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ook

關於森美半裸愛神封面被禁

香港真係咁多年都冇進步過。

猶記得多年前淫審處將大衛像評為不雅已貽笑大方,成為本城歷史的一大笑柄,怎知多年來的荒謬一直沒有停過。三點畢露好,三點不露又好,總之為免有人投訴,防範於未燃,官方的、商家的,一聲不准就覺得乾手淨腳好辦事。

無論森美新書《來!戀愛大作戰!》的封面你閣下喜歡與否,也扯不上不雅兩個字吧,原來太少布也可以是拒絕的理由。但我可不是要以此再一次印證社會的偽善,而是要問問大家,為什麼香港可以多年來沒有進步?

原因就是政治上的停滯不前,牽一髮動全身,我們不能作主的同時,發出的聲音也不被聽見,做人可以有選擇的觀念不能像種子落在心裡發芽,所以面對任何大小事情亦是待宰的羊,例子天天有,在公在私透過不同的機構好好將我們分類、處理、包裝。

森美半裸愛神被禁 轟港鐵歧視

繼薛凱琪嘅「裸獅」唱片封面想喺港鐵落廣告,被人以太性感為由拒絕, DJ森美嘅新書都遭逢此厄運。

森美將喺書展期間推出新書《來!戀愛大作戰!》,以心理學角度講男女交往嘅拍拖大法,於是諗咗用歐洲一個愛神丘比特石像嘅身, key上森美個頭嚟做封面相,點知港鐵方面以太少布為由拒絕佢哋落廣告。

「纖體廣告仲少布」

森美噚日接受訪問講起都氣憤,佢話:「又冇 show重要部位,連性感都講唔上。」佢話自己冇咁 fit,所以用石像,仲話:「如果我咁fit就學o靚模出寫真啦,好奇怪o靚模仲可以喎,港鐵有好多纖體廣告仲少布啦,係咪歧視男人?」

卒之出版社要加黃條遮住石像下半身先可以過關,森美話:「其實好冇必要,石像係藝術品,同色情無關,我本係文字書,冇理由色情,唔係裸露身體就叫色情,唔通冲凉係鹹濕事咩?咁係好差嘅教育,色情同情色嘅分別佢哋識唔識?」

森美話:「我打算喺節目開放畀大家討論,究竟我個封面係咪淫穢,我都想知究竟係有人過份道德退後,定係我過份前衞,究竟香港社會嘅道德同藝術標準喺邊?」森美話希望賣書時唔使包黃條,但出版社決定咗包埋。

香港蘋果日報

《這隻斑馬》的夏宇的《那隻斑馬》

夏宇從來都是這樣優秀,看到博客來有關的頁面便一目了然,關於夏宇的新書《這隻斑馬》和《那隻斑馬》,是文學是設計是書是遊戲甚麼也好,可以將兩本作品本身看成位一份吧?讓讀者自己更主動的參與文本的創造,是我的第一印象。我會滿心歡喜的捧回家,如果在二十年前的話。

我老了,老得對大多的實驗麻木,又或是需要新的刺激來更新自己的觀感,如果我這刻手上有這兩本書,我會像隨便翻開電話簿的一頁,然後又合上麼?

閱讀就是武器

閱讀就是武器,肯翻開就話,如果合埋封塵就像一支無上子彈的手槍囉,其實有咩人還會睇書呀,中共總係恐懼會讓其變成殺人倒台的武器。< 我說笑吧,講真呢個世代還有什麼書可有殺傷力,挪威的森林都唔得啦,如果要將一本書切成手槍,我第一時間會想起聖經乜經,總覺得宗教有愛,但更害人不淺,凡有組織的,就是如此,各位得罪,不過我是不會討論的,講完。

source: BookGuns by Robert The

買開心樂園餐送書

路過麥當勞,發現今次的 Happy Meal 再不是送要人集齊全套的無謂小玩具,換來竟然是一本印刷精美的兒童讀物,先來十個讚!

原來北歐四國地區的麥當勞這四星期也在送書進行中,八位作家八位插圖師的合作。看看主辦者之一的Läsrörelsen,又原來差不多進行了十年,是每年推廣閱讀風氣的活動,怎麼我那樣的後知後覺。

三重門,抄襲門

又一個給抄襲者敗壞名聲的例子。為了韓寒成名作《三重門》出版十周年,而特別請來中國國內十位知名設計師重新為封面創作,重新發行,當中值得留意的是明顯取於Gorillaz的「最牛B版」,設計者:一宙幻想。以及偷自DJ Okawari 08年專輯《Diorama》唱片封套的「最另類版」,設計者:秋水書衣,最大的改動就抹掉原版的一顆痣。

讀書:大廣東、中文解毒、香江騎呢錄、廣東俗語正字考

收到朋友從香港書展買來的八本書,一半是梁文道的著作,未曾準備翻閱一二,先投入其他跟中文、粵語、本土文化歷史等書的懷抱。

大廣東、中文解毒、香江騎呢錄、廣東俗語正字考

《大廣東》,圖文並茂,設計花俏。不過原來是曾載於不同雜誌的文章合集,作者不一,篇幅長短輕重、水準不免參差,帶點散亂,而主題上獨沽一味褒揚廣東文化,欠了自省一面,不夠多元。

另一本的拉雜談,《香江騎呢錄》則由吳昊教授一人新著,從年代久遠的剪報整理出來段段奇怪軼事一堆,且將舊聞當新知,如聽講故佬娓娓道來,不失趣味,可是感覺製作倉促,欠缺補遺,就如原本的花邊新聞一樣,消閒尚可,卻未能跟兒時讀過的香港掌故一二三集可比的引人入勝。

同是次文化堂出品的《廣東俗語正字考》,正合自己近年愛上研究港式粵語的心意,讀到怐愗、儆惜、朒朘、該渨、輘輷一個個從來識讀不識寫,從古漢語或民間流轉下來的的本字,雖然看了也不一定記得,又或電腦打不到出來也好,總之是對自己語言歷史的認識,於我重要,不可或缺,下次該會買下《旺角詞話》、《港式廣府話研究》、《香江舊語》等一同放在參考書之列。

而久仰陳雲《中文解毒》一書的大名,隨便翻開幾章果然是不同凡響,正體、簡筆、粵字、網語,篇篇言簡意賅,邊談文字邊說政治、文化、生活等十指緊扣,讀來既不膚淺又不枯燥,難得呢,不過用不著推薦,想來諸君早已人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