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na

(不)仇恨的一下一步

Love 或 Hate,這不該只訴諸情緒,更不可能是一場賭局

先來一齣《放學ICU》短劇:

小康就讀學校裡成績較好的一班,老師安排了鄰班幾名學生入來,不時於課室內喧嘩與飲食,還霸佔了儲物櫃,小康他們向老師投訴,老師卻充耳不聞。

然後還要小康他們多說多寫,那些不是一直他們使用的母語。

直到一天小康終於忍不住跟插班生吵架了,並怒罵對方為異形外星人。

這時候班長走過來指責小康不夠包容,更不該說出這些歧視人的話,大家還是同學呢。

小康心裡叫屈,更加氣了。而這時候,作為同班同學的你,又會怎樣做呢?

這時候我們該怎樣做呢?與小康一起再跟「插班生」對罵?和議班長並叫大家相互忍讓?

還是開班會,叫撒手不管的老師回來主持大局呢?

繼續仇恨下去不難,畢竟事出並非無緣無故,但再下一步又該怎樣走?只談策略,形勢會比別人強嗎?

找到一千人走出來在街上唱蝗,或讓雜誌借題發揮以抗蝗為封面,消一消氣後又如何呢?產房依舊人滿。

恐怕的是仇恨繼續下去,會變得無緣無故,是誰在等待臨界點?衝突爆發之後又會有怎樣的局面。

只談形勢,會有更好的策略嗎?

而不要再仇恨下去也可以說得容易,嗌得響亮,事關針拮不肉不知痛之餘,也在慷他人之慨。

為了逃避歧視他人之嫌,包容終會變成包庇嗎?

而香港的人與資源又真的有這種包容的條件嗎?

自己當上天使的同時,別人就成為魔鬼了麼?

究竟我們是不是已別無選擇?下一步該怎樣的走?

解鈴人還需繫鈴人,我們全都知道。然後呢?

這時候,作為同班同學的,有人說不如轉校好了,或是找家長出頭,要求與老師對話。

但忘了告訴大家,這所學校其實是一間孤兒院,而院長正在睡覺。

使用蝗蟲一名的極大危險

五十年不變實在太長,中共等不及。單就香港的言論自由一項已足叫臥在龍床的天朝閹宦難以安寢,人文與社會早已百病叢生,只憑數字上的經濟增長作頭痛醫頭,倒台之險你知我知,要是少了可以燎原的香港在煽風點火,至少除去一大後顧之憂,拖字訣。好讓特權階級在維穩和諧之名的虛掩下繼續搜脂刮膏,有錢齊搵,惟有以同化之計攻心。

推普、推土機、推動經濟、推高樓價與租金、推銷沒有自由行就食屎的論調;接軌、接高鐵、接財神、接洽水電糧食的供應、接受不加入就會被邊緣化的恐嚇。種票先種人,溝通先溝淡,入大學、入議會、入鄉不隨俗、入境不問禁,面對非親非故的雙非,當有「習非成是」的恐懼,由爭床位到爭學位的切膚之痛,到眼見隨處便溺任意尖隊的境外文化所帶來的衝擊,有人以蝗蟲稱之而一呼百應,我們實在無需驚訝。

可惜蝗蟲一詞太過訴諸情緒,最後予人口實,招來歧視的話柄。畢竟我們理性知道不是所有中國人、或自由行、或新移民皆是「蝗蟲」,大家一直以來所針對的,非關膚色語言職業,而在於與普世價值相違的個人行為,既真實又不幸的是常見於與港人生活日益密切的陸客身上,小至妄顧公德的貪圖方便不過是自私心態的具體表現,跟大至缺乏道德公義教化而來的強國劣行像黑心食品,見死不救等是一脈相承的,即是我們所要針對和反對之事。

然而使用了蝗蟲之名,加害者一下子成了受害人,而明明本是受欺壓的港人則背上了歧視人家的惡名,對於以上好比殖民者種種張狂的同化政策與詭計,我們實在要小心應對。

續以蝗蟲一名稱之,目前來看阻攔溝通之餘加以煽動仇恨,即使強國只有十分一的人變成仇港憤青,再來文革煉獄也非港人所能招架。而狀似撒手不管的政府其實就最最期待流血事件的發生,那時候便出師有名,既可以人大釋法解決雙非問題的同時,也以防止危害國家之名管制言論自由,再下來大家懂的。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今天終於明言雙非子女沒有居港權,而葉劉淑儀則表示釋法是最快解決問題的方法,實在是司馬昭之心,當我們還有修改基本法一路可走的時候,記得欲速不達的道理。

保重了香港人

你們沒有民主自由不是香港人錯
你們再有錢也買不到民主自由
所以你們只好想辦法用腳投票
但你們一方面好想要
另一方面又要罵香港人是殖民地的狗
但香港是殖民地的歷史可不是香港人的選擇

大陸人指出大陸人的問題就叫自省自勉
香港人指出大陸人的問題就叫歧視
因為我們其實就係外人
但你們又要逼我們叫你做娘呀娘

如果中國真是如此富強美好,誰會嫌棄
但當下中國的千瘡百孔又教我們如何愛下去
香港人捍衛自己的身份及生活又何錯之有
香港人絕對有討厭由打尖文化所代表的一切劣行的自由
在香港演變成法西斯的溫床之前
政府又做過什麼

我從不妄稱任何一人為蝗蟲
但我非常理解目下香港人的反「蝗」情緒
然而叫人不要歧視的人又做了什麼
只會在臉書上虛擬出「高等華人」的標籤貼在反蝗港人身上
暗裡嘲弄鄙視的自我感覺良好

我們其實不在反對什麼
而在爭取政府的正視
我們討厭的該是政府帶頭的強迫融合
我們討厭的該是商家推波作瀾只認鈔票的破壞
我們討厭的該是我們的 No Say
在一個香港人住在香港的城市

世界沒有完人
沒有哪個族群比別人的優勝
有的只是文化不同的互補和衝突
要泯除人家的偏見請由自己做起
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廿多年過去了
我也曾天真的以為中國會慢慢的好起來
只是現實真的亦慢慢叫我鐵了心
道德健康人權文化環境全面的破壞

憎恨香港政府將港人出賣
是整個香港的出賣
掉去歷史文化語言民生
換來香港是個大商場的諢名

保重了香港人
請小心打這一場仗
除了反「蝗」外請想出別的辦法
因為中國要是法西斯起來的話
就不會只是叫叫口號那樣簡單了

在微博談雙非與自由行

簡單分享部份在微博關於雙非與自由行的對談:

龙田Hanson:香港人可以容忍英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外国人来港产子,偏偏接纳不了内地同胞。其本质的原因是有些香港人觉得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忘了香港是中国的香港,这跟上海人不欢迎安徽人,安徽人不欢迎河南人一样,都是自私的心理在作怪。 (今天 07:18)

littleoslo:回复@龙田Hanson: 你的想法不符現實。事實是過多孕婦來港,資源分配不好所引起的衝突。而將心比己,要是不引來問題,旅遊帶來財富,以港人德性才不跟錢作對,不論對方來自那裡也一樣歡喜。相反有人作了不好的事,而不自省,只會叫問題更糟,最沮喪的是這種不滿也直接由港府政策造成。 (今天 08:00)

龙田Hanson: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自由行暂停一年。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损失与孕妇带来的不便哪个更严重? (59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龙田Hanson: 我不跟你假設,因為問題已很嚴峻,別老在談錢。社會不是富得只剩下錢的。你知道麼,網上流言說罷遊香港,港人反而高興,你就該知道問題。中港該互愛磨合而非急於一體化。自由行不來,奶粉呢,名牌品呢,有供有求,兩不相欠,但請相敬如賓,一隻手掌打不響。 (42分鐘前)

Annie_chenhj:回复@littleoslo:我是上海人,很客观地讲,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大陆人赴港生育确实占用了当地人的资源,造成资源紧张,当地人的权利受到影响,而且这点赴港的并所谓的中产阶级,比较嚣张跋扈,我们都觉得很难忍受,最近几年香港的风气确实也没之前好。。。 (35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Annie_chenhj: 其實文化有差異,是不爭的,也不該妄說和諧,要怪的可不是大陸人,而是港府政策。人望高處,水望低流,如果口裡說香港不好,湧來幹啥?為了下一代的幸福這我明白,但人家也有不滿的理由。只怪港府還空談治標不治本的策略。 (30分鐘前)

Annie_chenhj:回复@littleoslo:同意你的说法,其实上海目前的处境和香港是一样的,甚至更糟,2000万人口,非本地的1000多万,而且基本都是农村出来,人口素质偏低,座地铁不买票,大声喧哗,不能说他,一说就说你歧视,他们为上海的建设作出多少多少贡献,还不让你说上海话。。。其实矛盾也很尖锐,问题是政府。。。 (24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Annie_chenhj: 我們都知道問題根源。處理手法,有統一癖,不想各地有各自文化差異,不喜個人不同,最好全部人一個模就方便了…. (22分鐘前)

皮薄馅靓小兜兜:双非孕妇问题,不但香港政府有责任,让公共资源合理化。大陆地方政府不配合的话,人类是阻止不了中国的婆婆生孙子的意愿,想当初办通行证很严格,照片资料不准确就会被扔出来,现在哼哼哼,多花点银子,想什么时候出证都行 (11分鐘前)

拒賣國土,冰島向中國說不

前言:

早兩個月前,新聞報導提及中國富豪黃怒打算買入冰島一塊三百平方公里未開發的土地作為興建渡假設施,如高爾夫球場和馬場等,以打造「人類旅遊渡假的最後天堂」為目標,當時聽到嚇了一跳,也大叫不妙,因為聽聞雙方討論得如火如荼,審批程序順行進行中。

陰謀論者認為黃怒購買冰島土地的真正意圖是幫助中國在北極圈附近建立戰略據點,黃怒當然否認其事,說這是純旅遊項目,但就以純旅遊項目而言,我才更表擔心。千里遙遙的到不毛之地的冰島開發,不合邏輯,人口稀少、資源缺乏、物價高昂,根本成本不會低,交通又不便利,說要投資,歸本在何時?有逆常理。在商言商,幹嗎不跟大隊到非洲去?或留在地大物博的中國開發一番?黃怒認為冰島風光好,但是很荒涼。冰島就是荒涼才見風光好呀,不見得有了漂流、山地車就會更好。況且,事實上中國人的名聲不好,怪不得大家質疑。

而老實說,一億美元的投資對個人而言是天文數字,對一個國家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吧,最壞的卻是開了先例,因小失大,放隻老鼠入米缸。

新聞:

冰島拒絕中國富豪購地申請

中國富商黃怒波冰島購地,出人意料被拒,由於這是最終決定,他沒有權上訴。冰島經濟部兩周前才向內政部推薦,指看不出國家利益會有任何受損,但冰島內政部的一份聲明說,沒有外國買家購買如此大面積土地這樣的先例。

聲明還說,冰島有關售賣土地的法律「認為有必要限制外國人在冰島擁有土地產權以保護冰島的獨立」,並保證冰島的資源首先要使冰島人而不是外國投資者獲益。

支持計劃的冰島總理約翰娜西于爾扎多蒂對結果感到失望。

黃怒波計劃投資一億美元,在冰島北部海岸購買一幅300平方公里的土地,興建旅遊設施,但被指有中國背景,計劃受到質疑。

後話:

十年前到過冰島,印象仍然深刻。很冷很荒涼,但自有一番引人入勝之處。作為遊客,我沒有什麼不滿意,但假如我住冰島,以那裡為家呢?經濟發展當然重要,但冰島需要打造為人類渡假的最後天堂嗎,需要讓中國打造為人類渡假的最後天堂嗎?看到中國人愛建最高最大的價值觀,我甚為保留。還有靠關係疏通賄賂等辦事方法,再加上不少製品措施的安全成疑,大家不擔心才怪。

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請到瑞士

晨早流流,在facebook上看到這張照片,六百多人讚,百多人分享。當然「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這口號早已嗌得很響亮,不過偽裝成像標語般的溫馨提示大刺刺地貼在地鐵車廂之中,震撼力還是很厲害的的,一來是不滿聲音之大之強之長,已非上街喊幾聲的行動,對於充耳不聞的政府,這是行動升級的表現。二來這種公然又匿名的標貼,就是典型種族主義者份子的所為,但一如facebook所見,螢幕背後支持者眾,責難的少。

在這時候再說什麼就像港人到加拿大假如看到「反對香港孕婦來加產子」一樣己所不欲的也不會有人兼聽的,一般反對者有的是大條道理列舉多少切膚之痛,由孕婦,家人,以至醫護人員,見報不絕。但他們能夠做什麼呢?一方面知道歧視不可為,另一方面又不能改變任何政策,這種困局之下人心不會有健康的發展。

面對此等不滿之下,放諸任何不屬多元的社會裡民粹從來也會有市場,有關政客趁火打劫之餘還會得到萬民爭相在其臉上貼金,但那些政客實際又能做到什麼?打著民粹的其實只是一種技倆,而非價值觀,當有更大的甜頭可嚐,便會隨時丟下支持者,因為支持者於他們眼裡亦是一堆由面目模糊的人所組成的數字。

在上不敢為在下的謀幸福,只為了一己仕途而舔中央,在這個沒有自主的城,忽然不忍再罵港人的自私與短視,畢竟我們太可憐,小至平買一罐可樂也給間接操控,竊以為我們早過了得溫飽亦知榮辱的幾十年,但人們為了未來的躁動不安,千萬事情糾結一起,好像朝不保夕的危機感天天罩著,原本對基本自由民主等追求的目標不再清晰。當下,我所擔心的是那些舉著愛港愛國旗號的賊喊捉賊,從報裡所見他們的所作所為,像烏合之眾。

我在想,五十年雖然不短,但時間實在飛快,「香港人」的身份在持續改變中加快了速度吧,一方面說「反蝗」,另一方面又急於在學校舉腳贊成普通話教學。一方面抱怨國內豪客炒貴樓,另一方面又擔心樓價跌,諸如此類的又愛又恨,活在矛盾之中,確實變態。

而昨天讀到李兆基表示香港只要「跟隨內地重點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政策,加上背靠祖國,同時屬國際金融中心,前景將愈來愈好,相等於亞洲區的瑞士…香港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大家笑兩聲之後,不禁懷疑這種將香港幻想成倫敦第二,東方紐約的比喻一樣叫人恥笑,一是騙大家沒到過瑞士見識,一是為將來可預見的樓盤如「日內瓦花園」或「少女峰豪苑」等做引子。香港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還是香港富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如果香港可以變做瑞士,那麼要來港產子的孕婦請到瑞士好了,因為香港依李兆基所說的路走下去的話,永遠不會變成瑞士。況且有些人總愛調侃香港的未來只會成為一個省市什麼什麼,現在來港產子只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以腳投票,買個保險吧,就請買重一點,如果可以。

人望高處,良禽擇木而棲,其實誰也不該怪誰,想當年香港人多少帶著專業和財富移民海外,風平浪靜後又有回流,本意差不多,不同的是人家政府可決定一切,但我們在上的卻不敢說不,多年來凡事只顧公佈美好的幻想圖而不談實際的影響,缺乏長遠的人口政策,見步行步,爭床位學位,甚至骨灰位等是指日可待的。

市民怨氣有多大,懂上網的也會看得出來。謾罵、咒罵,以至對罵。從香港人身份來看,每當讀到內地人一邊逞強不屑香港什麼什麼又一邊選擇來港產子的言論,當然氣難下,但相互攻伐又如何?何必舌戰?說了那麼多,只想明言,與其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不如爭取普選。一天沒普選,你們再反對什麼也不能有多大改變,直至你們改變自己,成為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