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og

災難現場必定出現的猴子救狗

還記得去年南京塑料工廠大爆炸之後,人人紛紛轉貼這張「猴子救狗」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亦借其責難人類於危險關頭,往往只顧自己,不如動物有愛。只是當時已覺照片熟口熟面,也深感奇怪何來會有猴子在場,及後這樣子的「奇蹟」愈滾愈大,結果新聞跟進報導指出不過是舊圖一張,誤會一場。

料不到這兩天又忽然看到同一張照片在facebook上熱傳,今次則編入了泰國剛剛發生水災事故裡的圖輯之中,如此背景,當然常人亦皆感動,只是於我眼裡看來,不太明白編故事者的目的何在,明明假的,何以放在其中,讓我不禁對其他相片的真實亦懷疑起來。何必呢。就為了賺取萬千觀眾的感動?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無論照片背景如何,亦屬感動人心的美事。實在,我也不解自己何以執著,這算是擇善固執還是冥頑不靈呢?有研究指照片裡的猴子照片處於饑餓狀態,而小狗亦似死掉,真相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美,也許我太多事,像將格林童話還原為血腥故事一樣吧。然而,一時中國,一時美國,或地震或塌樓,每當災難現場必定出現這張「猴子救狗」的經典之時,我不再感動,而覺可笑,這是我的老毛病,認真的將其當作新聞來看,而忘記了這不過是facebook和微博,喜歡就like,轉發與否,不必熟慮呀。

又再用Google的以圖找圖,再看「猴子救狗」這張照片的各種敘述,過萬張的引用,猴子有時是英雄,有時則變賊,看來真是百搭照,所以才成經典,但是不希望下次說是在香港馬騮山出現啦。

痴線中國之維權吊狗

維怎樣的權也好,這樣將動物作無辜的犧牲,只是變相幫倒忙,懷著再大再好的理由也不得人心支持,這樣子上了報得了注視又如何,更讓外界覺得這個地方的人橫蠻無理,以暴易暴,也再次顯出動物不是生命,而是工具。

狗急跳牆是一個比喻,夠膽將其變成現實的話,何不自己先人急懸梁?

商戶維權竟吊活狗
網友斥無人性

深圳布吉街道臨深惠路南側一處樓房,昨日出現吊活狗一幕,同時還打出對某部門不滿的橫幅,網友痛斥他無人性。

曾先生是該棟樓房的承包者,因為該棟樓要拆不拆沒准信,又不准收租導致其欠二房東11個月房租,因此用這種方式「維權」,其稱比喻「狗急也跳樓」。布吉街道辦昨日回應南都記者時表示,深惠路改造已經完成,該樓不在被拆之列。對於曾先生稱的街道辦要為損失的租金負責,對方沒有直接答復。

蘋果日報

鑽石山的狗,是牠也是我和你

不是要借題發揮,而是大概看來我們香港人與這隻受傷的狗太似。鑽石山沒有耀眼光芒,香港也不有芬芳,叫作自治又欠了普選的自由。我們有如這頭不知受了誰虐待的狗,從今以後,踽踽跛行。

傷懷過後,說回狗狗,名叫旺仔或黃仔也好,經過大家的熱心,在微博受到關注,以及有心人付諸實際的迅速行動,最後其命得以挽救。今天最新消息是愛協為狗狗進行了截肢手術,情況穩定,據報有人表示願意收養。

救得一隻得一隻是疲於奔命的燃眉之急,治標不治本,始終要有賴相關政策的改進及討論,別讓自己漠視。

相關閱讀:懇請香港的朋友救救這頭在鑽石山受傷的狗

PS:跟阿高談起這頭狗狗,說到每人位置不同,各出綿力。謝謝他的畫。

走走,看我看的

花粉退潮,但噴嚏打不停,鼻水仍是滾滾流,鼻尖卻不知何故像血管爆了,得來比暗瘡還痛的隆腫,抹鼻涕也要高難度,心情不會太好,看著互聯網上的中國大陸忽地河蟹暴增,甚麼也瘋了,Youtube、Flickr、Twitter、Hotmail、Bing、Plurk一一封了,像網絡戰更像在線遊戲,你在翻牆跑跳碰,對方也一直升呢,然後甚至裝死閉關自守,好一聲維護,像飯否、VeryCD。沒癮的我外出走走。

 

我喜歡樹,我真知道了。這是一句比喻。

 

看到朵朵耀眼的橙紅,像盛放的罌粟花似的在路旁簇擁。

 

在關上閘的小公園內,可以放心鬆繩讓芝麻蹦跳,遇上一條Labrador跟Golden Retriever的混種女犬,他們快樂似的。

 

而芝麻對狗女總是百般遷就,不吠一聲。看她笑不合攏的樂相。

 

熱吻了。

 

在公園外的不遠處,怪異的是草地上一對灰鴿子的翅膀,而這又是一個甚麼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