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mmunist Party

水深火熱,香港 Deep Shit

昨天在一條街上同一時間看到兩處塗鴉,一間吉舖印上滿牆的 Shit。

啊,香港。

梁振英是好或壞,我不妄論,可是民建聯始終是民建聯,梁愛詩始終是梁愛詩,當他們也站到梁振英那一邊的時候,冇死錯人,我們便得警醒了。

其實梁振英做了什麼事我一直不太在意,先是唐英年,再來曾蔭權,然後是對梁振英的惡評同樣是排山倒海而來,確實使人厭倦了。我在意的倒是中共厚顏無恥,光天化日下強行破壞一國兩制的承諾,積極干預香港大小事,即使全民選特首的投票是打飛機的假也容不下,這次香港是Deep Shit了。

重點根本不在梁振英與否,即做候任特首是陳方安生與余若薇我也會說同一番話,我們要堅決反對的是小圈子選舉。而雙普選不可能是乞求而來的,別在弄時間表的把戲,這不是施捨,這根本是作為一個民主進步的地方該有的,就如安全的食水一樣,我們要有權選特首,選出了誰也是我們的選擇,假若縱有悔怨,也可在過程中學習,人民才會於當中成熟起來。

香港啊。

另一處的塗鴉則在一間沒有領上賣酒牌照而關門大吉的餐廳的門上,寫著 No Hope。

真的嗎?告訴我,回答我,用你們的雙腿。

送上近日喜歡 Deni Cheng 的一曲《仲夏之歌》

坐下來 只要菸和酒也在
隨著血液流動 慾望不能再等待
上了枷鎖的你 無法明白
沒有什麼意外

*啊 在濕潤的仲夏
燃燒殆盡或溶化
瀉滿一地的夏
只屬於我的夏

於是我躺下來 要是身邊有人在
隨著觸感騷動 享受赤裸的暢快
上了枷鎖的你 不如釋懷
反正將要離開

Repeat*

啊 將要完結的夏
來 變成灰燼 溶化
瀉滿一地的夏
將要蒸發的夏

與時並進的英雄年代

儘管我們不一定需要英雄,人類社會還不免而習慣表揚或紀念英雄,以膜拜偶像的理式。

此風於共產國家演得尤烈,然而時代變遷,著日各座矗立的銅像並非要以倒下作結,但至少不再成為神聖不可饅犯的象徵,又或至少你要是真的將其弄污,毀壞也好,不用再人頭落地。

看這座於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的紅軍銅像,給不知名的藝術家與時並進的改變成超人、小丑、麥當勞叔叔和聖誕老人,這也算是一種「解放」,官方並沒有立即將其還原或封艇拉人。

 

 

再想到中國的藝術家,什麼時候也可以作反一下?

相片來源:Reuters via Mail Online UK

因為有了共產黨

 

劇目已道明了一切。不是要永遠悲痛不走開來,但要台上的歡笑是多麼容易,要忘記哀傷是多麼簡單,畢竟曾經受難的不是他們,既然不曾有過哀傷,又何來忘記?因為有了共產黨,生活多美好,2008年的汶川 512,政府說過會用一萬億元人民幣花三年的時間重建,如今好嗎?豪華的房車為暗啞的街道添上了華麗的色彩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