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Forward

2009
31 Aug

一直都認為,笑死人沒命賠的喜劇演員其實都是淚眼煞星,都可以演苦過廿四味的催淚戲,甚至都有一段不足為外人道於是只好轉化為喪笑的刻骨經歷。 眼前,以至過去數十年,就有一個人辦。他,就是「無釐頭之父」盧海鵬。 依然記得他對著鏡頭(即是對著你我他大家)講出一句十分之無釐頭的說話:「朝早食個蘋果,成日唔使去廁所!」當時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周星馳還在主持《430穿梭機》扮「黑白殭屍」裡的黑殭屍,順便在問答遊戲環節蝦細路,其中包括我的小外甥。 盧海鵬的後半生十分之搞笑,卻是緣於他的前半生十二分之折騰。他帶著文化大革命的傷痕偷渡來港,從此不談政治只搞笑,晚晚在《歡樂今宵》以疑似初中生「放蚊」悶喊「Good──bye──Sir──!」的口吻吟唱「歡樂今宵再會,各位觀眾晚安」。但回歸一場、元氣大傷,傷到足以令回流港人Lo Hoi Pang為了生活,而不得不搞笑地談政治,扮老董,扮孫公,扮毓民,扮煲呔(他說煲呔最難扮,理由是「他是個無甚特色的人」)。 雖然最終還是要在政治炮口泡飯吃,但盧海鵬畢竟是有底線的,那就是有生之年都不會扮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中國的政治太沉重,不能開玩笑。」 看來,盧海鵬不妨在《香港亂噏》這節目裡學古巨基以好假的假聲高唱:「歡樂今宵,虛無飄渺,再沒餘地,繼續纏繞!」 卻其實,一直都好想鵬哥對著鏡頭(即是對著你我他大家)講出一句十分之黑色的笑話:「朝早買份《蘋果》,夜晚入咗派出所!」 笑聲魔術師回來了 年過三十的香港人,都由盧海鵬湊大。 八十年代獅子山下,「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下,食過晚飯,要休息番一陣」的時候,香港人都會扭開電視為看《歡樂今宵》的盧海鵬……不,是洗耳恭聽《蝦仔爹地》趣劇穿唐裝衫的「矇豬眼」,出場爆肚的無釐頭押韻句:「得閒飲杯茶,唔使日日見住阿嫲!」港九新界木屋廉租屋裏的香港人,同聲在維港兩岸隨盧海鵬的爛 gag喪笑「哈哈哈哈哈」,如此走過多少個炎夏寒冬。 這就是八十年代的香港生活。回味那一句句盧海鵬爛gag,它恍如餐桌上那杯透心涼雪糕,在香港人忙於打拚的流金歲月裏,滋潤我們勞累的心。 直到「八九六四」,一切到此為止。盧海鵬此後再也救不到香港人失落的心,而他這顆曾經叫我們仰望的笑星明星,也選擇落入凡塵,和香港人一起游到加拿大。盧海鵬的光芒,自此離我們愈來愈遠。 近日,盧海鵬因為在亞視節目《香港亂噏》扮鬼扮馬人氣急升,尤以他扮木村拓哉為代表作。盧海鵬版本的「大肚腩加O嘴木村」拿著Gatsby香體噴霧、打開心口邊噴邊跳舞,令男女老幼笑破肚皮,網上點擊率已衝破二十萬。年青人覺得他好yeah,中年一族想起兒時看他扮「撻成一塊」與羅人、唱「陪著你嘔」的成長歲月。 盧海鵬回來了!他又再成為香港人的笑聲魔術師,為朝九晚五、沉悶刻板、股票無錢賺、普選無著落的呆滯香港人,變出一個又一個令人驚喜的笑彈。扮藝人、政客,甚至卡通人物,盧海鵬永無托手踭,只有一個例外: 「我扮什麼人都得,但中國領導人,就一定唔扮得!」 中國領導人扮不得 八十年代初,殖民地政府的政治把戲跟平民百姓有萬丈之距,舞台上的盧海鵬,未曾扮演過首相、港督等政治人物。都因為那個年代的香港人,對政治的敏感度遠不及張國榮與梅艷芳。 「戈巴卓夫是我首個扮的政治人物。」叫「戈巴卓夫」而非「戈爾巴喬夫」,因為他在亞視粉墨登場。盧海鵬記得:「那是九十年代初,我由加拿大回流亞視參演《開心二人組》節目,林建明就扮江青。」戈巴卓夫頭頂那塊「地圖」,盧海鵬親手用唇筆畫在自己頭上,更用捲舌吐痰口音讀出大堆俄文:「我真的懂得點點俄文,小時在大陸讀過俄文書。」他二十歲熟讀俄國戲劇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員的自我修養》,那是他人生的「演戲聖經」。 盧海鵬的戈巴卓夫威力,殺入六四後全心發展經濟的祖國懷抱,「那時有個深圳地產商,請我扮戈巴卓夫賣廣告。」當年香港人在羅湖見到的,是盧海鵬,而非今日的朱咪咪。 回流香港後,他在無綫亞視出出入入兜兜轉轉。經歷過六四的香港人,生活之重令他們無暇追逐盧海鵬爛gag之輕,盧海鵬在那個電視台出現,他的光輝身影似乎已屬過去式,唯獨他堅持在公仔箱中,在後過渡期奮力扮嘢為香港人搖旗吶喊。 九七紅旗冉冉升起,香港的政治生態因「港人治港」變得生猛,舞台上的盧海鵬亦隨社會脈搏化身舞台政治人物,當中他扮得形神最似的乃董建華。 盧海鵬說,扮董建華毫無難度,因為董伯伯有太多顯而易見的特徵,單是口頭禪就有大堆:「啊、咁樣呀、我認為呢、我相信呢……」為了突顯老董的「寒背」特徵,盧海鵬會在西裝內的上背位置加揳大衣,為背脊建一座隆隆山峰。 「董建華有個很明顯的小動作──每次說話前,頭部會四十五度向下望,沉思一會再扭頭正視群眾道:「咁樣,我認為呢……」說話慢吞吞,有時要眼泛淚光,「這就是老董。」 盧海鵬的扮嘢秘訣,是找緊一個人的小動作,然後將之誇大,個性愈明顯的人就愈容易扮。「葉劉,歪嘴、少許黐脷筋;孫公,雙目無神、講嘢把聲好似畀人打緊;毓民,碌大眼鬧人、一輪咀有佢講無人講、同人反面咁樣。」 他這個扮嘢宗師,看見後輩扮嘢醜化人物會直斥:「扮司徒華套個光頭似壽星公、爆牙似老鼠牙,不應該這樣醜化華叔。」盧海鵬的扮嘢自信心爆棚,皆因體內有天賦的扮鬼扮馬基因,只要在電視看一次人物的行為舉止,便能立即上身。「所以扮政治人物,也不用晚晚睇新聞。」 最難扮的政客,叫曾蔭權。「他是個無甚特色的人,好難捉,頂多是講嘢時個嘴好尖。」 香港的政客,任扮任笑都無問題,但他知道有條底線。 盧海鵬爆料:「早前有同事扮李家大小超人,之後就收到電話。姓李都不能扮了!你話啦,國家領導人點扮?」他深明亞視積極向北望的遊戲規則,領導人根本扮不了,他亦不會爭取在鏡頭前一嘗當共產黨員的滋味:「這個不是拿來玩的,我唔想無咗本回鄉證。」 「在大陸的舞台,演領導人是很嚴肅的,不是扮嘢,是真正的演戲、演歷史,一點都不搞笑,不像香港。」 在港式扮鬼扮馬文化氛圍下,盧海鵬感慨:「我有時覺得,自己在做茄喱啡。」 革前的盧家二少爺 盧海鵬也演過嚴肅認真的政治歷史劇目。不過,那是他偷渡來港前的故事了。 盧海鵬和中國共產黨一起成長,生於一九四一年的廣州,父親開針織廠、家有傭人服侍,是二少爺,有一兄一弟。「三兄弟,細細個就去戲棚睇大戲,睇完返屋企學唱又學打。」盧海鵬的演戲細胞,早在童年就全身擴散。 中學,他是校內文藝工作團團長,話劇、唱歌、現代舞、中樂、繪畫全部精通,演戲永遠在他心目中排首位。盧海鵬記得,文革前他在一齣舞台劇飾演黨支部書記,劇情與農民生活縱橫交錯,「演出前,我特地跑到農村體驗生活,跟農民同食同住。」 「我的演戲根基,就是這樣打出來。」 他年紀小小生得一副「老積相」,台上不是演書記領導就是做嚴父。最難忘一次演出是扮演國民黨軍官:「戲服,是朋友借來貨真價實的國民黨軍服,紐扣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圖案。」青蔥歲月磨刀霍霍練演技,盧海鵬至今仍沐浴在回憶中。 赤紅舞台上,盧海鵬是初生之犢,沉醉於個人的演戲夢。但不論他演得多麼努力,如雷掌聲永遠都不會屬於他,榮耀全歸毛主席。「在大陸,我演什麼角色都不重要,只要舉起本《毛語錄》,掌聲自然響起。」[…]

14 Aug

不是所有僆模也是無腦,正如不是全本《忽然一週》亦一無是處,總有值得一看的部分,例如屬於專訪的「留言集」,遠比《壹週刊》的「豪語錄」可讀,今期出版的就有周秀娜,看她的回應,妙語如珠,感覺非常爽,讓我想到成為「忽然女神」的候選港姐林潔瑜的網誌,同樣讀得舒懷,有血有肉真性情,也帶腦出街,在偽人假物當道的社會,仲想點。 — — — — 膽正命平 周秀娜 看周秀娜,是件很賞心悅目的事。先別說她的胸有多大腿有多長,單看她回應坊間衛道之士的抨擊,已經夠精彩。白韻琴指她的人形攬枕猶如供男士洩慾的吹氣公仔,她說:「我個攬枕入面係棉花,一返屋企就攬得,唔使吹氣咁麻煩,大家可以慳番啖氣。」 言下之意,白姐姐你嘥鬼氣。 袁彌明、何超儀、馬詩慧、周汶錡等齊齊狂插周秀娜敗壞社會風氣,她又說:「如果一個女性身體引唔起男性遐想,我會覺得幾大鑊。喺我呢個年齡,大部分人都鍾意我嘅產品。」 言下之意,你哋班無身材嘅中女auntie, out喇! 十歲從潮州來港的周秀娜,向來膽正命平。o靚模成行成市個個表面扮可愛,實質統統行性感,造作矯扭,你寸我我插你,五十步笑百步,看得令人反胃。周秀娜簡單得多,由始至終只有一種原始武器——脫。性幻想對象就性幻想對象,人棄我取,又是一條生路。 動漫節選美出身的周秀娜,最近紅爆動漫界,算不算「衣錦榮歸」?雖然,她的「衣」,一直都很少。 證明我紅 書展、動漫節結束,周秀娜應該是大贏家。三萬本寫真集和數以百計的人形攬枕,人氣令她高踞各大平面傳媒和電子網絡。你有你罵,她有她剝,剝到疑似露暈,綽號「露暈娜」。愈露愈紅,愈紅愈多人買。罵她的人,還是慳番啖氣好了。 忽:之前玩滴雪糕,最近穿褻衣出人形攬枕,做model有沒有必要這樣搏? 周:我不覺得這是「搏」,之前出過T恤,今次當然要出另外一些產品。攬枕在日本、台灣一早流行,今次純粹是商業考慮。喜歡我的人可以很實在地擁抱一個周秀娜,有甚麼不好? 忽:是刻意讓人有遐想吧? 周:你可以這樣說。我幾滿意自己身形,況且作為女仔,如果不能令男性有遐想,我覺得是一件很大鑊的事。 忽:但假如是性幻想呢? 周:(大笑)Fans買了之後做甚麼,已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我只知道這件事是自己願意的、喜歡的,況且,我又沒有傷害人。 忽:很多人說你有傷風化、敗壞道德。 周:社會風氣,不是一個周秀娜就可以敗壞得了。抨擊我的人,多數受之前寫真集影響。他們大部分從未看過我本寫真集,只是看了報紙雜誌登的某幾張相,便斷定我教壞細路,這對我不公平。 我們這些被人叫「o靚模」的,因為身高所限,很少大牌子找我們行天橋,因此只能做平面模特兒。既然外在因素已令工作有所限制了,自己反正後生,沒有不能嘗試的事,也可以做一些有衝擊性的事。 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不同,批評我的人可能因時代關係接受不了我這套。但坊間的反應告訴我,十來二十歲,我這代的人不單不抗拒,而且還很接受和喜歡,這就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其他的批評,一向少理。 忽:被群插得體無完膚,難道一點不快都無? 周:當然有,我都是女仔,總有軟弱的時候,最討厭被同輩趁機以言論抽水。其實o靚模們都在做大同小異的事情,我只不過跳出了框框,做了可能大家都想,但又不敢做的事。慶幸我EQ向來高,退一步看,有是非,報紙雜誌才有新聞寫。問心,自己也是讀者,有時都覺得這些新聞幾有娛樂性。我既然做這行,不是要去娛樂人嗎?若然新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我反而會想,是不是應好好享受呢?說到尾,這證明我紅。 愛惜自己 o靚模通常賣可愛,但周秀娜很倔。她聲線低沉,說話時鼻音重,又無尾音,懶得跟你扮親和。不扮可愛,可能也是可愛的一種。 忽:傳媒叫你「翻版樂基兒」,覺得自己似樂基兒嗎? 周:其實一點也不似。之前並不留意她,自從傳媒給了我這個稱號後,才仔細看她,我覺得不似。不過,這個「朵」不壞,起碼一出道就有人認識,容易令人有印象。 忽: Kama(羅凱珊、前邦民女)說你打假波,怎樣看這個人? 周:不會嬲她,我從來沒有理這個人。 忽:覺不覺得 Angelababy是最大勁敵? 周:我很欣賞她,你也可以欣賞你的對手吧?她不過是一個二十歲女仔,二十歲,可以有一萬個理由放肆和任性,但她做到的已遠遠超過二十歲女仔可以做的事,與此同時還要承受外界的壓力。我不單止欣賞她的美貌,更欣賞她忠於自己的性格。 忽:家中父母、兄弟怎樣看你這條路? 周:到目前為止,依然和爸爸媽媽,哥哥和兩個細佬一起住,他們都支持我,因為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每次簽約或做任何決定前,都會問爸爸媽媽意見,他們同意,我才會做。試想想假若他們不支持,我這條路還能行下去嗎?我覺得只要愛惜自己,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尊重。 忽:傳聞你的飯局價和上房價高得咋舌,家人也不過問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