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D Review

關淑怡在她的【Shirley’s Era】

Shirley’s Era | 關淑怡

星娛樂

評分:80

意興闌珊了,對一般歌迷來說這張姍姍來遲的專輯恰似精選,兩曲新混音一曲國語版除外,其餘九首在兩年多以來早已陸續曝光,派過台的、收錄成唱片的,或在連續劇裡天天播放,新鮮感絕對不大。意興闌珊了嗎,對關淑怡的歌迷來說這張定名為【Shirley’s Era】的專輯也恰似精選,卻是終結了一個時代的望穿秋水,對歌者音樂的新紀元作一次完整的重溫及體驗。

報章雜誌從來愛說關淑怡難纏,她也樂於繼續我行我素,在【Shirley’s Era】裡便充分表現了自己一向慣於偏離遊戲規條的作風,由唱片包裝開始,真人不亮相便不亮相,沒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用心設計便是,一針一黹繡畫的慢工,出了漂亮的細貨,好比專輯的素質。

再聽從陳輝揚打造的【十二金釵】獨立出來的《眾生花》和《三千年前》,一動一靜,感覺精彩依然,不愧年前口碑載道。不過,容我選取《山水》作為全張【Shirley’s Era】風格的重點,不僅因為此曲本身由Chill Out氛圍所孕的迷幻感亦見於全碟,更因為這才最為配合關淑怡的歌聲,在放軟了的唱法中才將虛無感發揮得淋漓盡致,從慢了一點的《地盡頭》到快了一些的《天規》,同樣有著滅天絕地過後的躁動,意境是捉摸不定的朦朧,乍似看得通透又暗帶既怨且怒的情感,種種印象,全歸功於關淑怡的演繹,兩首曲詞本身並不舉足輕重,贅在要咀嚼太多,靠的是編曲的奇技,嚴勵行與莊冬昕把關得好,即使跟《山水》一樣是改篇的《28日》,既保留巴西3 na Massa原曲《Estrondo》的神髓,緩拍上再加添如偵探電影的懸疑感,多份挑逗,渲染力強,值得一提是夏至的詞,走感覺派的虛幻與隨意,說說女性的經期情緒,沒承載太多,這才與Electro Lounge匹配。

以演繹作為主導的重要也見於《鑽禧》一曲,借用了模仿歌劇的唱腔,一方面配合【珠光寶氣】的故事需要營造的浮華和氣勢,革掉電視劇主題曲一貫的悶。另一方面高低抑揚頓富於變化的演唱則連貫全碟風格。比較之下,回到正軌的《只得一次》也非平庸,只是仍舊非常「鄧智偉搭陳詩慧」的製作,新意縱然欠奉,商業得來唱的還溫暖動聽,問題始終不及與古巨基合唱的《男左女右》那麼大,關淑怡早就過了這類K唱階段,雷頌德已少了罐頭,不差不差,然而與整張【Shirley’s Era】風格毫不協調,便為瑕疵。

另外感受深刻的是看得到是原創與改篇的對比,如果舶來品是出類拔萃的又何需打壓,某些風格類型既不是本地創作人所擅長,又何懼改篇,支持本地原創的地域意識已經不合時宜亦遺害太深,教樂迷口味愈趨狹隘。最後再提提兩首混音作品,穿入《山水》的笛聲帶來逍遙,非常提神,拍子加重加快的《天規》Remix來得更野,做回舞曲應有的本份。

意興闌珊了,聽聞關淑怡在她的論壇如是感慨。怪獸說「恐怕,這也是關淑怡最後一張大碟了。」,恐怕是,也恐怕不,若然她熱愛唱歌,若然她喜歡分享。現在做音樂的方法非常多樣,不一定還局限在派台上榜的遊戲裡,何況大家也沒有想過要她爭取最受歡迎女歌星等炫耀吧,關淑怡的“Shirley’s Era”又豈應那麼的短呢。

首選:山水

相關閱讀:

陳輝陽【十二金釵眾生花】的聆聽和閱讀理解
《三千年前》的李香琴與關淑怡
Unexpected關淑怡一抹朦朧的《山水》
關淑怡:上得了天梯 破不了《天規》

延伸閱讀:

湊數猶幸有質素 關淑怡【Shirley’s era】

全碟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