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Election

2010
17 May

五一六公投愈臨近便愈見Twitter人人談論,群情在 Facebook上就更為洶湧,全是旗幟鮮明地呼籲眾人投票的訊息,這現象當然也取決於個人的朋友圈子對社會有多關注與投入,而不是政治。 回想這兩年來,身邊的朋友不少從生活的無力感中醒覺,由被動走向主動,即使一雙腿沒有走在社會運動的路上,也以文字參與,表達一己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愛,他們沒有時事分析家自以為是的通透,或文化評論員的洞察力,他們也沒有騎牆派看風駛帆的詭辯,或五毛黨彷若反覆頌經的法力,我的朋友,他們只靠自已的眼睛,直接而簡單,看出這個社會的種種不公和荒誕,從而學會向政府的不說不。 今天516,我走在我的微博路上,場景也當然與Twitter 和Facebook有異,冷清不少是必然的,因為河蟹,也因為城市不同,圈圈相異,但不代表沿途鴉雀無聲,縱使516在阿爺的眼裡是反動,要說的仍會有人出來,要談的仍會有人討論,聲音再小也透過轉發的支流散向四方,包括名人明星。 不一定要高姿態,不一定要長篇大論,像黃耀明只說一聲投票,便盡在不言中於微博這個微妙的地方。像楊千嬅輕輕一句香港加油,此時此地,彼此心神領會。名人明星,我關注不多,於是便逐個逐個在新浪微博廣場上找來一瞥一瞥,亦一如預期,對絕大部分的他們來說516也不過是另一天,拍一兩張照片,說說吃了什麼,對於活在同一城內正在發生的公投可以隻字不提,我們無需驚訝,在通往中國市場的路上,一個人的言論荒謬得也要向公司、經理人、廣告商、粉絲負責,太多掣肘,太多顧慮,自己不吃飯還有一整隊跟你的人要吃,面對不能隨心發表意見,可以理解。也沒有露出諂媚的臉,尚作安慰。不過最可悲的地方還是,作為公眾人物,始終活在一個不得隨便表達政治取向的城市,活在一個動輒喊一句口號便可能有所犧牲的城市,活在一個只能對地震災民展現關懷但不可批評建議時薪只有廿元的城市,這樣的壓力不少,相對匿名的大眾,我們隨手可得的暢所欲言竟然成了他們買不起的奢侈品,在微博。 在微博,你是誰?你在看的同時又怎樣被看?五月十六日明報上有塵翎的文章,「徵集微博青年北上——教我如何更愛國」,有空請讀。

2007
4 Dec

作為一件幾十萬人參與,又影響幾百萬人的大事,無論誰當選了,報章可以選擇怎樣報導,而不是不聞不問,荒誕之情就像十級風暴襲港過後,作為本地傳媒之一卻避重就輕的僅僅寥以數筆作結,這與立場無關,而關乎新聞操守。 同樣,作為舉辦是次補選的香港政府,無論誰當選了,按照慣例應該對獲勝的候選人予以祝賀,真心或假意,這是禮儀,這是規矩,這與立場無關。 陳方安生開始落區謝票 (13:37) – 明報 在立法會補選中勝出的陳方安生,在泛民主派和女兒陪同下,到港島各區謝票。她表示無獲特首曾蔭權祝賀當選。 這樣簡單的門面功夫也不願花,果真的親疏有別,難道也是「坦誠.堅定.真性情」的表現麼?難道要靜候上方指示可否發出賀詞麼?就以小事一椿看來,不免懷疑這個政府,這個領導的心胸和能力。 政府發聲明賀陳太 (17:23) – 明報 政府發言人說,祝賀陳方安生在立法會補選中當選,期望她和其他立法會議員緊密合作,為社會事務共同努力。 後知後覺,政府新聞處五時正才發新聞稿,所謂「轉數慢幾拍,畀位人入」,別說我雞蛋裡挑骨頭,因為這從來不是蛋,而是乖乖狗一頭。

3 Dec

陳太不敗當然比葉太勝出為好,然而不值舉杯狂賀,只因香港市民離踏上民主的路還遠。唯一的慶幸是今趟香港沒有淪陷在宣傳機器所製造出來的低劣選舉文化之中。 巧立名目的蛇宴飯局不談,鋪天蓋地的海報傳單不計,就憑選舉前以噪音洗樓,濫發斷章取義的短訊,造謠作假,上網洗版,再在票站前以人海戰術掀起一如文革武鬥的叫囂場面,演變下來甚至好聽一點喚作肢體衝突,實際就是你推我撞,尋找在鏡頭以外出招的打架。暴力如斯,一天便有近五百宗的選舉投訴,叫港人蒙羞。 但這可不是代表香港人沒有水準和素質來實行普選的借口,相反地眼見這種敗壞風氣,更覺公民教育的重要與學習的迫切,首要是思維與邏輯的訓練,尤其面對從報紙到論壇及網誌充斥著似是而非的歪理連篇,目前的問題是要不失去理智而流於意氣之爭,要不自稱政治冷感而故作推搪接觸。政治本來就是生活的部分,冷待生活的部分又怎樣活得全然,請緊守個人對真善美的追求,無論左或右,多聽多想,以理服人方為明鏡,民主的路由選舉開拓,選舉的起點又以投票作始,別怕選錯人,只怕不選,但願明年立法會選舉,更進一步。 當然,這篇肺腑之言不值一眾自以為看透世情的年青Smartass和老屎忽所讀。 拼貼照片原圖均採自香港《蘋果日報》及《明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