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nese

保重了香港人

你們沒有民主自由不是香港人錯
你們再有錢也買不到民主自由
所以你們只好想辦法用腳投票
但你們一方面好想要
另一方面又要罵香港人是殖民地的狗
但香港是殖民地的歷史可不是香港人的選擇

大陸人指出大陸人的問題就叫自省自勉
香港人指出大陸人的問題就叫歧視
因為我們其實就係外人
但你們又要逼我們叫你做娘呀娘

如果中國真是如此富強美好,誰會嫌棄
但當下中國的千瘡百孔又教我們如何愛下去
香港人捍衛自己的身份及生活又何錯之有
香港人絕對有討厭由打尖文化所代表的一切劣行的自由
在香港演變成法西斯的溫床之前
政府又做過什麼

我從不妄稱任何一人為蝗蟲
但我非常理解目下香港人的反「蝗」情緒
然而叫人不要歧視的人又做了什麼
只會在臉書上虛擬出「高等華人」的標籤貼在反蝗港人身上
暗裡嘲弄鄙視的自我感覺良好

我們其實不在反對什麼
而在爭取政府的正視
我們討厭的該是政府帶頭的強迫融合
我們討厭的該是商家推波作瀾只認鈔票的破壞
我們討厭的該是我們的 No Say
在一個香港人住在香港的城市

世界沒有完人
沒有哪個族群比別人的優勝
有的只是文化不同的互補和衝突
要泯除人家的偏見請由自己做起
物以類聚 人以群分

廿多年過去了
我也曾天真的以為中國會慢慢的好起來
只是現實真的亦慢慢叫我鐵了心
道德健康人權文化環境全面的破壞

憎恨香港政府將港人出賣
是整個香港的出賣
掉去歷史文化語言民生
換來香港是個大商場的諢名

保重了香港人
請小心打這一場仗
除了反「蝗」外請想出別的辦法
因為中國要是法西斯起來的話
就不會只是叫叫口號那樣簡單了

中國達人秀之送你蔥

有趣,因為人稱賣菜大嬸的蔡洪平將日常生活的蔬菜寫入歌詞裡,活化了未必人人聽懂的歌劇《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 Giacomo Puccini),創出花火。

感動,因為好的歌聲很美,當她說到會唱歌給客人聽的時候,很可愛。

她是不是中國版的蘇珊Susan Boyle並不重要,怪誕的造型是否刻意也別管,先要歌好聽,她做到了。

現在我們買菜的時候還有人《送你蔥》麼?

歌詞:

雞腿 雞翅膀
鴨腿 鴨翅膀
胡蘿蔔 番茄和大蔥
薺菜 香菜 芹菜 大白菜 辣椒
西蘭花 黃瓜 四季豆 刀豆 青橄欖
快來買吧 送你蔥

3P

淼 鑫 焱 森 垚 犇 羴
鱻 猋 麤 毳 蟲 品 掱
磊 聶 晶 轟 矗 灥 譶
靐 龘 飝 嚞 飍 皛 歮
惢 厵 刕 劦 瞐 尛 孨
馫 畾 壵 雥 舙 驫 贔

广发與廢

 

第一眼從上圖看到了這個「廢」字,嚇了一跳又半帶疑惑,原因是標題寫上「广东发展银行」,看來是簡體字不可思議的創意之一的大笑話。然而後來查證一下,原來此幀廣告根本與廣東發展銀行無關,而是GE能源集團的「點綠成金」拆字篇系列之一,見下圖。

 

不解的是為什麼有人會這樣只影廣告的半邊而誤導人家呢?目的是什麼?人心難測,很可怕。幸好發現了,不然自己便成為被愚弄的傻瓜之一,搞得不好還將錯誤訊息轉發。

無巧不成話,今天广东发展银行剛剛改名為广发銀行,抹去了地域色彩。

 

北大學生呼籲曾蔭權及港人提高普通話水平

由出席的學生到選出的提問,我陰謀論之,總認為是揀選過的,目的就是推普。

黃皮膚、黑眼晴,流相同的血也是不夠,要說相同的語言才可更方便管理維穩。作為同一個國家,縱然有兩制,為了溝通,推普並無不可,只是按照偉大的文化傳統邏輯,總是一山不能藏二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推普之下就是要滅粵,去年粵語運動鬧得沸騰,例子不勝枚舉。

當天下眾多發達國家回頭是岸,力保消失中的方言或力求同一國家之內文化的多樣性,好讓人人有其母語,大陸卻在走另一條路。語言文化,要以制度政策強行變之,而不順其自然,歷史告訴我們會有很多犧牲,當社會天天有顯著變化,讓學校和傳媒帶頭鼓吹,由詞語用字的更改,諸如農曆新年變春節,以及一大堆聽來摸不著頭腦的縮略詞,到簡體字日漸普及見於傳單廣告及不同媒體之上,不免敏感、擔心。

北大學生呼籲曾蔭權及港人提高普通話水平

特首曾蔭權昨天在內地著名學府北大用普通話發表演講,談及人民幣國際化等諸多話題,他原本完全有理由為這場演講感到滿意。

不過,當學生們開始提問時,曾蔭權所講內容卻不那麼重要了,反而是他的普通話水平引起了學生的注意。

學生們認為,曾蔭權確實有必要提高普通話水平,其他港人也一樣。

一位學生說,他去過香港很多次,有兩次不得不與路人講英語才能溝通。他認為很多內地人在香港都遇到過這種情況,因此詢問曾蔭權是否認為有必要在香港推廣普通話。

曾蔭權隨即為此向近1000名師生致歉。他說,人人都要經過一個學習過程,又稱自己直到40多歲才開始學習普通話,因此請大家原諒他說得不好。

南華早報 2011年 3 月 8 日

入鄉隨俗,既然知道香港是以粵語為主的社會,回歸不過十四年,普通話說得不好是意料之內,問的有心踩低別人,答的又何需急於矮化自己?那時那地問起這種問題,司馬昭之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