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Cover Version

2011
16 Jul

當你不止要娛樂的時候,你明白到好的音樂千百年來所流傳的,是超越當代流行榜機制,沒有十萬個 Like 也好,這個陶昌廷版本的《唸你》還是一首動人的歌。

14 Feb

偶爾在 facebook 上看到便聽一次,這對農民工兄弟實在紅了很久,不用找也會常常出現在眼前。春晚的表演後更進一層樓,沒想到又傳來原唱人汪峰禁止他倆再翻唱的新聞,一下子對旭日陽剛的打擊該不少吧? 再看看他們的視頻,原來走紅後一些大學生又替旭日陽剛製作了不同版本的《春天裡》,有故事有鏡頭,但我始終最欣賞原裝即興的演唱,不僅是裸著身子吸引了眼球,而是情景剛好跟歌曲和詞配合得天衣無縫,那種源自粗糙和原始的感染力是後來多少製作費也釀不出相同的味道。

28 Jan

非主流樂壇近月看來比 TVB 和 903 的更熱鬧有趣,由《尖尖尖》、《嗶嗶嗶》與到《小明上廣州》系列、詹瑞文《I don´t wanna 仆街》系列,原以為農夫的遊戲之作《獵人之歌》已是今個禮拜的高潮,怎知道名為 100% 憤怒鳥 幾首聽歌學翻譯的作品一樣廣受歡迎。 將 Lady GaGa 大熱的《Poker Face》與《Bad Romance》直譯玩成《啤牌樣》與《壞浪漫》已經夠洗腦,Justin Bieber 的《Baby》理所當然叫《嬰兒》,成首英文詞句句翻成中文,因為太粗糙,介乎通順與不明不白之間,所以特別爆笑。 用來學翻譯是得啖笑,但聽完幾次會發現粵語好可愛:同我讚好 嬰兒 嬰兒 嬰兒 汪,最後我忽然會唱咗做欣宜。

19 Jan

久不久便在 Youtube 上聽到 Erika 的歌聲,印象不錯,幾首派台的像《Traveling》、《避不開》、《Thinking Of Me》等當中的 groove 很好,不過直到近日一曲《夢伴》才真真正正的抓緊了我的耳朵。 小時候聽到梅艷芳的版本會腳搖搖,但心智未開,不曾體會她硬朗歌聲裡的一份灑脫,直到十年後當關淑怡推出【EX All Time Favourites】時翻唱此曲我才驚覺這首歌的魅力,人長大了,閱歷深了,開竅了,關淑怡的冷又有著另一樣的吸引,自始《夢伴》成為我心裡的金曲。而又一晃,另一個十五年,李悦君的版本竟然是慢慢的,憂怨而傷感,RubberBand 簡化了的編曲,結他勾出了歌詞原本的悲涼,隨 Erika 細緻的演繹漫透靜夜,像累了的心得到一點安慰。 煤氣燈不禁影照街裡一對蚯蚓,當年在雪廠街樓梯上的梅艷芳是那麼的酷,那年頭的熱鬧今天已已失去,不可以再追。 主唱:李悅君 Erica 作曲:Kisaburo Suzuki 填詞:林敏聰 編曲:正 @ RubberBand 監製:雷頌德 歌詞 煤氣燈不禁影照街裡一對蚯蚓 照過以倆心相親一對小情人 沉默以擁吻抵抗一切的冰與冷 晚意借北風輕輕的飄起長長裙 多溫馨(心裡)風中那笑聲(淌淚) ﹡嘗盡了失意的我將一切都退去 再到這風中心中竟彷似傷痕纍纍 然後再憶記起當晚跟你在這裡 相依相擁中 交出的心早已失去 (失去 已破碎)不可以再追(洒淚) (Don’t worry Don’t[…]

2009
28 Jul

我沒談o靚模,因為不感興趣,也因為「大報天天寫稿.蹤跡天天報.彷似世上只得o靚模」,好煩,Facebook、Twitter、RSS也全是「想得到超滿意回報.只需要生理發育好」的o靚模,更因為全香港也在談論,字庫裡卻沒有造字,要在靚字側邊加個小楷o,我大概有嚴重的文字潔癖,視覺上認為很礙眼,不想「o」字旁詞彙出現在網誌上吧,直到聽到周博賢在《頭條新聞》的環節《博嘴博舌》中將謝安琪《年度之歌》改成為《年度悲歌》,一段「難敵那些奔放小美麗.搔首撩弄肢體.境況多反智慧」,不得不使我也要轉載,以舒悶氣。     年度悲歌 歌詞: 陽光充沛的天際 年輕曲線的身體 羅衣稍作遮蔽 水中搖與曳 使你心癢沉迷 長被壓抑宅男飢餓腸胃 營造了機會予商家發揮 還遇上一族年青少艾 爭取瞬間出位 催化一刻氣勢 然後大報天天寫稿 蹤跡天天報 彷似世上只得o靚模 還詳述薪金怎高怎高 住豪宅剎那做到 如同在說不需清高 用捷徑上路 至算著數和食腦 想得到超滿意回報 只需要生理發育好 抬舉消費的經濟 誰搵錢誰可稱帝 原則可以不計 歪招搏出位 不會於心有愧 貧賤作家歷年刻苦坐低 成就了書本文筆多流麗 難敵那些奔放小美麗 搔首撩弄肢體 境況多反智慧 凝望社會這種走勢 怎會不衰到底

2007
27 Mar

究竟電影【明明】的主題曲是黃耀明和周迅合唱的《流浪者之歌》,抑或是這首由張信哲翻唱崔健的舊作《假行僧》呢?管不了。但聽到在黃耀明及李端嫻的製作之下,感覺不錯,新了張信哲的風格,也新了在我心中應是經典的《假行僧》。該有廿年的作品吧,從南走到北、從白走到黑、從崔健走到張信哲、從明明走到Nana、我要人們都看到我,卻不知我是誰。華麗了,暗潮洶湧的鋼琴聲交會張信哲的清徹翻起了浪花。不過我仍是偏愛崔健唱腔的原始、粗獷,蒼涼茫茫,那勾人心弦的古箏,剖開了情緒的指尖,是人山人海無所取代的。 假行僧 主唱:崔健 作曲:崔健 填詞:崔健 歌詞 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 卻不知我是誰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 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 就請你吻我的嘴 我有這雙腳 我有這雙腿 我有這千山和萬水 我要這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愛上我你就別怕後悔 總有一天我要遠走高飛 我不想留在一個地方 也不願有人跟隨 我要從南走到北 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誰 我只想看你長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淚 我不願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願與任何人作對 你別想知道我到底是誰 也別想看到我的虛偽 張信哲版本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