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razy

痴線中國之紅燒清蒸樹熊

澳洲旅客日前在廣東省番禺一間餐廳門口,看到鐵籠裡面關著一隻澳洲國寶樹熊,上面還標明「紅燒、清蒸任選」,只賣人民幣139元(約170港元),令他氣煞,連忙用手機拍下照片,並且打電話到澳洲電台投訴。他說:「這間餐廳外一個個鐵籠中困著白鷺、土撥鼠、水鳥、蛇烏龜,樹熊的籠子裡居然放了一根紅蘿蔔」。 – 香港蘋果日報

這種新聞聽來令人驚訝,又是不足為奇。但照片質素不佳,老實說很難看出是否樹熊來,有說是果子狸,但籠外的字又標明是樹熊,在真假難分的強國之中,摸不著頭腦。依常理去想,一隻樹熊又沒有可能賣得那麼便宜,但另一方面知道國內所謂的人工野味多的是,紅燜狐狸、飛鶴燉湯,合法非法,想得出來有,想不到的更多,照這樣看來有好像大有可能,再在Google搜索一電,也有過清蒸樹熊的零星報導。

什麼可食不可食,非我要談,只是看到這樣困著動物買賣的,通常也不在什麼發達地方,大家說的沒錯的是,看一個地方怎樣對待動物就看得出怎樣對待人民。

痴線中國之十八個冷血路人

懇請將視頻與新聞翻譯成英文及不同語言,廣傳開去,再也不能容忍所謂盛世中國之下的畸零現狀。請世人正視。

車輛輾過小孩而不顧而去,實在恐怖,但也恐怖不過往後十八名路人經過現場而詐作不見的冷血舉動,最後還得由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的拾荒婦人呼喊求救才引起附近的母親注意。這不是缺德的一代,還可以是什麼?

昨天思考,中國人的大問題是不慎獨,關起廁所門來便什麼也敢當敢作,沒有人看見便胡作妄為,所以天下只有中國的廁所最臭,想不到的是光天化日之下,人人有眼見之下仍然如此,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整整十八人,輾過的車不是一架,還有第二架,是不是要待小童給輾成肉醬才一了百了?猶如死在路邊的貓狗,人命尚低賤如此,怪不得在中國爭取動物權益也是異想天開。衣食足,知榮辱?看來不再是定理。

上樑不正下樑歪,就是在位的為了個人利益而犧牲民眾,逐級逐級仿而傚之,政府如是,企業如是,每天慘無人道的事情發生,多少人被禁言、拘控,多人人被強拆、迫遷,我們從媒體到個人,一一如那十八個冷血路人一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到了扶起倒地老人或會被敲詐的年頭,我們只有步向腐朽,在為官二代、富二代和名二代服務之餘,相互鬥爭,企圖擠身在權力階層裡才可安命。

一個拾荒婦人固然渺小,但十多億人口裡就有千萬,我們每天在網路上拾荒的,可以做點什麼?你不可能沒有想過,請我們努力。

PS 事情本身已經震撼,報導新聞的其實不用再添上那些一如電影的聲效,我們不需要煽情,消費慘劇,鞭撻別人而自我感覺良好,我們要的是個人的反省。

請勿在地鐵小便

昨天看到一孩童將尿射落地鐵月台之間空隙的照片, 人人議論紛紛,然後有人說那是麻州,不是香港,但我們知道無論發生在哪裡的地鐵,這也不該出現,縱然是區區一個小孩。

怎麼今早便再來一張香港版本,大刺刺的將孩童抱起就在車廂裡傾盆大瀉,最驚訝的人當中幾位成人無一不覺尷尬,反之喜笑顏開,有若國家隊得了金牌一樣的歡樂,這才叫人心寒。帶一張尿片有多困難?作為小孩之母這不是常識嗎?別跟我說小孩憋不住,要賴就請賴在家長的身上,別管你是從哪裡來的人,請勿在地鐵小便。

相關閱讀:痴線中國之地鐵有大便

痴線中國之維權吊狗

維怎樣的權也好,這樣將動物作無辜的犧牲,只是變相幫倒忙,懷著再大再好的理由也不得人心支持,這樣子上了報得了注視又如何,更讓外界覺得這個地方的人橫蠻無理,以暴易暴,也再次顯出動物不是生命,而是工具。

狗急跳牆是一個比喻,夠膽將其變成現實的話,何不自己先人急懸梁?

商戶維權竟吊活狗
網友斥無人性

深圳布吉街道臨深惠路南側一處樓房,昨日出現吊活狗一幕,同時還打出對某部門不滿的橫幅,網友痛斥他無人性。

曾先生是該棟樓房的承包者,因為該棟樓要拆不拆沒准信,又不准收租導致其欠二房東11個月房租,因此用這種方式「維權」,其稱比喻「狗急也跳樓」。布吉街道辦昨日回應南都記者時表示,深惠路改造已經完成,該樓不在被拆之列。對於曾先生稱的街道辦要為損失的租金負責,對方沒有直接答復。

蘋果日報

痴線中國之塑膠造護欄

較早時說過河南鄭州夏意橋的石欄杆以膠水黏合,今回技術更進一步,石頭也不用,直接以塑膠作橋上兩邊護欄的物料,還要出現在作為一級大城市的上海。經網民jinnistar於網站上海灘揭露,上海閔行區浦連路三魯河橋兩旁行人路的護欄竟是 made of plastic,超膠化,痴膠花,從圖中所見,橋上欄杆多處出現損毀,露出一大個洞,空有護欄之名,實為裝飾的一種,狀似用力一踢就會折斷散開,可是橋下就是隨時會淹死人的河水。

痴線中國之塑膠造護欄

而昨天發生的上海地鐵十號線追尾事故,造成二百多人受傷之後,央視也只以「輕度追尾」來形容「擦碰」事件,當民眾是輕度弱智嗎?相比之下這些橋上塑膠護欄就算全部斷掉亦不過是微不足道,當今中國,從窮鄉到富城,豆腐渣工程像一種生存的智慧早已滲透各地設施,請大家自求多福,萬事小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