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昂貴又廉價的裝潢,立即想到十年前於倫敦在學的往事,自己通宵以一枚一枚便士銅幣砌成雕塑,小心翼翼的捧著製成品返學途中一切安然無恙,直到踏入校門一刻卻猝不及防,塌了半個下來... 看著這間紐約扒房的地板,以銅幣鋪滿好比紙皮石的效果,如果在香港依樣畫葫蘆,將數以萬計的一毫子鋪地,其實也很划算。不過得一想二,屆時又想擁有以硬幣製成的傢具像設計師Johnny Swing的這些不落俗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