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ulture

粉絲,讓明星的裸照把你搖醒

假相愈多,破綻愈多,同一道理,真相愈多,證據愈多。所謂假相只能仿真,真相不需造假,陳冠希「淫照門」事件幾天下來,管有如斯淫褻物品的網民數不勝數,還有報館、專家和警方,對於照片的真偽,明眼人一看便心裡有數。

向腦殘的偶像聖文化說不

然而千千萬萬的歌迷、影迷,爹親娘親也不及偶像親的粉絲,多少不肯接受現實,誇張的地步到達顛倒是非黑白的境界,跟不少明星一樣愛以自欺欺人的心態面對,謊稱不用看也知道是假,更有甚者費煞思量搜出風馬牛不相及的劇照充當真主「Edit神」,企圖印證原照是合成之說,腦殘如此,情何以堪。

大驚小怪過後也得明白,作為春宮外露的藝人,他們不是第一也不是最後,身處於明星祕戲走入百姓尋常家的互聯網年代,不少引以為傲或戒,更多是泰然居之,只有此地娛圈數十年來仍以販賣聖潔文化而存,為明星冠上不合情理的處子光環,就是有這樣的荼毒才有這樣的腦殘粉絲。

假如女主角換成了是Freeze三人

要是將床照受害者鍾欣桐、陳文媛和張柏芝換成組合Freeze三人,又會是怎樣的情況?香港演藝人協會還會站出來高呼要遏止歪風嗎?抑或大小明星淑女名媛為求攝上報紙一角而大放風涼話。會長譚詠麟表示不希望是次事件成為社會話題或頭條新聞,難道言下之意是要報喜不報憂麼?要是這樣的話才真是香港人的悲哀。

隔岸觀火的陳冠希持槍待發

忘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不太喜歡陳冠希。是在他批評世貿示威者是無腦的時候?是他怒罵記者十多萬一隻Bearbrick你賠不起的時候?還是他在專輯【讓我再次介紹我自己】裡頭目中無人的時候?當三名女事主連日來足不出戶之時,陳冠希則一聲不響早已遠走高飛。

不向警方交待,不向傳媒回應,在這敏感時刻卻忽然在自家網誌上貼出《The Sniper》持槍劇照,並留言「子彈已脫殼,你的小子Edison開火還擊」,給翌日報章大造新聞後又再解話自辯並提點大家“do some homework before trying to ruin someone’s life”,想不到一位貴為年輕才俊CEO的心態卻猶如未發育似的身體一樣小器。

警方對集團的直線打救與曲線打擊

由起初的高調報警,英皇娛樂言之鑿鑿的聲明照片是移花接木的偽造,到後來演變成傳媒筆下的疑似藝人淫褻照片,到轉趨低調,三緘其口的程度為「警方正安排與該兩名藝人會面,並設法聯絡其他涉案藝人」,與此同時,明報社評謂避免香港警方的努力付諸東流,呼籲世界各地包括內地當局,盡快將照片刪除。警方亦開始高調拉人,從上載者鍾亦天不淮保釋到將涉嫌藏有相關照片等人一律拘捕,並呼籲市民不要接觸這些照片,以免觸犯法例。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頃刻爆發的白色恐怖之下,民怨沸騰,怒吼「法律面前.窮人含撚」,狀似直線打救藝人的行動,又彷彿曲線打擊集團的手法,聲討狠批英皇及陳冠希之言也同時湧現各大論壇。事件愈演愈烈,死亡筆記淫褻版的奇拿尚未現身,他日「淫照門」開審,難保相關人等會有更大壓力。

登報

好戲在後頭。在有人無人權,有人有特權,有了特權又求極權,凡事要看曾蔭權的香港,讓一眾腦殘粉絲、葡萄撚、道德撚和看透撚一起,吃花生。

延伸閱讀:

香港網路大典:懷疑藝人床照流出事件

聲明簽署:強烈譴責有關藝人及經理人公司

有關香港網民聯合救助替死鬼草案

香港沒有有錢人天空便不曉轉了

淫者見淫

請告訴我

從色情連結案看淫相事件

拉拉拉拉拉拉—亞洲國際警監都會

《中大學生報》有幾色情

一直保持緘默,不表意見,事關未曾讀過《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有幾色情、淫穢與不雅。今天有幸看到網路上的全圖顯示,讀罷不禁大嗌一聲,屌他爸的肛門,這幾頁東西可以有幾色情呀?自稱為淫穢繪本就是淫穢嗎?不雅在哪裡?

談談《性愛巴士》,看鹹片及嫖妓的經歷,女生自慰的自白,同志給直人的性愛指導,口交膜的使用,正經到不得了,有討論有反思,問卷調查提出你打飛機時會諗住邊個都算犯禁?你最想同咩動物做愛?難道你就當正自己會人獸交?畀少少幽默感,唔該。

時光大倒流,香港幾時會進步呀?少見大怪蛙蛙叫,相比九十年代中大的情色反思活動,這幾篇習作又算甚麼?用自己的眼睛看,別給學校傳媒牽著走。

延伸閱讀:

哪裡沒有情色版? 含《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原圖及香港報章風月版文章摘錄

熊一豆 三嘆

讓大尾篤成為一則典故

讓掃墓坪改為秀茂坪,讓吊頸岭轉為調景嶺,這些年代久遠的香港掌故,你我或多或少亦有聽過,還有老虎巖、狗爬徑、急水門諸如此類,我們明白,一個再富地方色彩,再有詩意或形象,再有源遠流長故事的名字,可以安然的跟歲月悠悠一起,直到商業的發展伸出了指爪,因著美名的傳統,講求意頭的文化,配合經濟的發展,民心的需要,甚麼理由也好,請改頭換面。當陰澳成了欣澳,那處位於大埔之末端的大尾篤又要定名為大美督。

讓所有人住的地方也改名去吧,多少鄉村山頭河溪帶著生動的俗字,多少保留了本土文化色彩的地名,請一起也改掉吧,讓所有地方也像公共屋村般帶著潔癖的命名吧,讓所有地方也像豪庭華宅般命名吧,望族遍遍、名門處處,讓我們一起迷路在這個熟悉的城市裡,像帶著地圖在陌生的異地裡走著,但毫不浪漫。

「尾篤」恐不祥 「美督」更美

黃仲衡舉例,昔日大埔區的燒烤郊遊勝地「大尾篤」,名字源自古代農村,指該地方屬「大埔的最尾『篤篤』」。黃仲衡表示,「大尾篤」名字由來已久,但近年有村民代表指「尾篤」隱含最尾的意思,感到不祥,地政總署與地區代表商討後,決定將「大尾篤」正名為「大美督」,取其美麗意思,新名稱將在2007年版本的地圖中率先顯示。

然而,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鄉議局副主席張學明反對「大尾篤」易名,他指出「大尾篤」名字源遠流長,有其歷史價值,不應因名字好聽與否隨意更改,破壞歷史。

–文字及圖片摘自【明報】報導《大尾篤定名大美督》,2006年2月26日

延伸閱讀:【地名】

來一起《众獨》

繼早前的《Stand》後又看到一眾有心人以Flash經營另一部網上的香港文化雜誌《众獨》,「跨越獨立、聚眾創作」是開門見山的口號,內容都跟電影藝術等有關,讀了幾個訪問:袁智聰、陳智德、小克和Goodmorningloria,還好。老實說,我不愛讀webzine,也許是習慣使然,對Flash沒有耐性點點擊擊。不過喜歡這份薄薄的《众獨》,喜歡這個以鉛筆圈出來翻閱版面的動作,喜歡可以下載PDF版本。

《众獨》網頁及討論區

 

誌在企硬獨立《Stand》

推動獨立文化為主的東西在這個城市不多,也不少,差別在於成事的大小和時間的長短。而籌備多時,試刊號過後的Webzine《Stand》終於能夠以創刊號形式站起來。 ‘

畢竟有心容易,有力難。要砌夠一百五十二版足成一本實非易事,打頭炮以「界」為題,除了以奪目的圖片作主導為版面的風格外,文字內容請來的寫手亦算濟濟一堂,有崔允信、袁兆昌、恭碩良和五斗米等等。

期待繼續《Stand》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