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amo

猿人八達通 Bape Octopus Card

有些品牌要靠緊守崗位,不變應萬變,有些品牌則靠推陳出新,萬變不離其宗,例如別注能手阿Bathing Ape,竟然可以出到八達通,Bape x Octopus Card繼續玩Camo,不過唔玩迷彩,可以玩乜?留意今期出街的《Milk》誌,其實我都想有人送呢張「悲卡」畀我過下手癮。

source: Think-Silly Blog – TK

都是迷彩惹的禍之 Bapex Camo

那邊廂自己笑看香港猿潮和Bape Store的荒誕,言猶在耳,這邊廂又在網路上訂下剛剛發売的Bapex。在紅藍綠三色中掙扎良久,海藍最得我心,可惜已有太多藍色鋼帶錶。桃紅霎眼嬌,姣不過三日,不選。唯有軍綠吧,橫豎這是迷彩的最基本顏色。遺憾的是,收貨後帶上手腕總覺不太順眼。然後襯上了綠色的鞋及牛仔褲上綠色的圖案,望向鏡裡的自己,駛唔駛咁絕,身體力行Dress to Kill。

猿人愚人 A Bathing Ape 的迷彩迷思

剛好一個月前,今年四月一日愚人節,叫人尖叫,人群再次擠滿了中環,只是如蟻附羶的鎂光己經從東方文華酒店轉到皇后大道中聚集,不再關於死亡,而是誕生。因為Bape Store的開幕大典而來的除了一眾傳媒及撐場面的明或暗星之外,當然少不了門外排了幾日幾夜隊的猿迷。從雜誌所見那人龍宛延,幾達雪廠街之遙,至少幾百人吧。報載排頭位的其中一個億萬少年還帶了二萬現金而來,雖然猿貨標價可以成千上萬,但在一人限買三件的原則之下,應該綽綽有餘。

街牌形象名店價錢,值得不值得,見人見智,當中有幾人是欣賞A Bathing Ape的用色和細工,還是愛印在心口的猿人嘜頭愈大愈好,天曉得。不過倒要佩服Nigo十多年來只以一匹迷彩圖案走天涯,貴為潮流元祖屹立不倒而且生意愈滾愈大,一對明抄Nike AF1的Bape Sta亦能青出於藍,長賣長有。至於萬變不離並宗但已成潮人圖騰的猿頭,其地位跟Burberry Plaid和LV Monogram無異,所謂經典的號召力:讀唔出個名都知係貴價。

貴價,荒謬,當一件Bape Hoody可以抄價上萬,而贗品幾百,我不會買。當真假難分,既犯不著穿了真身卻像冒牌的險,也沒興致著上老翻而被是當正品來招搖過市。

這份虛榮,不值這個價錢。

但我愛迷彩,所以摷均全屋還是找到猿物四件:雨傘、雜誌、桌布和贈品指甲箝。同出一個設計,像Hello Kitty的精品一樣只賣樣,或該說沒有設計可言,又該說設計不在於貨品本身,而在於卓越的市場策略,傳媒的推波助瀾,毋須勞動甚麼,單單是玩限量版這一招便能將Nigo養活成真正的Billionaire Boy。

這個設計,真的值這個價錢嗎?

I love Maharishi

先旨聲明,要說的只是英倫時裝品牌Maharishi而不是印度的宗教領袖Maharishi Mahesh Yogi。

成立於一九九四,但到真正認識Maharishi這個品牌不過是九八年的事。那時候住在倫敦偶見這個以獨特迷彩Camo圖案及東方文化藝術風格為重點設計的衣著,趨之若鶩,尤其是那款開創功能褲潮流先河的Snopants,細節做足,質料上乘,從此深深愛上。

想不到反反覆覆的大龍大鳳可以玩足咁多季。不過只要不用全身Maharishi的話是可接受的浮誇,或曰暗姣。最近的心頭好是Bonsai盆景和Tiger Stripe虎紋迷彩系列的PSP Case,一個的價錢比得上半部機有餘,好很貴,但實在也好很靚。

另附上零五女裝系列的一襲和服式樣華衣,如果我是女人,或許這會是我的穿衣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