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lumnist

東方日報 Flash ON weekly

原來東方集團旗下的《Flash ON》昨天出版了。一星期一次,一本既會在街派也會夾在《東方日報》裡附送的潮流周刊,為什麼我也想要一份?因為這是繼壹週刊的《 Next + One 》之後,有我的第二個專欄《Go North》,同版作者還有彭秀慧、夏至和韓火火。好奇只是想看一下版面,因為自己原來不太重讀自己的文章,出街了就出街了,就算偶然看一下也是跳讀,沒了小時候將詩歌捧在手裡細讀的喜孜孜。

幸好呢,原來《Flash ON》也有免費的 iPhone Edition。呵呵,不錯。


陶傑的讒言

本人少讀陶傑,然而總有機會不幸遇上,今天朋友忽地捎來以下的一段文字:

北歐的男子很英氣、高峻挺拔,不像美國中西部,遍地癡肥。女性如英格烈褒曼、莉芙烏曼,雖是百中挑一,到奧斯陸和斯德哥爾摩看看,早春三月,一地冰光,北歐女子一頭金白的麗髮,著一件黑皮衣,一件棗紅毛衣,一對長靴,一雙眼睛卻碧綠色,真是人間何處得此風景。

冷不防嚇了一跳,心想愛寫作的友人不曾見得這麼淺薄,細問之下原來出於昨天蘋果日報的陶傑專欄,於是找來一讀,噢又是在借題發揮,玩砌詞。其實我一向害怕讀到這些似是而非的刻板印象,尤其出於所謂見聞廣博的名家,像不必要的手術對一個地方留下的疤痕,不負責任。不過這一段才算驚心動魄:

四國之中,唯有荷蘭遺憾一點,太過開放,收留了大量非耶教國家的移民。他們許多都不會認同西方的自由和寬容,漫畫家和劇作家被追殺。想繼續維持國家的幸福美譽,不但趕快收緊移民政策,不要像一海之隔的英國一樣沉淪。

幾十字已見錯誤與偏見遍地,說到非耶教國家的移民,挪威瑞典丹麥一樣多,要是陶傑這些讒言在北歐發表出來,一定出事。

這一生閣下沒得選擇,但佛家說,下一輩子是有的,只要這一生,尊尚自然,愛護動物,閒來多茹素,起來保護一下香港的大浪西灣不受「開發」,聽一點莫扎特和布拉姆斯,少做點按摩揼骨之類的無聊事,都在積德,下生人再投胎,就不會在索馬利、津巴布韋、北韓出生了。

真痴線,我真的從沒想過佛家的因果能夠有這樣的功利解釋,壞腦也壞心腸。下生人再投胎,陶傑又會到哪裡去呢?

而這一輩子,仔細想想,生得早,而且在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此時上了岸,都及時辦好了移民,不就是上一輩子做了許多好事嗎?繼續做下去吧。把人生置於輪迴觀中,一切都充滿希望,就像黑暗盡頭,一地冰雪,閃耀着幻彩的極光。

微博各人說他偏見偏激得啖笑,別要對他的文藝創作認真,唉,我只怪自己沒有幽默感,對刻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