後她又忽地打來,開口第一句便跟我說生日快樂,說這兩天看著日曆牢牢記住十二月六號,怎麼轉頭又忘了。

「我老了。」媽笑說。

是的,我老了一歲,母親就更老了。慶生,我常帶憂患的解讀成慶幸生存。今天是誰的生日?忘了並不要緊,至緊要記得父母的。

那天想拍一下樹和天空,怎知道出來看到樹欲靜時,落葉如雪。

給自己的生日快樂

又大一歲了,也沒有刻意慶祝很多年,所以有關近年生日的記憶也很模糊,像平日一樣渾噩,哈,不過近月特別覺得歲月趨人老,不可再這樣虛渡下去,平平安安中好生暗湧的活著,一邊浪擲又一邊不甘心的這樣不要得,那麼先做妥眼前的工作,掙點錢也好的。

還有夢想麼,我是怪人,人大了還提出這個問題實在是幼稚了點,但我還是問,自己和其他的人,熟悉與否。

做不成自己想成為的大人物,感覺沒有太差,始終種瓜得豆也算平常,何況我豆也種得不好,苦笑一下,那麼我想,要是夢想是幫助人家達成他們的夢想也很好呢,不是較為容易或困難,而是發現主意不錯。所以這個世界會有慈善家吧?

一直相信,選美比賽的得主說心願是世界和平是非常可笑,明知人類是不可能受得天堂的悶,有人又哪會有和平,這個人愈多而資源愈少的世界。可是近來覺得,也並非絕無可能,世界還是可以和平的,一點點地,只有人人皆做好自己本份而少管他人閒事。但可以嗎?

我不太愛讀2012的預言,或甚麼覺醒字幕組,人清或蔽有時,賢愚同步,許多事情說不準的,但另一方面,我亦在預備,不是悲觀而是作好心理準備,每天有閒讀報便不會看好,來年真的會火山大爆發金融崩潰中國有大改麼,就算沒有大地震亦不見平安的,我們無法改變當代城市生活所帶來的傷害,遠在冰山的北極熊恐怕那一角也將會沒了,而這只不過是一個例子。

這一年我先去了購物的熱情,時裝再好看,也成為這個系統裡害世的一部分,還有美食,還有流行榜,還有各樣的稍縱即逝,然而我並沒有當苦行僧的打算,只是,怎麼說呢,有一個舒適的家比有一件好看的衫是更難得的,但不代表我們就要放棄追求,我們要長命一點,是在享受,而不是當奴打工吧,制度仍有衝擊的地方,如果我們只顧吃著三分鐘麵的方便,就會失去更多。

慢活中快活,不要白活,我也沒有太多十年可走,忽然說不定自己也會不是長命的,畢道牽一髮動了全身,中風後怎樣也不能回到從前的狀態,連帶關係下總有影響。好的,那麼生日願望就是老土的身體健康,就算不可能有圖片那樣棒的身體,也要健康喔。當然我在網路抓來這幀圖片,也是貪圖這樣具體化了健康的美,而你妳他她牠也要。橫禍管不來,但至少健康可以,人的、生活質素的、媒體的、制度的、我們請延遲惡的到訪,未日的來臨,或許會有逆轉,當我們透過自省。

柴犬芝麻兩歲了

柴犬芝麻兩歲了

昨天是我家柴犬芝麻的二歲生辰,平日對我一向不太理睬的他,卻主動找我玩拋球的遊戲,又不時走過來以鼻尖碰我示好,莫非感應到這天是他的大日子,別想太多,小鬼頭的世界裡才沒有我們的複雜,不過我們還是弄了水煮羊肉給他大快朵頤,也整理一下上星期旅行的照片,最喜歡與芝麻一塊出海的時候,在快艇或漁船上,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後來的悠然自得,倚欄看海,一派感慨流年似水的模樣,大風吹之中又傻笑兮兮像隻草泥馬。

而在相集最後一張的照片裡,芝麻正在跟乳牛接吻,只看五秒的話,請問你看到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私底下知道答案的朋友請勿揭盅,謝謝,下回分解。

[nggallery id=4]

喜歡Sesame嗎,這是柴犬芝麻的Twitter

挪威北島偶拾之三

牛一的二三事

前天牛一,少時太多慶生活動,人大了便一切從簡。如星期六的常走到奧斯陸唯一接近香港西武水準的百貨公司Steen & Strøm,跟同是沒地方可去的行街精日韓朋友島子和嘉美會面,因為碰巧Filippa K六折優惠而更要為他人作嫁衣裳,事緣嘉美為了給丈夫驚喜,將新買給他作聖誕禮物的外套,竟然要大家佯裝是小挪給我的生日禮物,做戲做全套,我全程捧起大袋,裝滿足模作陶醉樣,哎,其實早兩天我們已到過神秘的Lacoste outlet看她們血拚,原價二千多克朗的毛衣大減至七百,買呀買,傻了,只有我空手而回。

因為感恩節前後已經買得太瘋,回家,因為腳痛,因為累,因為太冷了。找出幾年沒碰過的Fondue Set爐具,準備火鍋材料一二三,Emmental與Gruyere,竟然還挖出一瓶Kirsch來,小費周章,是關從來不用簡易即食的芝士火鍋包,今次更加了些高湯和牛肉,一邊大吃香濃芝包,一邊細啖櫻桃甜酒,本應美事,奈何中場小吵一架,哈哈,是哇,生日也鬥嘴。

飯後把球鞋套上新買的防滑滑雪釘,大踏步的溜狗去,腳下冰裂聲響響,在雪地上走路變得好不輕鬆,平日因為穿上腳托而失去接觸感的左腳得回阻力及平衡,沒料到同樣的金屬裝置在右腳下便如履石春,不出半小時陣痛連連,走不得,看到吧,幸福不是必然,又是老調的說有足堪喜,無履勿悲。

痛痛的結果是得到了免費的腳底按摩,人也不期然放鬆,連最愛的可樂溝朱古力雪糕黑牛也沒喝便呼呼入睡。而早上再給香氣喚醒,呀,原來遲睡早起的小挪已經準備好新鮮出爐的是日星期美點,以挪威聖誕限定的香腸作餡,成了少甜版本的港式風格腸仔包,好吃好吃,未來一年,應該吃更多自家製作,麵包意粉肉乾果酒,小奧的朋友,你們有福了。

生日禮物.生日願望

朋友送給我的,自己買給自己的。生日快樂。喜歡看書喜歡戴帽喜歡在家穿上那華麗但價廉的Viktor & Rolf Tuxedo看Bearbrick的收藏,你便知道我的生命上面沒有爬滿了蝨子。

我的慾望張狂,請再給我一個北島康介,不是那面剛贏到的亞運金牌,而是整個身體整個身體人,給我一個周杰倫,給我幾個哥哥幾個弟弟,千千萬萬的男人。

幾個月來,夢境的主題已由經年常現的中學場景轉到不再存在的舊居裡,二哥你原來沒有死,忘記了愛會死,忘記了你會死。可是某夜夢裡忽然跟媽媽一起,鼻子一酸便哭醒了,原來眼淚真的流了出來。我沒有生日願望,因為我希望大家身體健康,那是好比祈求世界和平一樣虛無縹緲。

雷光夏《我的80年代》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