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essert

楊枝甘露

當我在銅鑼灣或旺角的時候總會到發記來一客冷冷的楊枝甘露,一個夏天下來,吃了不下四五十碗,所謂「香芒甜、柚絲嫩,霜降楊枝,甘露圓」,甚麼芒果班戟糯米卷和大菜糕全屬次選。而不論早晚,客多客少,不時看見貌似吳卓曦的店東在舖,即是那位何嘉莉小姐的另一半。我想,興隆的生意下賺的仍算辛苦錢呢。

Cova 下午茶

昨夜在 Grand Hyatt 的 Tiffin Lounge 還滿嘴甜言信誓旦旦短期內不會再吃 dessert buffet,誰知今天便一個轉身跟小悉撞入 Lee Garden 裡的 Cova 來個下午茶自助餐。幾年沒來,一列 finger food 少了精緻和貴氣,跟價錢一樣下調。不過跟好友歡聚,人生幾何,吃得開懷,拍拍頭頂上的吊燈,我倆的合照。喂,少安毋躁,身後幾位叫不出名字的大明星,唔係影你。

花膠凍

想得到以花膠做果凍的人無疑是個花膠痴。先將花膠加上冰糖煮開擱涼,放下圓肉杞子冷藏便成,朋友大碌得意洋洋談到芋天發明花膠凍的製法。而我卻是名副其實的黐膠花,喝過花膠湯,吃過花膠扒,仍要再來一碗清潤養顏的花膠凍。

甜心 Macarons

還未學會欣賞杏仁蛋白小圓餅的精緻,便給坊間一眾劣品敗壞了這塊法式糕點的名聲,尤其幾次在君悅吃到的Macarons,徒有漂亮色相,外不脆內不軟,放進嘴裡便糊成一團,叫我從此有了戒心,敬而遠之。不過離港前小悉給了我一小盒由Le Goûter Bernardaud 出品的,賣相好比珠寶首飾,味道,還可以啦,不及心甜便是了。

延伸閱讀︰Macarons

一日一杯黑芝麻雪糕

明明是全天候皆有的食品,給聰明的生意人貼上一個季節限定的標籤就如使出了魔法,捉緊大家依家唔食唔知等幾時的心理。因為飲食的口味迥然不同,我知道在挪威永遠不會吃得到Haagen-Dazs出品的黑芝麻雪糕或任何跟東方有關的味道如綠茶、紅豆、白桃。於是在港的今個夏天,當我發現了這灰色的雪糕,我天天吃、空肚吃、當早餐吃,滿嘴冷冷的濃甜,那是幾十年後也會記得的愉快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