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acebook

寫在Facebook前的Instagram

喜歡Instagram,像喜歡走到一處寧靜的地方稍事歇息,每天,當人有如坐在快艇上沿Facebook的大江長河駛過,指頭掃在Instagram的方塊相上,這個範圍、大小、尺碼剛好,我follow的人不多,留言也少,但可以靜靜的看看,不一定懷著逛逛藝術館的心情,但有著同樣的閒雅,望一望不同人手邊電話所攝下的,生活。

那怕只是很多很多食物照,每人也會有不同的角度,那怕用來用去也是那幾款濾鏡,但色彩就是不同,我愛上了這條像小河一樣的Instagram相片流,沒有插入的Youtube或某某心理測驗,或頃刻洗板的盛女愛作戰,甚至不帶任何新聞,這樣子的純粹反而變得珍愛了,平淡平凡,甚至當指頭在屏幕上擘開,照片放大不了,真好。我更加不將相片由Instagram自動同步到Facebook、微博及Twitter等,放棄了方便,因為不同媒體中的,總有不同的,小奧及其他。

給Facebook收購之後的Instagram會怎樣呢,我反而想也不想,或許人已習慣讀到這些買來賣去的新聞,不再太過關心,況且,雞死雞嗚耳還在,許多年後就只是明日的那些年。

災難現場必定出現的猴子救狗

還記得去年南京塑料工廠大爆炸之後,人人紛紛轉貼這張「猴子救狗」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亦借其責難人類於危險關頭,往往只顧自己,不如動物有愛。只是當時已覺照片熟口熟面,也深感奇怪何來會有猴子在場,及後這樣子的「奇蹟」愈滾愈大,結果新聞跟進報導指出不過是舊圖一張,誤會一場。

料不到這兩天又忽然看到同一張照片在facebook上熱傳,今次則編入了泰國剛剛發生水災事故裡的圖輯之中,如此背景,當然常人亦皆感動,只是於我眼裡看來,不太明白編故事者的目的何在,明明假的,何以放在其中,讓我不禁對其他相片的真實亦懷疑起來。何必呢。就為了賺取萬千觀眾的感動?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無論照片背景如何,亦屬感動人心的美事。實在,我也不解自己何以執著,這算是擇善固執還是冥頑不靈呢?有研究指照片裡的猴子照片處於饑餓狀態,而小狗亦似死掉,真相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美,也許我太多事,像將格林童話還原為血腥故事一樣吧。然而,一時中國,一時美國,或地震或塌樓,每當災難現場必定出現這張「猴子救狗」的經典之時,我不再感動,而覺可笑,這是我的老毛病,認真的將其當作新聞來看,而忘記了這不過是facebook和微博,喜歡就like,轉發與否,不必熟慮呀。

又再用Google的以圖找圖,再看「猴子救狗」這張照片的各種敘述,過萬張的引用,猴子有時是英雄,有時則變賊,看來真是百搭照,所以才成經典,但是不希望下次說是在香港馬騮山出現啦。

高登最有錢的巴打,Facebook炫富

好奇看到的一帖,題為「高登最有錢的巴打」,從中看到有錢人在Facebook炫富的頁面,說得上炫富,私隱設定就當然是公開的,由相片到訊息任睇唔嬲,看得我好過癮,但又一點也不葡萄或憎人富貴,好醜命生成,恨不到的,就讓自己當個電腦屏幕前的劉姥姥,看看富貴人家擺明炫給大眾看的富。

跑車、手錶、堆積如山的名牌衣物這些當然是例牌,最正的是不用你估,炫富照片包括有明碼實價的幾百萬現金,一疊疊金牛與金條等,至於幾萬元吃一頓飯的單據,或下午茶一大碗燕窩等則無非是富貴生活的佐證,以示銀行戶口有無數個零之餘,用得起,亦捨得花。

相比給網民恥笑了好幾年的劉爵士,這些人才算真材實料吧,而炫富的幾位又彼此相識,看著他們的Facebook,真是一大娛樂,所講人比人,比死人,有些心身皆不富有,又要追一個名牌手袋作行頭的,報告花了多少錢的,實在再不要說得太大聲了。而別忘記,炫富是一種癮,一種昂貴的癮,開了頭就請繼續,萬千觀眾日日等睇戲,是素未謀面的網友,也是身邊的好朋佳友,人心無厭足,今天看你炫一百萬,又會期待你下月炫二百萬,不然便覺平淡,但是人有三衰六旺,難保誰沒有無以為繼的一天呀。

不過大家又不要望等睇人仆街。正如一天你要是落難,也不會將寫實記錄放上網,望他們長做長有啦,況且實質我們不是劉姥姥,紅樓夢裡的榮國府衰敗與否,無緣一看兼關你鬼事。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互聯網再四通八達也好,當大家甘之如飴上網打開的網站還是固定的那幾個,又不覺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於不少商家與機構來說,分分鐘在Facebook開一個專頁實在遠比自家搭建的官方網站更為重要。

本是互利互惠,一家便宜兩家著,三嬴之局,但主權始終不在你手,你要放什麼內容,最終由Facebook話事,因此,以下是一個Facebook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的典型例子:

事源出於一名叫Fridtjof Nansen的挪威人。而Fridtjof Nansen是誰?中譯為弗里喬夫·南森,早期遠征北極的探險家,亦為科學家和外交家,並於1922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有留意Google Doodle的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十日,就是以Fridtjof Nansen的誕辰作為紀念,反而沒有為中華民國建國百週年作錦上添花。

而引端則出於挪威全國大報Aftenposten數日前發表的文章,不過是當中刊登了Fridtjof Nansen早前自拍的祼照,並於其Facebook頁面上的連結顯示了有關縮圖,但結果報社收到Facebook警告,大意謂要是再犯的話便會關閉其Facebook頁面,這樣的舉動必然引起了挪威人議論紛紛,畢竟在北歐社會,媒體之中展示裸體是日常風景之一,見諸海報、新聞、劇集,任何節目,根本沒有人為了點數作一回事,所以這便是北歐性觀念有違Facebook相關政策而所引起的價值觀衝突。

而Facebook相關的政策又是什麼呢?以美國的法律為依歸?這非一地的度量衡可即時轉換,猶當色情與否從來不容易定下界線的情況之下,背後審查的人又有何既有效率又清晰的準側呢?過往受批的圖片便包括哺乳照片及過百年歷史的藝術畫像,在難為情色定分界之時,看來所依的會是僵化的計點數制度,即是任憑圖片的意識如何,只要蓋著敏感部位一丁點便可行了。

有說Facebook是私人公司,要麼遵守遊戲規則,要麼離場別玩,這個實在是最斬釘截鐵的答案,因為Facebook實在不是公眾領域,只是我們一廂情願以為那好比公眾的廣場了,在縱橫交錯的鐵路線圖裡最終的大站,上網的入口,最方便快捷的。

我們既享受又依賴,從不質疑,就以為(防火長城外)互聯網並無國界,還是不知不覺已成美國政策的殖民地?遵守Facebook的,順從Google的,執行Apple的,當他們以美國人所定的為本。

你發表了文章也請在Facebook上刊登,不然誰有空來看?不知不覺間,因為資訊的集中、方便、貼身,而多少網站正在消失,而我們樂於拱手奉上我們在互聯網上一向重視的資訊流通與自由。就算是本來可作高清播放的影片,我們也寧願侷限在News Feed上小小的框裡完成。

要麼遵守遊戲規則,那麼就不再讀到那條有關Fridtjof Nansen的文章,而你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當Facebook可以是領匯,Google是港鐵,而Apple Store是惠康百佳。

什至報紙雜誌往往義無反顧將他們的消息放在最當眼的位置,這幾間公司是多麼的跟身,而跟身的又只是這幾間公司,當以大吃小,以整定亂是必然之後,誰才是最終的決策人呢?當大家要佔領華爾街的時候,網上呢?作為公眾,不同國界的民眾,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嗎?當互聯網仍是四通八達。

最後,這圖正展示了我們荒謬的一面:

有冇搞錯?Facebook Timeline 全裸

喜歡Facebook Timeline 的一覽無遺,像一棵生命樹從底而生,兩邊的紀錄如葉,呈現了一人的舊日足跡,相片、影片、留言、訊息更新,事無大小只要你活過哭過選擇過在這裡留底。像Blog的界面,或比一般Blog的版面更為清楚直接,這一log有大替代個人寫Blog的方便,如果閣下的Blog一如平常的從來是公開的任睇唔嬲。

可是Facebook不同,只有自己的朋友可看,始終還有私隱的一度防線,要說要回應要分享的始終有別,所以我的Profile從來不選擇對Public開放,可是幹嗎自從選了Timeline模式後你Facebook便將我過去的記錄自動設定為公開?我嘗試在自己Timeline頁面選 View as Public,你竟將我的個人Facebook歷史全裸,甚至向一些我已設定為限制級的人展示我從來沒設定為 share with public的status?那麼幾年來我一直只向朋友分享的設定又有何意義?

又要搞一大輪,尋尋覓覓,最後在Privacy Settings > Limit the Audience for Past Posts 才弄妥。一想到Facebook Timeline公開使用在即,肯定很多人如我不知就裡給人一窺全豹,肯定大把新聞看,食定花生吧。

新潮文之見到女同學 FB 突然變 sungle,like 唔 like 好

事緣由一個 fail 開始,高登友「戇居家兵團」出題叫: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sungle,like 唔like好?

又一手快快打錯字 1999 的例子,結果集眾人的創意力量帶來無限 fun,由 sungle 不斷演變下去,例如: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 pringle,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 uncle,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 google,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 J 圖,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清明上河圖,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性奴,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軍曹,like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黑 nipple,like 唔like好?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變胡錦濤,like 唔like好?

無無聊聊,玩玩下最後竟然變咗篇潮文:

見到有個女同學FB突然大咗肚 
事關隔離學校 有個校草 
好寫唔寫咗個 求愛嘅 memo 
問佢接唔接受 呢個愛嘅投稿 

佢乜都諗唔到 求其寫啲嘢落個 info 
話能夠識到你 就真係好 

等到佢過嚟 左擁右抱 
情到濃時唔知 摸到邊度 
女仔話呢個時候做 會唔會太早 
但係話口未完 就屌咗佢老母 

個男仔牢嘈 話好鬼多毛 
拮到條撚變咗個香爐 
連佢阿媽都話 unbelievable 
問佢係咪幫襯咗 Uniqlo 

男仔係咁牢嘈 話只係去咗 jungle 
食多左兩塊 pringle 踏下 bicycle 
盪失路 搵下 iPhone 個 Google 
點知 search 到隔離有間麥當奴 

嗰間麥當奴 居然賣 cup noodle 
入面個個同事 都著晒 giodano 
隔離 Mc Cafe 仲有賣 cappuccino 
想買杯飲吓 點知有鳩毛 

即刻變左 Rambo 企咗上去個 table 
話啲 staff 係美國黑奴 兼職做性奴 
佢哋反串話條友冇 J 圖 仲扮 mario 
「你地有所不知 我就係胡錦濤」

— 完全痴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