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penhagen

Soulland 戴在哥本哈根的郵差上

Soulland是我喜歡的丹麥品牌,曾經說過,不贅。而這頂 Adler Fedora我有兩頂,一藍一灰,很多朋友也表示喜歡,我從冬天一直到夏天也不時戴上,感覺當然良好。而剛收到Soulland的通訊,他們剛與丹麥郵政局合作種種不同活動,其一是為哥本哈根的郵差製定紅色一款的Adler Fedora,期間有十名郵差於市內送信,大家可憑抓拍參加抽獎,哎呀,這個機會不是我的,如果人在哥本哈根就好了。

郵輪假期之從哥本哈根出發

提早一天出門,為的是重遊哥本哈根。

由奧斯陸到哥本哈根的航程不過八十分鐘,可是將往來機場、過關候機和航班延誤的時間也算起來便總共折騰了八個小時,抵達酒店的時候已經七時有多,吃過豐富的晚餐稍事歇息後,本來打算走進城內沾染一下是夜仲夏節的歡樂氣氛,誰知倒頭大睡,一覺醒來之時已是第二天的早上。

幸好還有幾個小時的空檔可在市中心閒逛,Strøget行人徒步區上的名店多了,大小唐餐館仍在,週日沒有街頭演奏的藝人,卻出現幾夥以撲克牌作老掉牙把戲的騙徒,如風來風去,沿路四竄。不久便到了遊樂園Tivoli,像香港的荔園大小,中式庭園與過山車跳樓機等和諧並置,沒有那年聖誕看到冬夜燈火晶瑩的浪漫,如今夏日青翠一片的開懷之間,那些十年不變的攤位遊戲,小火車,旋轉八爪魚,安徒生童話世界等等叫我更加快樂,縱使天氣陰晴不定。

是美中不足,也寫意有餘,只要笑看打後一整個七夜八天的郵輪假期,那陰晴不定的天氣。

一.在機艙內的挪威人不比別國的人民有禮,航機剛停便急不及待的站起來又慢條斯理的好整以暇,阻塞通道。
二.從Marriott酒店外望哥本哈根的發展,零星的高樓像新芽待發。
三.烤羊鞍的份量不少,皮脆肉嫩,生熟程度剛好的粉紅,手起嘴落,以刀叉來吃的話便算待慢。
四.想像滑板高手從屋頂俯衝下來,感覺真爽,然後摔死了。
五.名字叫功夫的雪條,味道是北歐人至愛的甘草Lakris,其地位的特別如中國人的腐乳、日本人的納豆、法國人的藍芝士。
六.這條就是歐洲最長的步行街Strøget,週日中午的店舖尚未開門已人來人往,不敢想像週六下午的人山人海。
七.設在地底的洗手間,叫我想起倫敦某些人眼裡的風光旖旎,而我,只懂急步走過。
八.開滿倫敦的假東洋食肆Wagamama原來亦已在丹麥插旗。
九.麻雀雖小的Tivoli其中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