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ire

從田生地產與花園街大火說起

這邊夜半傳來香港發生火災的消息,看得叫人心驚肉跳。旺角花園街、排檔、舊樓、清晨、縱火,一連串的關鍵詞之下網民便紛紛以「田生」兩字回應,這宗至少造成九死六危殆的火警還未有深入調查,遑論定案,縱然大家沒有一口咬定,無證無據,但不免仍然憑空想像連篇,可見田生地產的形象於市民心中有多惡劣。無獨有偶,更諷刺的是在有線網站這宗頭條新聞播放之前的廣告,巧合地竟然是田生集團,標榜專業收購舊樓,享譽多年。

上面書走了一轉,有人提及:花園街排檔大火令人難過,但更令人心寒的是,我查了在火災附近一幢唐樓的樓宇交易,都是近年購入的!明顯地花園街已出現被收購重建的意圖!而其實兩次火災後,任何有被波及的樓宇都會更容易在強拍時過關,取得售賣令。同時在心理壓力下,居民就更易接受收購。排檔,在地產商的眼中,其實是阻礙重建發展潛力的石塊,可說是除之而後快。 豪宅商場又怎會容得下小販。而小樺更道:明明係刻意縱火案,商販損失慘重,但由曾蔭權到食環署,不停將責任推到攤檔之上,好像「容易著火」都係一種原罪。攤販燒了家當,損失貨物,生計受影響,還要被搬遠。

為官者,看來最簡單的方法便是沒了小販排檔便能避免慘劇,乾手淨腳,更可說是能夠改善大家的居住環境,而瓜藤相接,更好是拆去舊樓,發展再發展,促進繁榮。再說下去,自自然然就觸及地產商了,田生集團不過是一小部份,大家共同的目標就是繼續發展,而發展的意思就繁榮,繁榮的定義就是有錢賺。

多年來,我們習慣了將安定與繁榮兩詞綁在一起,但現實看來,起樓起地鐵,社會繁榮了卻不見安定,從生活到人心。當繁榮一詞被狹義為賺錢,就是問題所在。

最新一集的《星期二檔案》便以「就係唔幫襯地產商」為題,記錄了一群人如何在起居飲食上儘量不依靠「地產商」而活,當地產商其實不止地產。當中一位被訪者提及世上只有兩類人,自私和非常自私的人。你可以賺可以貪,但不用賺到盡。

這種盡就是趕盡殺絕的盡。可是人類社會跟自然界一樣,需要的是平衡,要有選擇,有多元才有自由。自由在最芝麻綠豆的小事上呈現,你可以到超市便利店,同樣也可選擇到士多辦館。你可以選擇置業在一手豪庭,同樣也可留在自己熟悉的舊居,那怕其實是比豪宅更大的寒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