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這樣的矛盾,一邊力數富士康的不是,一邊給 iPhone 4 讚好。其實兩者並無抵觸,要是我們的責問能夠改善工人的待遇,要是我們的讚賞能夠讓美好的設計得到肯定,如果企業一方不理所當然的常要自己成為最大的利益者。 當富士康工人的月薪接二連三由九百元跳到二千,然後掀起各地廠方的加薪壓力,然後說會增加成本再削弱競爭力,然後會拖慢中國的經濟增長,然後亦會牽一髮動全身的對全世界經濟有不良影響。 是非,是耶。This changes eveything. Again. 是麼? How? 當我們對新產品熱捧,將未舊的束之高閣,當我在這裡談談無講的慾物也可成為幫兇,面對消費,我們應該怎樣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