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ocolate

Jelly Beans 沐浴液試用報告

逛超市看到怎麼一盒盒 Jelly Beans 糖果會跟洗髮水牙膏牙刷放在一起?原來同是由 Jelly Belly 生產的沐浴露和肥皂,大大小小十多種顏色與味道,如果不擺在這裡,霎眼會以為是 Cocktail Mixes,因為包裝還寫上甚麼 Raspberry + Chocolate Pudding + Cappuccino = Raspberry Mocha!其餘還有藍莓、草莓、椰子、櫻桃等一大堆。

而我一向對朱古力味道的淋浴產品有所偏愛,但很久以前試過像 Lush 的太油太滋潤,洗後感覺更油膩,用過一次便怕怕。Skin Food 的氣味不錯,但每次用前定要先搖均,不然水油兩分,不過即使混好了的效果一般,以沐浴液來說極為少泡,好像一抹便沒有了,心理作用覺得不夠乾淨。

前車可鑑,不過我仍是手快快先買了圖中的朱古力布甸 Shower Gel 回家一試,瓶裝大小如 Body Shop 的,而倒出來時顏色出奇的甚淡,像士多啤梨多過朱古力,不過氣味尚算非常濃郁,泡沫不太多,但足夠使用,洗後爽而不乾,仍帶點朱古力的香氣,我喜歡。

吸一口零卡路里的朱古力

先將朱古力棒拉長放進嘴裡像雪茄般吸一口,大概像吸入式的哮喘噴霧的原理?極其微細的朱古力粒子便會覆蓋舌頭帶來愉悅的享受,卻不帶卡路里又予以飽肚感 覺,很是神奇,更覺奇怪。

這個 Le Whif 的味道有覆盆子、薄荷、朱古力及咖啡。產品包裝說實在並不吸引,像藥劑,像口紅,在粗幼之間找不著準點,一點也不優雅,我寧願吃一口真的巧克力, 歡懷大嚼的吃,又要吃又要驚的態度非我所喜。

卡路里巧克力

回想從前吃甚麼也長不胖的年少日子,總是懷疑誰會依照雜誌上那些將熱量單位「卡卡計較」的食譜、餐單而數算過日。惟年事愈高,代謝愈慢,無形的卡路里形象化的漸見腹腰之際,對於食物包裝上的卡路里數目亦每每留意,不過無論怎樣具體也好,不及在一整排巧克力上分割大小塊印上卡路里來標示的明確實在。

Rompibollo由意大利AD&F設計,花上一點心思,究竟會是愈吃愈驚心或是安心?巧克力面前,太多人慾難自控。我剛剛吞了270cal.,罪過,在腳踏車上流汗半小時吧。

agnès b. DÉLICES名氣chocolate bars

設計勝於一切,面色姣好如Indie文藝女青年,從巧克力一貫雍容華貴的包裝蛻變出來,是今期【飲食男女】所介紹的「agnes b.春日版朱古力」,分原味牛奶、草莓、石板街和開心果,味道有沒有記者所言香濃又香甜,要知道請先盛惠港幣六十八。主要成份除了可可外,就是名氣吧。

source: agnès b. DÉL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