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Drug

2009
14 Aug

因為家庭問題,兒時偶見道友啪針、追龍,墮於白粉在錫紙上化作的一團煙霧之中,一臉痴痴迷迷,惟更常見仙境過後毒癮發作的痛苦,情景與電影電視看到的那些相差無幾,不贅,總之記得毒癮面前,人無自尊,其他禍害之深之廣己是後話,亦因為看得太多,更明白遠離毒品的重要。然而,我絕不支持校本驗毒,無論自願或是強制。 粗疏一談,驗毒的前題是假設所有學生無分彼此,全是有毒在身,先例一開,今次驗尿,下次或會驗孕,今次測毒,下次或會測愛滋,今次是學生,下次又會是另一群體。有違無罪推定原則。難保下次說甚麼為了打擊援交要十六歲及以下少女驗處,危言聳聽麼,背後的邏輯不遜驗毒的荒謬。 而且成效存疑,硬性規定學生驗毒的構思非港府首創,無奈不借外國的失敗例子為鑑,不分利弊輕重,以為就能大起阻嚇作用,將青少年濫藥問題一刀切,從校園隔開麼,想法未免太天真了吧,道高一尺,學生有心要避的話大把過牆梯,難道要像防流感般天天排隊探熱過後上課室才成。政府彼一時說要強制,此一時說可自願,得出來卻先有標籤效應,不肯驗便認為是心裡有鬼,身有屎,做嘢,驗了有毒,做嘢,噢原來是假陽性結果,又做嘢,而本身根本無毒又驗來幹嘛,搵嘢做。 再說隱私問題,且看此例: 方力申認為要正視青少年濫藥問題,雖然有指此計畫牽涉個人私隱,但他認為驗尿是應該,兼有阻嚇作用,所以支持這行動。小方自爆當年以香港游泳代表出賽也要進行驗尿,並要在男醫生面前赤裸小便,「要除去上衣,褲子除至膝蓋,當着醫生面前屙,但我沒有尷尬。」source 原來所要犧牲的隱私就是要在人前赤裸小便,不用尷尬便可,真的是那麼簡單嗎,校本驗毒不是除褲屙尿就成,學生不是參加比賽,有權知道驗尿結果的是誰,家長、教師、社工還是警方,以至全校學生,直至上報?禁毒專員說資料將受保密,但相關的記錄在案又有誰可保管,保管多久?聽到那個甚麼孔教學院何郭佩珍中學校董李碧華妄言:「學生受緊中學教育嘅時候,唔需要計較佢哋嘅私隱。」,真係膠都費事派。 最後一讀: 曾蔭權出席禁毒處舉行的家長講座後,會見記者,他感謝大埔區中學校長對驗毒計劃的承擔。曾蔭權主動回應對學生驗毒計劃的可行性的質疑。他表示,有關計劃是希望可幫助學生,而不是懲戒學生,如學生拒絕驗毒,就有清楚訊息,讓學校及社工介入,他希望計劃可令學校建立無毒校園。source 是說漏了嘴吧,「如學生拒絕驗毒,就有清楚訊息」,要是自願又何需學校及社工介入呢。無毒校園一詞漂亮如烏托邦,實際上將學生趕出街便一了百了,各校自掃門前毒,休管他人,只是毒品問題不會從此消失,也不會獨立存在,這種頭痛醫頭的做法一向好大喜功的港府所愛,只以提高民望為目標而非解決實際禍源。而明年放暑假前,又是舊瓶新酒的禁毒歌曲面世的時候。

15 Jun

說到近日大嶼山正生書院事件,除卻記得多年來斷斷續續,感人肺腑的相關訪問外,第一時間便想到於十多年前鬧得滿城風雨的麗晶花園健康中心一事,事緣中心因提供愛滋病治療服務而受居民大力阻撓,長年示威的激烈比今趟梅窩民眾的抗議更甚。 而這幾天,翻到那裡也看到香港市民差不多一面倒支持正生書院遷校梅窩的同時,也對當地居民的反對表示厭惡,嗤之為民智未開、食古不化,堪與惡棍相比,彷彿一下子大家才是最明白事理的公義之士。有風駛盡帆,一眾高官看準時機便與民同陣,甚至唐英年和曾蔭權也大談香港是包容的社會,呼籲梅窩居民給犯錯的年輕人改過自新的機會云云,說得多輕鬆漂亮的理直氣壯,保安局當然支持遷校的建議,現任教授的馬時亨亦指出梅窩居民是香港人的悲哀。 是香港人的悲哀喔,一語中的,然而又豈止是梅窩居民。撫心自問,梅窩不過是誰家的後院,路途遙遠,相對連咫尺前園也沒有的我們面向正生遷校定然支持得口響,假如選址落在港島半山又如何,或荃灣觀塘上水東涌,事實是舉凡與戒毒有關的無論安置在任何社區也會招來當地民怨。 將心比己,梅窩居民的憂慮不難明白,從自身子女成長到當地樓價走向,他們不是天使,你也不是。我們當該悲哀,因為親愛的香港政府,請別再轉移視線,請面對問題本來的核心,全港青少年濫藥的大包袱竟然要一間小小的正生書院來分擔,當中政府做了多少,就是年年請幾位歌手柴娃娃上台唱歌宣傳反吸毒?看得到從正生內部到梅窩當地的資源供求嚴重失衡非在朝夕,叫人接納浪子回頭是說得容易,當中敢問政府與梅窩居民又作了多少協調工作,現在衝突來了便順水推舟將亂局的始作俑者由妖魔化了的梅窩居民來當。但最終難堪的是誰,是那些正生書院的同學,那些不過是十來歲的少年。 而梅窩的朋友,請看看九龍灣麗晶花園的今天,事情並不是想像中的壞。 延伸閱讀: 貓眼看世界.張婉雯: 給正生書院同學的一封信 Pakkin@Blog: 正生,梅窩 Over the Rainbow: 誰打救正生書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