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ke

綠色可樂 Coca-Cola Life

綠色可樂 Coca-Cola Life

跟大隊推廣較為健康的飲食,食品巨擘可口可樂也長出了綠色的一枝,Coca-Cola Life 先在阿根庭小試牛刀,以全綠色的包裝養眼,內容上所標榜的健康之處當然就是指減了糖份與卡路里,卻不省甜味,竅門盡在Stevia 甜葉菊。

甜葉菊的底細我可不清楚,只知屬於天然。偶爾我也有從有機食品店買Stevia 作代糖添茶,貌似砂糖,不到一小茶匙的份量已足夠一公升的茶生甜。看今次Coca-Cola Life 所寫,綠色可樂比傳統可樂少一半卡路里,但又不像Cola Light 或Coke Zero等幾近零卡,雖則我已戒了可樂,但作為消費者來說,多一個選擇始終是好,希望Coca-Cola Life 能快快推至全球市場。

可口可樂太空侵略者

先高興一下,當可口可樂遇上太空侵略者,每一罐都會成為你家中的收藏品吧。

不過這只是設計師Erin McGuire的作品,不然我早就當推出市場食品一類放在小奧知味那邊,如Diet Coke 2011 新設計另文簡介。話時話,說到Space Invaders,其實我就儲起很多與其設計有關的剪報,一擺幾年,還沒有放在blog裡!

source: behance.net

Pepsi Raw

貪新鮮買了剛剛引進挪威市場的Pepsi Raw,生百事生在用了蔗糖,沒有人工的色素、增味與防腐,顏色較淺較為通透,賣相其實頗為討好,可惜味道真的恐怖到不得了,或許因為在餐廳裡我是沒有可口可樂便寧願不喝也不要百事可樂的死硬派,這瓶有117卡路里的Pepsi Raw感覺比普通的百事還要甜,甜得來又怪又沒有層次,不見得有多天然,哈哈,如果要天然,我要涼茶好了。

而我的領悟是從生百事滲透出原裝百事的恐怖。

我不要零系,但健怡可樂在香港哪裡

Coca-Cola Light、Diet Coke、健怡、減肥可樂甚麼也好隨你稱呼,在香港的時候啞然發然愈來愈難找到這銀底紅字的商標蹤影,走到餐廳與速食店往往只有Coke Zero供應,即是他們口中的零系或無糖可樂,怎麼的一回事,要推廣零系可樂也不用如此的將健怡可樂趕盡殺絕,「冇健怡喎,得零系,黑色嗰隻可樂,你要唔要」...

「可樂梗係黑色啦」,要是百事可樂夠可口的話,我早就移情別戀,不過如果遇上沒有健怡可樂,我也只會要玉泉忌廉Schweppes一下,嘆一口氣。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