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Dog

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談那條從印度到了挪威的狗

去年的新聞,一宗讓我久久不能釋懷的新聞。話說當貨船開倉卸物之時在現場發現了一條骨瘦如柴的狗,這是從印度到挪威整整漫長不見天日的一個月來,遠渡重洋,在密封的貨櫃裡沒水沒食物的環境底下還活著下來的一個奇蹟,但因為犬隻身體情況不佳而又恐怕會傳染狂犬病的考慮之下,有關當局草草為活口注射毒針了結。

掙了一個月活了下來,門打開了,看到光了,卻抵不過來自人類那定義為善意的毒針,五分鐘後離世。我感到荒謬,還是我太感傷了點,當我一而再望向牠的一雙眼睛,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

新聞及圖片來源:Aftenposten

小柴犬誕生一周年紀念

終於一歲,也終於十八歲,你成年了,芝麻。有沒有發覺今天我待你特別特別好,不用你坐伏站跳、給手手與等候,便將零嘴遞上便將親吻送上感受你冰涼的鼻,其實,你永遠不會知道喔,今天是你的生辰,日出日落,你根本不會知道,歲月是在慢跑還是疾步,每天比我早起遲睡的你,時間並不存在,存在的是食物與水、玩具跟骨頭、散步、追逐、嬉戲,小鳥小貓小蝴蝶和所有狗狗、路人、朋友,及小挪與我。

從來從來沒有想過一顆花生米會剎那長成大樹,永遠記得你第一天是連陣風也害怕的膽小鬼,急忙轉身要跑回屋內,不到一星期後便勇敢得總愛在大你十倍的秋田犬旁邊團團轉,芝麻呀芝麻,為什麼你從來不害怕其他的人和狗狗,為什麼一周年了,每天外出你仍然好像從來沒有試過出外一樣的興奮,對路人擺尾對他犬伏耳,你呀你呀,不要再扯繩了,免得自己苦痛索氣,雖然我很想很想解開頸圈,可是我更害怕失去你,這裡有山坡、馬路,而我再也跑不過你。

你是幸福的柴犬,你住在幸福的城市,你可以在大街上與我們四逛,可以搭船坐電車,你受萬人寵愛,你是無數路人口中的泰迪熊和小狐狸,多少孩子想觸摸你,多少情人想擁抱你,多少獨行的老人為你停步、回眸、微笑,你知道嗎,我實在是最幸福的主人,我是欠你一輩子自由的主人。

看著你如水龍頭隨時開關一樣的到處留尿,看著你便便後愛將後腿向外一踢,看著你咬著牛奶空盒千萬不肯放口,看著你追住海鷗的大影跑來跑去,看著你忽然停下回頭,看著我,一臉傻呼呼的看著我,無論天氣再冷,雪下得再大,風刮得更兇,我依舊記得,我是欠你一輩子自由的主人,養得你就要對你好,我會更努力帶你外出,芝麻,感謝你讓我們一起,天天快樂。

與狗同吃紫椰菜

由一把刀剖成兩半開始,便給有如地圖的紋理吸引,層次分明,像大雨過後的街道與河流,迷宮似的橫切面,原來日常裡有這麼美麗奇妙的蔬菜,紅甘藍,我口中的紫椰菜,一向以為跟沙律裡的紅菜頭一樣的苦澀,是從不考慮的食材,直到讀到雜誌裡介紹《愛犬私房菜》的食譜有一道簡單的「紫椰菜雞肉芝士波」

輕輕鬆鬆弄好之後,香氣四溢,禁不住咬了一吃,味道不錯,於是隔天再煮給自己吃的版本,將半個紫椰菜一隻雞切碎攪拌,添上些少糖鹽麻油調味,減去芝士,再握成丸狀,清煎十五分鐘,滿碟堰著淡紫色的湯汁,而肉丸口感像茶樓的點心山竹牛肉球般的軟滑,吃著吃著,彷彿會與小柴犬一樣體內流著紫血。

怕狗的速遞員

今早如常裸睡正酣,撲地門鈴大響,想必有急件送來,由於近日多次郵遞失誤,{異常勞氣之事,擇日再談},神志迷糊間馬上起床開門以一身內衣褲迎候,冷不防小柴犬伺機衝出直奔,繞著速遞員搖頭擺尾以示友好,可憐一副中東面孔的速遞員先生,想是回教徒,遇上信仰裡頭認為不該接觸的污賤之物,嚇得連連高呼大叫驚惶害怕,我亦慌忙賠過不是,一邊捉拿愛犬又一邊簽收文件,最後得到速遞員關上門前大聲一Shit作回禮。

走在挪威的森林放狗

在很多人眼裡,人以混血為美,狗以雜種為賤。當寵物成為商業世界裡一門龐大的生意,不少因意外而來不是純種的狗便給人遺棄在寵物領養中心。一頭一頭給圈在露天的圍欄之內,當有人到訪便從獨立的小屋裡奔向柵邊,一臉誠懇渴望求愛的樣子。

訪客碰到合眼緣的便可領出來到附近的森林走走,看看大家的相處怎樣,感覺如何,那天,我們挑了一對由小一起長大的兄弟。

 




音樂取自:Aus .【Curveland】.2007.曲目:L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