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enmark

格陵蘭獨立

格陵蘭公決贊成更大自治

根據官方的點票結果顯示,格陵蘭選民周二在公決中贊成更大的自治,為格陵蘭日後脫離丹麥獨立邁出一步。

選舉委員會周三表示,76%的選民在全民公決中支持有更大的自治,今後將會就島上的石油收益製訂新的規定。

今次公決亦獲丹麥中央政府支持,結果也會讓原住民伊努依特人掌管警隊、法院和海岸衛隊,同時也會讓當地的語言成為格陵蘭的官方語言。

格陵蘭面積220萬平方公里,其中85%被常年不化的冰帽覆蓋,冰帽厚度多達3350公尺。科學家擔心冰帽融化會加速全球暖化。

格陵蘭人口只有57000人,其中47000人住在18個城鎮中。

香港明報即時國際 (2008-11-26 20:30)


"Hans Enoksen is voting"

source: The Premier Hans Enoksen is voting for Self-Governance in Greenland with 5 year old Pipaluk Petersen.


早陣子看了無線電視的《冰天動地》幾集,節目出發點不錯,可惜感覺預備得太過倉猝,資料搜集不足,蜻蜓點水的談不上精彩,浮光掠影了挪威、冰島,以及我未曾踏足的格陵蘭,那感恩節今天報載人民公決贊成更大自治,向脫離丹麥獨立的方向進發的格陵蘭。

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世界上再沒有一個地方亡讓另一個地方獨立得這麼容易了,這個人口五萬多,數目比冰島還要少六倍的格陵蘭,假如真的獨立了又會怎樣呢,哈哈,首先丹麥便不再是歐洲面積最大的國家,嗯,還有呢,我即時只會想到全球暖化之下可能真的會長為一片綠地,從耕作、捕魚到採礦,漸漸容易,引來各國窺覬覦,尤其是脾氣古怪的俄羅斯,即使冰天雪地的格陵蘭已是一大塊資源豐富的瑰寶,而近處北極,地理上接連歐美的有利位置,怎能叫人忽略。記得早前一聽到冰島金融危機後要俄羅斯打救的消息,已教我杞人憂天,這交道打不過,不是麼。

丹麥人,全世界最快樂的人

前兩年說不丹是最快樂的國家,現在丹麥人則成為全世界最快樂的人。不同的調查會有不同的答案,然而,快樂可以量度嗎?

無論富或貧,事業有成或不,膝下猶虛也好,兒女成群也好,怎樣才是快樂,人人也有自己的標準,既然如此,負責調查的World Values Survey自八一年起便只問以下兩條問題:

“Taking all things together, would you say you are very happy, rather happy, not very happy, not at all happy?”

“All things considered, how satisfied are you with your life as a whole these days?”

將九五年至零七年的數據綜合後國家排名的結果如下:

01 丹麥
02 波多黎各
03 哥倫比亞
04 冰島
05 北愛爾蘭
06 愛爾蘭
07 瑞士
08 荷蘭
09 加拿大
10 奧地利
11 薩爾瓦多
12 馬爾他
13 盧森堡
14 瑞典
15 紐西蘭
16 美國
17 危地馬拉
18 墨西哥
19 挪威
20 比利時
21 英國
22 澳洲
23 委內瑞拉
24 千里達島
25 芬蘭
26 沙地阿拉伯
27 泰國
28 塞浦路斯
29 尼日利亞
30 巴西

其他亞洲主要地區

31 新加坡
34 馬來西亞
36 越南
38 菲律賓
40 印尼
43 日本
48 台灣
54 中國
62 南韓
63 香港

延伸閱讀:

丹麥人最快樂 香港排63東亞最差
快樂決定因素:自由選擇生活
親美哥倫比亞 罪案率高 照入三甲
排名前列國家簡介
排名最低國家簡介

將宜家傢俬說成是瑞典文化帝國主義的無稽之談

宜家被轟「踐踏」鄰國 平貨掛丹麥地名
學者研究指蓄意貶低 突顯瑞典帝國主義

北歐國家丹麥與瑞典出現「家俬歧視」風波。丹麥研究指瑞典家具製造兼零售商宜家(IKEA)蓄意貶低丹麥,用丹麥城鎮名字命名低價貨,諸如門墊和地氈等。研究人員認為,宜家的做法突顯「瑞典帝國主義」,令丹麥任人「踐踏」。

哥本哈根大學與南丹麥大學兩名教授聯合研究,發現宜家為旗下產品命名時,通常以瑞典城鎮作為音響櫃與書架等產品的名稱,以芬蘭城鎮為餐桌椅名稱,以挪威城鎮為睡床名稱,丹麥城鎮則通常出現在門墊和門縫擋風墊的包裝上。

「象徵丹麥為瑞典門墊」

其中一名研究者薛勒(Klaus Kjoller)說﹕「在家居用品裏,門墊與廉價地氈即使不是第七等,也是第三等貨色,這些放在地板的貨品,與它所處位置一樣低。」薛勒強調自己不是雞蛋裏挑骨頭,他相信宜家的命名系統「象徵性地把丹麥描繪成瑞典這個人口較多、經濟較強大的鄰國的門墊。」

許多丹麥人認同薛勒的研究,有報章讀者投訴稱,宜家有聘用全職員工專責為產品命名,防止貨品在全球發售時引起爭議,但仍出現慣性以丹麥城鎮名字,命名門墊等產品的情況,顯示該公司是蓄意貶低丹麥。一些憤怒的丹麥人更呼籲杯葛宜家產品,但由於丹麥除宜家外沒有別的大型家居用品店,更多的人相信杯葛不切實際。

勾起兩國17世紀舊怨

這次風波重新勾起了丹麥與瑞典的歷史恩怨,丹麥在中世紀是北歐霸主,領土包括今天的挪威。17世紀時,丹麥在爭奪波羅的海控制權的戰爭失利,被迫把挪威割讓給瑞典。今天瑞典南部的斯堪尼亞(Scania)地區,歷史上曾是丹麥領土。丹麥一些極右人士迄今仍叫嚷要奪回這片河山。諷刺的是,斯堪尼亞是宜家的發源地,若歷史改寫,宜家將是丹麥品牌。

英國每日電訊報.蘇格蘭人報.獨立報

來源:香港明報 (2008-03-08 )


是斯堪的那維亞半島三國,又或是北歐五國,彼此關係一向友好,有著相近的語言文化及追求平權的核心價值。國民之間日常相互比較是少不免,大多以無傷大雅的玩笑為主,無關痛癢得如要分別九龍人和港島人的強弱。而像今次由學者提出甚麼「文化帝國主義」的指控便非常嚴重。他們說不是雞蛋裡挑骨頭,然而根本就是小題大做。

宜家傢私旗下產品過萬,由小至一粒玻璃珠到大至一間組合屋亦有名字,通常以人名地名作為稱呼,難道搭上了廁所板和廁所刷又要大聲抗議麼?而且一些地名普遍得多於一處,既是挪威也可是瑞典或丹麥,很艱說準是單以國家分類。說到丹麥只配予門墊等級別更加不盡不實,廚房浴室工作間更多以為微不足道的系列一樣有各個國家的地名。況且怎麼解釋用品的意義及價值呢,為什麼不把守著一家之門的地氈看成跟床舖同樣重要?而書櫃一片托架的售價又會高於地氈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放眼世界,這些流於簡單而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控訴實在恐怖,甚麼杯葛封殺甚至演變為貿易戰,真的要不得。切記。

郵輪假期之從哥本哈根出發

提早一天出門,為的是重遊哥本哈根。

由奧斯陸到哥本哈根的航程不過八十分鐘,可是將往來機場、過關候機和航班延誤的時間也算起來便總共折騰了八個小時,抵達酒店的時候已經七時有多,吃過豐富的晚餐稍事歇息後,本來打算走進城內沾染一下是夜仲夏節的歡樂氣氛,誰知倒頭大睡,一覺醒來之時已是第二天的早上。

幸好還有幾個小時的空檔可在市中心閒逛,Strøget行人徒步區上的名店多了,大小唐餐館仍在,週日沒有街頭演奏的藝人,卻出現幾夥以撲克牌作老掉牙把戲的騙徒,如風來風去,沿路四竄。不久便到了遊樂園Tivoli,像香港的荔園大小,中式庭園與過山車跳樓機等和諧並置,沒有那年聖誕看到冬夜燈火晶瑩的浪漫,如今夏日青翠一片的開懷之間,那些十年不變的攤位遊戲,小火車,旋轉八爪魚,安徒生童話世界等等叫我更加快樂,縱使天氣陰晴不定。

是美中不足,也寫意有餘,只要笑看打後一整個七夜八天的郵輪假期,那陰晴不定的天氣。

一.在機艙內的挪威人不比別國的人民有禮,航機剛停便急不及待的站起來又慢條斯理的好整以暇,阻塞通道。
二.從Marriott酒店外望哥本哈根的發展,零星的高樓像新芽待發。
三.烤羊鞍的份量不少,皮脆肉嫩,生熟程度剛好的粉紅,手起嘴落,以刀叉來吃的話便算待慢。
四.想像滑板高手從屋頂俯衝下來,感覺真爽,然後摔死了。
五.名字叫功夫的雪條,味道是北歐人至愛的甘草Lakris,其地位的特別如中國人的腐乳、日本人的納豆、法國人的藍芝士。
六.這條就是歐洲最長的步行街Strøget,週日中午的店舖尚未開門已人來人往,不敢想像週六下午的人山人海。
七.設在地底的洗手間,叫我想起倫敦某些人眼裡的風光旖旎,而我,只懂急步走過。
八.開滿倫敦的假東洋食肆Wagamama原來亦已在丹麥插旗。
九.麻雀雖小的Tivoli其中一角。

Uganda Project:你個名值幾錢?

丹麥藝術家辱非洲人 「跟我姓換贈豬」

丹麥一藝術家向烏干達貧民贈送豬羊,條件是要受惠者改跟自己姓。政府批評此舉帶侮辱,但貧民卻接受,指改善生活最重要,亦沒人會在乎他們姓甚名誰。

烏干達政府責種族歧視

丹麥藝術家霍恩斯萊特 ( Kristian von Hornsleth ) 的個人網頁中,有時會自稱“Horn$leth”,他在今年6月發起向烏干達貧民送豬羊的「烏干達農村計劃」,口號是「我們想幫你,但同時想擁有你」,因接受牲畜的貧民需跟他改姓霍恩斯萊特。烏干達政府譴責此舉是種族歧視。霍氏替受惠村民拍照,並打算在哥本哈根展出,相片中的村民手持身分證,姓氏一欄寫有“Hornsleth”;有關村落相當整潔,四周是豬欄,並豎立印有「霍恩斯萊特」柱子。霍氏說:「由此可看到偽善、西方及第三世界的關係。」

村民:他幫了我們

當地傳媒報道,烏干達移民部拒絕逾百名姓「霍恩斯萊特」的村民到丹麥參觀攝影展。道德廉正部長布圖羅直斥「展覽對烏干達主權構成侮辱」。民眾亦紛紛在當地報章撰文表達意見,有的予以支持,亦有人抨擊此舉侮辱當地貧民。

但參與計劃的村民都一致認為利多於弊。一名村民說:「我們很感激他贈予的牲畜,誰會在意一個名字?我們很窮,他幫了我們。」亦有人批評政府偽善,一名三十八歲男村民說:「我不見得政府協助窮人有任何困難,但政府上台廿年來從沒給予我們任何東西。」

霍氏強調,有關計劃不是善事,而是一宗交易:「這不是捐贈,這是一種服務,我不相信援助,只信自由貿易。」有村民贊同這是一宗公平交易,他說:「我們不是藝術家,只想好好活下去。他免費贈羊,我們只是為他宣揚信息,這是一筆很好的交易。」

來源:路透社.明報

 


 

為了一隻豬或羊而改名,叫大家悲嘆一聲荒天下之大謬。這個充滿挑釁意味的藝術活動如期喚起了極大的爭議,探討在特定時空,名字的價值和意義。一頭家畜在我們眼中看來微不足道,要是換成一百萬元、一千萬元,甚至一億元又如何?大家會急不及待更改自己的名字嗎?

Uganda Project 相關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