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AB

成功爭取處理木棉飄絮問題

 

小人得道的年代,英雄落難。好好的一株英雄木也敵不過比害蟲更甚的愚官。

紅棉落絮本是平常,何來問題之有?舊日子還會搜集棉絮用以替代棉花。

本人深受花粉過敏的問題困擾,難道又真的要走出街將所有樹木斬掉?還是要求議員幫手去信有關當局替我成功爭取處理「問題」?

不順應自然,不求相棲共處,打從心裡就沒有將大自然作為價值之一,這些人當什麼官?

 

消息來源: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update:

報已上,笑歪歪。

 

 

民建聯成功爭取撳錢$6000

成家人好餓,阿爸就話同成家人玩畫餅充飢,講明畫足幾十年後就一定會有鮑魚食,成班細嘅梗係扭計啦,一哭二鬧三上屌,阿爸又豈能受屌,於是乎拿拿臨拎畢錢出嚟,叫每人攞6000蚊出街自己買嘢食……

但係屋企個廁所十幾年都壞咗水掣都唔整喎,係呢個時候……. 民建聯就即刻走出嚟啦:

派錢已經是拆彈的下下策。民建聯最叻就係以9秒9的速度認屎認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