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ensorship

unhate艾未未

艾未未的一虎八奶圖曾經給了這個網誌不少麻煩,最後也讓我決定將Adsense從小奧私陸上移除,因為此時此刻還要爭論及辯解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色情是非常沒有意思和意義的。

因為曖昧,因為不明,從來就是入罪的好理由,我不過在網誌上登出來也會碰到麻煩,想當然作為主角的創作人艾未未更不會給放行了。要拉你、鎖你、監禁你,本來就是莫須有,但礙於面子,還要耍一下,交得了稅又再要再控傳播網路色情,徒添世人訕笑官員的小學雞行為,同樣可以聚集萬人籌旗幫艾未未交罰金,網民要聲援,一起艾祼祼也非難事。一虎八奶之後,這裡站上了百人,多少隻虎,多少對奶?各自分述,但這個政府就是害怕萬人齊心的力量,努力要拔走艾未未這顆眼中釘,但事實擺在眼前,釘子到處都是了。

且看真實笑話一則:

央視女主播@張泉靈 發佈了一條微博:

「我台有位駐外記者@徐聖益 才去巴基斯坦駐站,拉登就死了。後來,又派她去已經輪替了多批記者的利比亞,她一去,卡扎菲就死了。於是,我們都在猜,下一回會派她去哪兒?敘利亞還是伊朗?」

結果幾千條評論清一色的 「讓她回國行嗎?」

一個連奧巴馬與胡錦濤unhate地接吻也要封殺的國家,艾未未的一虎八奶圖沒有事的話才是驚奇。要等其unhate艾未未?到「死」嗰日吧。

相關閱讀:

艾未未,一虎八奶圖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互聯網再四通八達也好,當大家甘之如飴上網打開的網站還是固定的那幾個,又不覺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於不少商家與機構來說,分分鐘在Facebook開一個專頁實在遠比自家搭建的官方網站更為重要。

本是互利互惠,一家便宜兩家著,三嬴之局,但主權始終不在你手,你要放什麼內容,最終由Facebook話事,因此,以下是一個Facebook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的典型例子:

事源出於一名叫Fridtjof Nansen的挪威人。而Fridtjof Nansen是誰?中譯為弗里喬夫·南森,早期遠征北極的探險家,亦為科學家和外交家,並於1922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有留意Google Doodle的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十日,就是以Fridtjof Nansen的誕辰作為紀念,反而沒有為中華民國建國百週年作錦上添花。

而引端則出於挪威全國大報Aftenposten數日前發表的文章,不過是當中刊登了Fridtjof Nansen早前自拍的祼照,並於其Facebook頁面上的連結顯示了有關縮圖,但結果報社收到Facebook警告,大意謂要是再犯的話便會關閉其Facebook頁面,這樣的舉動必然引起了挪威人議論紛紛,畢竟在北歐社會,媒體之中展示裸體是日常風景之一,見諸海報、新聞、劇集,任何節目,根本沒有人為了點數作一回事,所以這便是北歐性觀念有違Facebook相關政策而所引起的價值觀衝突。

而Facebook相關的政策又是什麼呢?以美國的法律為依歸?這非一地的度量衡可即時轉換,猶當色情與否從來不容易定下界線的情況之下,背後審查的人又有何既有效率又清晰的準側呢?過往受批的圖片便包括哺乳照片及過百年歷史的藝術畫像,在難為情色定分界之時,看來所依的會是僵化的計點數制度,即是任憑圖片的意識如何,只要蓋著敏感部位一丁點便可行了。

有說Facebook是私人公司,要麼遵守遊戲規則,要麼離場別玩,這個實在是最斬釘截鐵的答案,因為Facebook實在不是公眾領域,只是我們一廂情願以為那好比公眾的廣場了,在縱橫交錯的鐵路線圖裡最終的大站,上網的入口,最方便快捷的。

我們既享受又依賴,從不質疑,就以為(防火長城外)互聯網並無國界,還是不知不覺已成美國政策的殖民地?遵守Facebook的,順從Google的,執行Apple的,當他們以美國人所定的為本。

你發表了文章也請在Facebook上刊登,不然誰有空來看?不知不覺間,因為資訊的集中、方便、貼身,而多少網站正在消失,而我們樂於拱手奉上我們在互聯網上一向重視的資訊流通與自由。就算是本來可作高清播放的影片,我們也寧願侷限在News Feed上小小的框裡完成。

要麼遵守遊戲規則,那麼就不再讀到那條有關Fridtjof Nansen的文章,而你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當Facebook可以是領匯,Google是港鐵,而Apple Store是惠康百佳。

什至報紙雜誌往往義無反顧將他們的消息放在最當眼的位置,這幾間公司是多麼的跟身,而跟身的又只是這幾間公司,當以大吃小,以整定亂是必然之後,誰才是最終的決策人呢?當大家要佔領華爾街的時候,網上呢?作為公眾,不同國界的民眾,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嗎?當互聯網仍是四通八達。

最後,這圖正展示了我們荒謬的一面:

女模 Hailey Clauson 15歲的擘腿照Tee

笑昏了,這樣子也要索價賠償二千八百萬美元,真係好過去搶。請問陰毛露了喺邊度?放大鏡吖,唔該。陰謀就有,盲嘅都睇倒。

“In a blatantly salacious manner with her legs spread, without a bra, revealing portions of her breasts.” – 死啦,定係我真係盲嘅?唔好話胸圍,直頭胸都見唔倒!

靚模擘腿照印 T恤
父母索賠2億

美國一名「靚模」於 15歲時曾拍攝一輯性感照,其中一張更是穿着超穿熱褲騎在電單車上的擘腿照。及後攝影師將這張照片印在 T恤上。靚模父母認為這是「兒童淫照」,於是入稟法院索償逾 2億港元。
靚模克勞森( Hailey Clauson),今年 3月才滿 16歲。去年 3月,她在父母同意下,讓攝影師帕里( Jason Lee Parry)拍照,後來那張電單車擘腿照,就被印在美國服裝品牌 Urban Outfitters的一款 T恤上。
克勞森父母上周入稟紐約曼哈頓法院,聲稱他們從沒授權將這張「兒童淫照」印在任何衣物上,帕里更曾答應永不會發佈這張照片,故他們才控告 Urban Outfitters、帕里和另外兩家店,索償 2,800萬美元( 2.18億港元)。

令人有性挑逗聯想

訴訟書指:「(克勞森)張開大腿、沒戴胸圍、局部露乳,姿態淫蕩……照片以她胯下為焦點,可能令人有性挑逗聯想,或觸犯了聯邦及州法例。」克勞森父母更認為,女兒在照片中「露出了陰毛」,令她成為「淫思遐想的目標和孌童癖的海報女郎」。
3月出生的克勞森,是模界新星,曾與 Gucci、 Christian Dior合作,今年 2月更在紐約時裝周登場,為 DKNY、 Oscar de la Renta、 Diane von Furstenberg行天橋,因而引起爭議。皆因業界指引禁用 16歲以下未夠秤模特兒行騷,免得她們扮得太性感登場。

英國星期日郵報 via 香港蘋果日報

關於森美半裸愛神封面被禁

香港真係咁多年都冇進步過。

猶記得多年前淫審處將大衛像評為不雅已貽笑大方,成為本城歷史的一大笑柄,怎知多年來的荒謬一直沒有停過。三點畢露好,三點不露又好,總之為免有人投訴,防範於未燃,官方的、商家的,一聲不准就覺得乾手淨腳好辦事。

無論森美新書《來!戀愛大作戰!》的封面你閣下喜歡與否,也扯不上不雅兩個字吧,原來太少布也可以是拒絕的理由。但我可不是要以此再一次印證社會的偽善,而是要問問大家,為什麼香港可以多年來沒有進步?

原因就是政治上的停滯不前,牽一髮動全身,我們不能作主的同時,發出的聲音也不被聽見,做人可以有選擇的觀念不能像種子落在心裡發芽,所以面對任何大小事情亦是待宰的羊,例子天天有,在公在私透過不同的機構好好將我們分類、處理、包裝。

森美半裸愛神被禁 轟港鐵歧視

繼薛凱琪嘅「裸獅」唱片封面想喺港鐵落廣告,被人以太性感為由拒絕, DJ森美嘅新書都遭逢此厄運。

森美將喺書展期間推出新書《來!戀愛大作戰!》,以心理學角度講男女交往嘅拍拖大法,於是諗咗用歐洲一個愛神丘比特石像嘅身, key上森美個頭嚟做封面相,點知港鐵方面以太少布為由拒絕佢哋落廣告。

「纖體廣告仲少布」

森美噚日接受訪問講起都氣憤,佢話:「又冇 show重要部位,連性感都講唔上。」佢話自己冇咁 fit,所以用石像,仲話:「如果我咁fit就學o靚模出寫真啦,好奇怪o靚模仲可以喎,港鐵有好多纖體廣告仲少布啦,係咪歧視男人?」

卒之出版社要加黃條遮住石像下半身先可以過關,森美話:「其實好冇必要,石像係藝術品,同色情無關,我本係文字書,冇理由色情,唔係裸露身體就叫色情,唔通冲凉係鹹濕事咩?咁係好差嘅教育,色情同情色嘅分別佢哋識唔識?」

森美話:「我打算喺節目開放畀大家討論,究竟我個封面係咪淫穢,我都想知究竟係有人過份道德退後,定係我過份前衞,究竟香港社會嘅道德同藝術標準喺邊?」森美話希望賣書時唔使包黃條,但出版社決定咗包埋。

香港蘋果日報

誰害怕左小祖咒?

在 Google 圖片搜尋歌手左小祖咒的時候,很多時也會出現他與艾未未的一張合輯的封面照,如下:

 

 

而剛收到消息說左小祖咒也被找了。正當尋找新聞來源時,在微博鍵入其名得來的結果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再發一條「左小祖咒,你在嗎」的微博,不到一分鍾便消失於天與地,看來空穴來風。現只剩左小祖咒的微博靜對二十多萬的粉絲。是他被請去喝茶了麼,還是會步艾未未的後塵?

因為存在,所以失蹤。因為失蹤,所以存在。這是在中國爭取自由的必然現象。

想到接觸了左小祖咒的音樂大概五六年,如果優秀的藝術家的路也只有如此的死巷一條,這是一整代人的可悲。

 

為了和平獎,中國將挪威廣播擋掉

NRK,挪威廣播公司,為了眾所周知的原因,由今天起跟 BBC、CNN 一樣給中國政府擋在防火長城外。

因為區區一個和平獎,大國倒像小孩在發脾氣了,又像暴躁的爸爸忽然彈起來將電視關掉,不准看,不准看,是壞東西,是兒童不宜。明天諾貝爾和平獎要頒了,又不知道有什麼好戲。

source: NRK – Kina har sperret tilgangen til N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