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na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早兩天開始在網路瘋傳,在微博以石昌鴻為名的中國平面設計師,據說花了整整兩年時間,將中國三十多個省市融入為圖形字體的設計。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雖然有人批評像航空公司的商標,了無新意,但委實當中也有一些不錯的作品,眼前一亮,以當地具代表性的元素組成的字體圖象,整個系列的風格也頗為統一。

可是當我看到「香港」那一張之時,樹熊食葉之圖立即出現:唔撚係掛?

中國設計師眼中的香港

以電影購物,聲色犬馬等作代表不算大問題,畢竟於許多自由行眼中的香港就「膚淺」得只剩下這些,不過感覺最突兀的是這張的設計放於同一系列中毫不協調,用色的「大膽」,選材的「新穎」,出來的結果非常庸俗,不感懷疑,是香港本身就是這樣的low,抑或只是他人心中很low,又或是他們自己很low?

而我不知道李旺陽是誰

而我不知道

而我不知道李旺陽是誰
這實在不是冷的戲謔或放涼了的表達
正如我不知道鄰座大廈跳樓的是誰
壓死了過馬路的人又是誰 讓閃避的巴士撞上行人路那些
死者是誰 在新聞裡甚至沒有完整的名字

但我聽見了風 翻開報紙穿過大門而去
又在拍窗 雨在敲打 嘩啦嘩啦的
像在臉書上刷成了不止的瀑布 叫著旺陽的名字
沖走了是誰的生日快樂 是誰的遊戲通知
是誰在機場離境大堂的留影 或吃過甚麼晚餐的色相
那些我所知道的 我以為我所知道的
平日在陽光下一下子就蒸發掉了

所以下雨 下過不停的雨
讓死者叫出了歌聲 從生者之口
我應當知道

港女的大姨媽

港女,佢叫麗港,今年十九歲,自細喺沙田區長大,讀書成績唔喺太叻,中五之後就出嚟好勤力咁做嘢,平時又幾慳,佢話想儲筆錢,有機會嘅話第日再讀書。

而麗港嘅大姨媽,即係親戚口中成日提住嘅表姐,個樣都有少少似鄭裕玲,幾年前開始由大陸落嚟探佢,每月一次到啦,每次都嚟住幾日。起初麗港係有少少唔知點反應,不過都適應到,學阿媽話齋好快就慣。

譬如唔識講大姨媽嘅家鄉話,但慢慢都叫聽得明,係大聲咗啲。又或者大姨媽半夜去廁所貪方便唔閂門,又唔記得沖廁,聽阿媽話其實都好小事,人同人一齊唔多唔少都會有磨擦㗎啦。

況且大姨媽本身生活都應該愈來愈好,次次嚟嘅時候又會帶好多家鄉特產畀佢哋,麗港因為睇得大陸黑心食品嘅新聞多,開頭都唔願食,不過大姨媽話佢自己都食咗好多年啦,而阿媽都話放心食,咁咪食囉。

另外大姨媽每一次仲會喺成家人面前畀封利時阿媽,話係一份心意,多謝我哋成日都帶佢去玩,帶佢食好嘢咁。

咁照計大姨媽份人其實都冇乜嘢,不過直到年幾前,大姨媽嚟得愈來愈密,要麗港成日陪佢出去,每次使好多錢,買好多嘢,金呀、補品呀、名牌手袋之類帶返上大陸。咁麗港放咗工之後好多時都好攰,一齊出去見到大姨媽咁洗錢法,自己就日日咁做,感覺好差。

然後有一日,打開門竟然見到大姨媽帶埋個好耐冇見,個樣都唔認得嘅表妹小京落嚟,話小京要喺麗港屋企住一段長時間。

跟住阿媽就吩咐麗港讓張床出嚟畀表妹。麗港當然好唔開心,自己放工返到屋企都想有自己嘅私人空間,有張舒服嘅床唞吓。

麗港覺得要同阿媽傾吓,但問題係佢阿媽呢幾年就愈來愈沉迷打牌,成日都唔喺屋企,打親電話畀阿媽,一係話唔打閒趕住收線,一係就索性唔聽,留言都唔覆。

就咁樣麗港一家人就開始咗同小京一齊住嘅生活。

所謂相見好、同住難,而家做咗小京口中嘅表姐港、表姐港就生活得愈來愈忟。

好多時放工之後仲要煮埋飯畀全家食,但呢位小京表妹就話唔啱胃口,想食開佢自己中意食嘅。大姨媽話遷就下小京,麗港就忍咗去。

不過有好多嘢,唔係話就到就就,其實小京都住唔慣,兜口兜臉對麗港講佢間房好細,張床唔夠佢屋企嗰張舒服,又話聽唔明麗港講乜,又話大家同一個家鄉,點可能唔識講家鄉話。

終於麗港同小京鬧咗次大交,導火線係出於屋企個坐廁。因為小京不嬲用開蹲廁,好多時都會踎咗上去,有一朝麗港起身發現廁所板有啲屎漬,當堂好慶,就係咁同小京嘈起上嚟,麗港仲嬲到講晒粗口話小京係寄生蟲,要趕小京出去,最後仲搞到大姨媽即刻落嚟問咩事蝦佢個女。

起初大姨媽問有咩證明啲屎漬係佢果女整嘅,講吓講吓就話佢每次嚟都有畀錢麗港阿媽,唔係白食白住,鬧麗港點解可以咁樣對自己嘅表妹,仲話佢遺傳咗佢死鬼老豆狗眼看人低啲衰格,點解唔學下麗香咁明白事理。

麗香,即係麗港嘅孖生家姐,果樣當然同麗港生得好似,不過性格上都講得上係南轅北撤,唔係好夾。而且麗香讀書成績叻啲,喺屯門嘅嶺南大學讀緊,因為住宿舍嘅關係,好少返沙田嘅屋企。

不過炒大鑊呢單嘢麗香當然知啦,因為果晚佢都喺屋企,只係喺間房度冇出嚟,因為要溫書應付考試。

而麗港真係好慶,諗住同麗香訴吓,點知麗香一早已經唔見人,返咗大學去考試。

惟有等到嗰晚先打電話同麗香傾,諗住有人開解下。

點知傾唔夠兩句,兩個人又開始鬧交嘞。

港:究竟你明唔明呀?

香:我點會唔明呢?我都同大姨媽住過啦,但係人哋喺大陸落嚟啫,你鬧人寄生蟲就係唔啱,仲夠膽講趕人出去,嗰個係你表妹呀!

港:咁我直頭係你阿妹啦,你都係唔明,我唔中意佢哋根本唔關佢哋喺邊度嚟嘅事,我係頂唔順佢哋嘅行為呀,做錯咗仲死撐。

香:我幫理不幫親,你冇做錯過咩?記唔記得你嗰年暑假去加拿大阿叔度住呀,你仲將條巾沖落廁所,塞晒呀?

港:咁我以後仲有冇咁做呀?

香:總之你講粗口鬧人寄生蟲就係錯撚晒啦!點解你唔學習包容一下,唔好覺得自己做咩都高人一等,人人生活習慣梗係有唔同㗎啦,佢做錯咗咪同佢講囉。

港:我冇講咩,但次次都係咁,仲話返我轉頭。咩大姨媽老啦,習慣好難改。表妹夠好生啦啩,咪一樣咁?乜都遷就,係咪要將個廁所拆咗去改造踎廁先得呀?

香:你唔忍嘅話想點呀,唔通要打交上差館咩?你成日嘈都解決唔倒,我返到嚟都想靜吓睇吓書㗎。仲有點解你唔同阿媽講?我覺得同阿媽講先係辦法。

港:你唔係唔知阿媽成日玩失蹤,返到嚟又入房瞓,話好攰遲啲先傾,有次仲話我咁唔中意,有本事就搬走,仲話可以安排我搬去大姨媽度住,痴線。我雖然揾得唔多,但都有畀家用㗎,仲叫我搬出去。

香:我明呀,但係總之你就唔好再發火,我搵日同你一齊同阿媽三口六面講清楚。

港:搵日搵日,咁搵到幾時呀?

誰是誰, 大家心中有數,可是我們太過習慣以各種親人關係形容彼此的同時,卻忘記了所有比喻再貼切也有失真的情況。一些看來普通不過的家庭糾紛放到現實裡亦未必容易化解,更何況是現在的衝突呢?

包容不是包疪與縱容

誰不曉得我們需要的,是平等尊重和包容開放,誰不知道要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冠冕堂皇的說話誰不會講,本小利大,但得知道當正義超人要有正義感之外,更要有清醒的頭腦,像周保松宣稱作為香港人而感到羞恥這些說話就真的不該說不出口了,於心何忍?那些年青人當中有不少一直從保衛天星碼頭反高鐵運動等醒覺中站起來,不一定要走在龍頭才算得上英雄,他們一直擁護的核心價值不過公平公正公開,當中言詞與行動偶有偏差,但追求的目標還不是安居樂業這樣微小的願望,難道會是殺人放火嗎?

如果衝突真的只是由極少數內地人所帶來,香港人的不滿又會如此廣泛和長期嗎?現在他們憤怒了,讀到陳冠中卻拋低幾句什麼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多少年了我們不是一直在抗議嗎,還要多少年呢?作為學者,作為文化人,不善用自身的脈絡與影響力向政府施壓及疏導市民繃緊的情緒,只來空談,這些說話再有理也顯得虛假與愚昧,包容畢竟與包疪有別,更不可能是縱容。距離事情得到解決的方案也沾不上邊,恐怕包容只會被政府利用為披著和諧外衣的打壓技倆。

而親愛的朋友,看見你們將那些空談包容的呼籲廣傳,按讚而不帶一聲自己的想法與提議,我在難過之外也感困惑,何以包容得了長期的欺壓卻包容不了一時的憤怒?每一次轉發就是更多的包疪與縱容,因為事情根本還未解決,仇恨不會因沉默而相隨噤聲。

我不會再在蝗蟲一詞上糾纏,正如我不會為龍的傳人這自喻而歡呼,人人皆有自知之明,是龍是蟲就算是成龍自己亦心中有數。沒有了蝗蟲這個比喻之後,仇恨就會化解了麼,每一個人心中其實所抗拒的只是蝗朝,由一黨專政下所帶來整個國家的扭曲,小至尖隊,大至貪污,同是出於自私自利的一徹,而非什麼文化差異。我只詫異你們「包容」得到「部分中國人」惡行的同時,也包容得到自己心中對「部分香港人」的仇恨。

原諒我言詞上的冒犯,要是保得住良心的潔淨,我可不介意用字的骯髒了:在盲左與極右之間不是有更闊的路嗎?朋友,請我們再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