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eedom

海港城 D&G 與打手

講得出「香港人冇腦,成班人冇獨立思想,人影佢又影,好無聊」這些話的人就等於大陸政府最中意用話「民眾受煽動」*一樣,好方便。

當骷髏會Piggy B簡化成件事為又是網上太多跟風行為所致,最後作結說:對一個做錯了事的人,是寬容還是打擊?正正反映了你的人品。

但實情是對一個做錯了事「而不道歉」的人,是縱容還是打擊?正正反映了你的人品。就像不少人叫大家忘記過去,努力向前望,不要老是嚷著平反一樣的邏輯,不贅。

膠論引來大批留言反駁,順手就再貼以網路欺凌的標籤予網民,接著骷髏會carlam另文幫嘴說:「如果有人在街上用望遠鏡窺視附近樓宇房間,也有侵犯別人私隱的嫌疑吧。」,難道大家認為這個比喻恰當嗎?以櫥窗吸引顧客,又不想人拍照,不就是又要賣身又要立貞節牌坊一樣嗎?其文更嚷好讓內地人拍照是:「就像此廁所只為酒店客人而設,屋苑居住人士可優先使用設施一樣。當時應該內地遊人已在店舖,或大有可能在店舖消費,已經是其顧客,是故可能不便趕客。」< 膠到笑不出口,去劃租界吧。 理性,和平本是美德,但動不動利用「要和平保理性」來壓抑及抹黑群眾的行動,更為可恥。有時懷疑,社會上是不是有著收入遠超五毛錢的打手充斥四處。 我早已死心,D&G 是大牌,海港城又交遊廣闊,我從不期待會有任何明星名人、潮流博客會出走來就此事說兩嘴,畢竟不方便,出來行就不要得罪人,這點我明解,不出聲冇人話你啞,但要出聲做打手**的話就請有水準一點,不要白賺人家五毛錢。 *「民眾受煽動」這句話,真係好駛好用,但斷估你不會說年宵行維園的人是受煽動吧?人家既無旅巴接載,蛇宴招待也來參加「D&G 門口萬人影相活動」也是一樣,有目的來表達意見,閃光燈不是槍火,何懼之有?看看今天群眾聚集,卻有外國打爛櫥窗的暴行發生嗎?香港人不是傻的,就算當是遊戲參與這場活動又如何?他們學到的遠比鍵盤戰士的多。

**不想說持有相反意見就是打手的意思,只是人有大是大非,不准港人拍照等行為根本黑白分明,要討論的話也不該將網民標籤為欺凌,港人就是跟風等來作結論。

港人與狗,不得拍照

在挪威習慣了隨處影,尤其在超市最喜歡拍下不同貨品的包裝,不過在香港我就不會這樣做,免得驚動店員,始終那是人家的地方。那麼公眾的地方又如何呢?地鐵站算嗎?有一次在灣仔地鐵站內的便利店外替友人拍到此一遊,店員即時於四米外喝止,然後衝出來想打人的樣子,真是傻的嗎?另一次則在中環IFC,路過電梯大堂外,望到內裡的燈頗為不錯便舉機抓拍,不料又有保安員九秒九急步走來,我只有將他的樣子也拍下好了。你說那是地鐵與商場,要尊重人家的規條,那麼今天頭條的故事呢?尖沙嘴廣東道的大街,又如何?

我喜歡是次報紙的小題大造,叫大家思考一下我們在公眾空間的權利。保安打份工,背後定出主意的人才最可惡,是次所謂的名店D&G落得免費賣頭版「廣告」了,我更喜歡報道中何國良指出:「在沒法律許可下,強行扼殺市民的公共空間,已是霸權主義。大公司自設不合理規限,以為一般市民難與其糾纏,因而逐步侵吞市民應有權益。出現此問題,主要是大公司管理主義抬頭,管理大過人權,加上政府甚少干涉,令他們習非成是」。

DOLCE&GABBANA回應是為打擊防假冒產品,才善意地勸阻市民拍照。得啖笑,然而最Hi Auntie的是海港城的保安聲言內地遊客影相就「冇問題」,香港人就要「過主」。這一種失言實會招來話柄,與「華人與狗,不得內進」同出一徹。他們眼中有錢便是娘,所以才有為了迎合內地顧客所需,而在文字上捨正棄繁取簡的例子,懶理甚麼本地文化與本地人的生活,有金舖有名店就得了,旅遊區不是港人去的。

霸權主義之下的種種,政府不愛管的,有名畀你叫「蔭權」的特首昨天便拋下廢話說「希望大家批評之餘,可以提供有建設性的意見,等政府改善」,批評本身就是有建設性的意見了,如果肯聽的話。

意見怎樣有建設性也不會聽的,因為這個政府只屬於為少數人服務,而非屬於市民。這邊又誇說香港人口廿年內預料增至890萬,以現時人口密度推算要4500公頃土地發展才可滿足人口增長云云,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填海,大家要斟酌的只是選址,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恐怕不久便有地鐵到長洲與坪洲去了,然後換來更多豪庭、商場給人「洗錢」。

政府處處為霸權著想,看看地圖,要填幹嗎不貪方便填去南區一帶,而要花費巨大的再建人工島於隔個海的離島?為的是要維護有錢人的無敵海景?我隨口說說吧,政府要開天闢地無非是發展再發展,增進就業機會,叫大家可以做好呢份工為強國服務,樓是起來給外人炒的,本地人就繼續住劏房排隊上公屋,填海得來的地成本高昂,不起豪宅又何以回本?況且有錢人既有維港作前園,當然最好有埋後院,向南最好。到時港人與狗,何止不得拍照,居港也請北上。

相關閱讀:

蘋果日報 – 擅禁途人拍照 玷污購物天堂 名店惡霸 D&G
明報 – 長洲南建島6個長洲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