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ood

是物價太高還是工資太低

早兩天不約而同出現了兩張吸引大眾眼球的宣傳單張,一張是Burger King的優惠一包一汽水不過十元,要是跟挪威的Burger King,同樣的Whopper Jr連稅再加兌換相比足足平宜了六七倍有多,就算在香港的朋友看來也是絕對的震撼價,薄利多銷,不知是否蝕住做,但成本價一定要壓得很低,所以員工的開支不可能高得到那裡。

這邊眼見不少人急往Burger King大快朵頭的同時,那邊海皇粥店的33元一碗餐蛋麵卻給眾人鬧爆,畢竟大家習慣了餐蛋麵該是便宜之食,理得餐肉是否厚切,雞蛋可否走黃,菜心有機沒有,甚至出前一丁有飛水。在挪威住慣了,面對這碗餐蛋麵的價錢當然大叫抵抵抵,至少在選材和烹調上做過有「升格」的理由,但相比最低時薪只有28元的香港,第一眼就覺太貴。

然而,其實是不是我們所得的工資太低?在這個所謂的國際大都會裡,當老闆的收入大部分也出來交租貢獻給坐享其成的業主,作為下屬的又可分得多少?

報載司徒拔道的OPUS Hong Kong,以面積最小的6000方呎單位計,月租已高達72萬元。這是十萬中無一人能負擔得起的吧,不過發夢過後,實際不會大想頭的我們,要求安居而已,可是報紙又說香港人是「貴」為全球最買不起樓的,普通人要不花分毫連續工作十二年才可買到一所中價樓,所以我們是不折不扣的房奴。

沒有樓的想上樓,有樓的又不想樓價跌,這樣的矛盾見諸這城處處,我看不到希望,並不是因為我在隔岸觀火,而是以常識去想,沒有民主,就連發言權也沒有。

尋你老味的領匯獵奇

州官放火之後沒有跑到對岸觀火,卻自告奮勇當起滅火隊隊長大叫救火,豈不荒謬?但領匯就偏偏有這種厚顏無恥的本事。

滋味領匯這個自以為發財立品的「我們的尋味時光」,來到facebook裡頭就變成大家口中的「尋你老味」。朋友阿高與死貓不約而同指出「我們的尋味時光」抄襲了電影海報《幸褔三丁目》的繪畫風格。可是抄不足人家拿著相簿回憶舊時光的喜悅,卻換來了手執望遠鏡、地圖與iPhone,差了一部單反機,否則十足十去非洲獵奇的裝備。

好好地的尋常生活沒有了,卻包裝成為寰宇風情的尋幽探秘,然而真的像深入非洲大草原看野生動物般還好,但現在這種所謂的「老味」倒像是給關在動物園裡的獅子大象和猩猩,更甚者一如被迫在「領匯馬戲團」表演的可憐動物,試想像主持人紀曉華與小儀在射燈下出場大叫各位觀眾大家好,然後一間又間的「老味」出現眼前,踩滑板、跳火圈似的,介紹那些本來就該常存在我們日常生活裡的滋味。

我們要保育,但不是這樣子的,尤其不可能由底已花的領匯主辦。

痴線中國之西瓜會爆炸

.

網民愛戲言追隨成龍說「中國的會爆炸」,但怎樣也沒有想過中國的西瓜亦會爆炸吧?天下奇聞,盡在中國。

 

 

狂打膨大劑 西瓜集體爆炸

西瓜都會爆炸,且 5天炸 6,000多斤,這不是天下奇聞,而是農民使用大量膨大劑種植所致。連日來,江蘇瓜農劉明鎖承包的鎮江丹徒區延陵鎮大呂村的 40多畝西瓜大棚,就像佈下了「地雷陣」,從上周日開始,已結滿瓜藤的大小西瓜,還沒有成熟就一個個「瘋狂」地裂開,有的炸得四分五裂,有的炸得像一朵花,劉明鎖夫婦先是驚得目瞪口呆,後是傷心欲絕。

有專家表示,膨大劑的作用如激素,如西瓜本身生長迅速,再使用這種激素的話,肯定會爆裂。隨着夏日來臨,大家小心買到毒西瓜。

南京《揚子晚報》via 香港《蘋果日報》

食物變食煙 Le Whaf

去年有「吸一口零卡路里的朱古力」的 Le Whif,今年變本加厲加推新產品 Le Whaf,先將液化食物倒進機內底部的容器,再將其轉化成煙霧吸食,既可享受食物的味道又能減低熱量的吸收,十分鐘只有二百卡路里。。。聽來真的比分子料理更不可思議,又像吃水煙,又似蒸面機,不到千元港幣一部?不過還是一如對 Le Whif 的評價一樣,又要吃又要驚的態度非我所喜,況且飽肚嗎?真係食風咁食喎。

Pantone 曲奇

吃或不吃?這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問題。一小塊一小塊色彩繽紛的Pantone 曲奇,好像很可口,又好像很可怕,尤其藍藍綠綠的那些,不過想深一層,其實我們每天吃到的人造色素,即是鮮紅綻黃的那些一定多過這幾塊擺明異色的,好奇是 設計師資 Kim Neill 怎樣依 Pantone 調色出來,當中還有 Metallic 的金與銀。

source:  design *sponge

車麩與粟米湯

朋友寄來一大堆東西,內有車麩一包,問朋友怎麼寄來車麩,友曰:「脆脆的,不錯。」

我說不是吧,車麩是麵筋一種,應該是泡在湯裡吃的,別耍我了。這個讓我想起烘乾了的麵包粒,撒在洋蔥湯上的那些,不過這個應該與香濃的粟米湯絕配,早前有些北海道的粟米湯湯粉,正好。

說著說著,忽然想吃齋舖的麵筋,甜甜酸酸真好,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剪開一截一截的,有點乾的,噢,太想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