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ashion

披著狐狸皮的卓韻芝或曾蔭權

昨天在微博轉發了卓韻芝的相片,補了"so sad"二字。豈料得來卓韻芝回復說:

So you are not planning to know if it s a real fur or not and shoot your gun straight ahead?honey didn’t know you are that violent • •

我暴力麼?如果我是暴力,又豈會只說一句"so sad"?而卓韻芝的說話卻正好表現了她心目中其實所顧忌的。

每每說到皮草,提到動物權益,大家便會落入相互責罵的爭論之中膠著。一方說皮草殘忍,另一方又愛以提出其他皮革品呢,什至吃素與否來作擋駕,在口水戰中忘了我們為何殺生,怎樣殺生,忽略了目的如何,過程如何等更值得深思的地方。

我不是什麼動物權益保衛隊成員,我也不曾考慮食素,但我會留意,問一問,看看食品工業、動物工廠、環保與消費種種千絲萬縷的關係,而時裝,不過是一種比較容易看得到的表達。

今天,看到卓韻芝在我的微博留下了所謂「道歉」視頻的連接。

你認了,我看了,還是那句"so sad"。清者自清,借用朋友所說的作補充吧:

藝人,才女,跟政客其實都一樣醜陋;迴避問題的根本,扭曲意思,轉移視線,裝聾扮啞裝傻裝哭裝天真裝可憐,道歉孰真孰假都已經是公關的手段。那位披著狐皮高呼愛護動物的,跟那位幾百元坐遊艇的自稱廉潔並嚴己寬人的,其實就半斤八兩。貪了,就得承受別人對你丟蛋,砌詞只會令醜陋的尊容多添廚餘。

對於今時今日的卓韻芝,其實要上C1根本唔難,狗仔隊老外床照及一連串為 talk show 而來的訪問,要怎樣宣傳隨你,只是作為觀眾的心裡也自有一把尺作量度。珍重了。要暴力,不是說上一句可堪咀嚼的"so sad"那樣容易,同樣要與別不同,也不是在眼皮點兩點,及於每句留言下留低兩點那麼便宜。

Topshop 病態

全球化下的審美觀隨潮流而變,而牽引潮流漲退的有如月球的威力又是誰呢,還不是時尚達人與生意佬在背後發功嗎。而眾聲喧譁裡鬧大聲,用不用0碼模特兒的爭論開始有了共識,事緣當 Topshop 網站放上了 Codie Young 骨瘦嶙峋的示範後便惹來輿論狠批,最後撤圖了事。

當然網站換一張照片始終不是難事,要是這個是一整個宜傳裡的主打相,印在雜誌掛在鋪的話,Topshop 一定不會那麼容易屈服。

老常生談,愛靚唔愛命,係好蠢的一件事,玩咩都好,輸了健康又何來玩呢?而這些時尚照片的可怕之處是陰啲陰啲的潛移默化,人傳人之下,不覺有病才是病。

當 I.T 以二千萬收購 A Bathing Ape

原來一大個沖涼猿人的品牌只值一個香港「豪宅」單位的價錢,怪不得人人在微博上議論紛紛。

無可否認,A Bathing Ape 這幾年已是明日黃花,但價值也有譜吧?還是已經蝕到入肉,不得不賤價而沽呢?

回看這十多年來,猩猩牌特別的地方是一個擺到明謀取暴利的品牌,放個 logo 上身便標價幾近千元的一件 Tee,每季如是沒大分別,人人又甘之如飴的付鈔。從日本到香港到台灣再到大陸和美加,翻版的可賣上百萬件之時,正版好歹也有五萬件吧?尤其當年嬉哈風大行其道,幾多明星當人肉宣傳板曝光在中港台的潮誌之內。

潮流轉,花無百日紅,歌星曉得改歌路,近年 Bape 牌也懂修改一下設計的路線更迎合市場,不過始終大勢已去,而又勢都估不到整個品牌只值二千萬港幣左右吧。作為行外人的我,當然覺得 I.T 執到寶,爛船亦有三分釘,不能揚帆出海便拿來作展品,大陸人仔多的是,搞得東山再起的話,再現排隊等畀錢入場的墟冚不難。

怪不得 I.T (999) 今天股價也升了不少。

I.T 購A Bathing Ape

I.T(999)昨宣佈,以2.3億元日圓(約2185萬港元)代價,收購日本潮牌「A Bathing Ape」的控股公司 Nowhere 約90.27%股權,涉及資產包括零售及批發業務,以及其持有相關商標。今次可說是I.T歷來收購的最知名外國品牌。

作價2185萬

I.T今次分別向 A Bathing Ape 的設計師兼創辦人長尾智明,及獨立第三方Springlane Global Investment,收購 Nowhere 約63.24%及27.03%的股權。Nowhere於09及2010年度,分別錄得虧損2.67億日圓(約2537萬港元)及1.19億日圓(約1131萬港元)。

I.T表示,Nowhere所擁有的「A Bathing Ape」等若干品牌,於香港、日本及多個國家均為最暢銷及知名街頭服飾品牌。I.T又指,長尾智明作為知名設計師,同意出任Nowhere之創作總監,初步為期兩年,確保於收購事項後之順利過渡及整合,並專注產品設計、品牌方向及形象發展。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