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Blogger

2009
13 Jun

按右鍵檢視相片的內容,原來是三月十九日。 那夜約了一大伙Bloggers吃飯在北角。下了電車卻不清楚渣華道街市在哪裡的我,遲到了,走入環境很熱鬧,還是過於嘈吵,後方有一群老外在劇烈地唱歌跳舞的東寶小館之內,找到角落看到他們大部分已經在坐,安定下來從右到左的大概是Miss Lee、天佑、Sidekick、Jansen、Jacky、Sheta、亮、星屑和Kursk,這時候才發現請漏了公牛陳奉京,囧。 畢竟是頭一遭見面,表面侃侃而談的我其實心裡不太自在,性格使然,暗地裡上下打量各人,像在他們的網誌之間來回掃讀,比較文字與真身,舉止言談,先來的開心大發現原來身旁Miss Lee是清秀文藝靚女青一名。至於對面的Jacky是濃眉大眼典型帥哥,這個我早就曉得,現在只是印證一下,像足球健將。而瘦小的亮跟山東型的Kursk老師一比便是初中生了。 席間最有趣的地方是差不多人人不時一機在手,大抵是博客相聚一刻的特色,在plurk在twitter還是在飯否?東寶小館的飯菜是一流的,味道之好顯現於從以碗代杯盛酒的豪情,到不拘吃罷墨魚汁滿齒黑斑的小節之上,風沙雞、咕嚕蝦、椒鹽九肚魚等等全是這兒的撚手小菜,要不是怕一點生保,我真的想不顧風度拼命大嚼,人生幾何喔。 當歌吧,飯後與其中幾位直落銅鑼灣唱K,星屑、Sidekick、Sheta皆是唱得之人,還有表面上不拘言笑深藏不露的Jansen,竟是全晚第二個的開心大發現,金口一開,陳奕迅的粉絲請別懷疑,《人來人往》、《明年今日》、《十面埋伏》、《反高潮》等等全比原唱者更好更動人,完全懾服了。 一期一會,而大家的面孔我也記穩了,一來有影相,二來互訪網誌如常,天涯若比鄰,何患越阡度陌無期。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八 [nggallery id=2]

2008
9 May

蘭董,中國網路話題人物,自四月以來多次發放視頻,以自稱為七十後的身份肆意嘲弄八十後及九十後兩代人為廢物、劣品、垃圾、便宜貨,反應是理所當然的激烈。 鏡頭前只見蘭董永遠架上墨鏡以僅存的隱私來保護自己,其餘的一切豁開去。背景不是大屋便是花園與名車,一身庸俗而富貴的蘭董只是一味數落新生代為跨掉的一代,如何不濟、腦殘、墮落,極其浮誇的坦誠,遠比鄧小宇筆下的錢瑪莉更為矯揉造作的bitchy。最惡搞的經典是每次視頻完結之前,手持名牌包包的蘭董總會將一大疊現鈔拋向鏡頭,以目中無人的施惠者角色打賞觀眾,效果非常肥皂鬧劇。 是真有其人的蘭董,還是我友某某製作公司捏造出來的人物呢,採取炫耀財富這樣最簡單最直接,討人厭的方法來製造輿論,當中不可一世純粹以物質來界定人的價值,對新生代盡情侮辱地鞭撻,又有著曲線說理的意味。至於蘭董是否曾經包養過金城武,周杰倫是不是同性戀也好,就當是痴人說夢,那管疑幻似真。畢竟,最大的展示其實是潛藏在作為七十後的蘭董,對青春的妒忌和恐懼。

2006
28 Nov

為什麼寫Blog? 為什麼在Blog上設定自動播放音樂而且不能關掉? 為什麼在Blog上塞滿需要下載萬年的小玩意? 為什麼一些網頁明明只是一版html卻要扮Blog? 為什麼要將簡單的Blog弄得比學寫html還要複雜? 為什麼喜歡轉貼歌詞鱔稿新聞煽情故事但不發一言? 為什麼全世界已知道的事情還要樂此不疲的當奇聞介紹? 為什麼串連Blog的活動一下子會沒完沒了然後又消聲匿跡? 為什麼Xanga的用戶大部分是中學生? 為什麼火星文會在Xanga特別流行? 為什麼叫做無名小站卻能夠成為台灣最有名BSP? 為什麼MySinaBlog的討論氣氛會比較友善? 為什麼很多訪客是從搜尋美女寫真和辣妹性愛而來? 為什麼Google Adsense for Content遲遲未曾支援繁體中文? 為什麼到現在還攪不清楚那個橙色的RSS icon代表什麼? 為什麼Xanga和Windows Live Spaces的RSS時常出現問題? 為什麼文章寫得愈長,留言的字數就會愈少? 為什麼不懷好意的留言總是匿名,並且表示剛巧路過? 為什麼Spammer比朋友更踴躍留言? 為什麼口說不在意到訪人次卻暗地裡記錄並且日夜查閱? 為什麼排名榜永遠那麼廣受歡迎? 為什麼不想公開卻要將秘密寫在Blog上? 為什麼拿起相機拍照的時候便想到寫Blog? 為什麼聯線不上Blog的時候會開始焦慮? 為什麼要將寫Blog變為壓力? 為什麼文章給擅自轉載在報紙雜誌上而不獲分文? 為什麼文章給剪輯得支離破碎刊登在報上仍深感興奮? 為什麼自己的週記會成為人家的日記? 為什麼寫明可以轉載卻偏要盜用? 為什麼盜用的文章比正版的在Google上排名更前? 為什麼會為自己的文章沒有給抄襲而感到納悶? 為什麼要冒認他人寫Blog? 為什麼自己的Blog要由他人代寫? 為什麼森美移動要登上雅虎的《人氣Blog排行榜》第一位會得到一呼百應?[…]

16 Nov

繪畫跟寫作一樣最難得是有一己的風格,一種他人無法臨摹的神緒。當蔡銀娟的畫作映入眼簾,叫我那愛在螢幕上的四竄的游標安靜下來,在系列「我的32個臉孔」裡頭,人物的眼神為何總是那麼空洞,憂傷焦慮壓抑,像一個又一個快將瘋掉的人最後的安靜。 一萬個如果 100%的安全 連結:銀娟的城市花園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