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eedom of Speech

伊能靜:只為真理沉思

昨天伊能靜解禁了,臨睡前我讀到:「挑釁叫囂的背後,並非抹黑。他們只是希望轉移,讓你遺忘你原來想爭取的,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挑釁叫囂的背後,並非抹黑。他們只是希望轉移,讓你遺忘你原來想爭取的,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感慨良多,想到眾聲喧鬧的還有香港此地。政府像要在衣食住行全方位的壞事做盡,接踵而來的讓大家透不過氣,最終招架不住。再頻密的看到臉書同是為了爭取自由而發聲的左右陣營,不時相互揭疤,帶著發現新大陸的狂喜,然後是改圖作歌,偶爾還會笑一下,但大家將要遺忘原來想爭取的嗎?看著不少意見領袖同在叫囂,我是非常難過的,有時旁觀也不願,不想自己成為其中一隻繞著大便轉的蒼蠅。

今早再看伊能靜的微博,剛巧這一條已被刪了,花了時間才找回流落在網路上的餘影,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伊本能靜伊未靜

伊本能靜伊未靜

「乖乖,把門守好。只要咱在這裡,這裡就歸咱管。所以若有誰說這裡也是他的,你就咬。乖乖,把門守好。咱有刀有槍,沒人敢來,所以不用真咬,你吼吼就好。狗仗人勢你聽過吧?你就仗著我吧,就算你不是真的狗,但你比狗還像樣。乖乖,我宰了你的同類,骨頭給你咬,獎勵你是因為,你的忠誠是我的驕傲。」

「我不是不知道,南方已遠。遠得我看不清那方的真實,只剩下此刻的黑暗。我不是不知道,南方已遠。在此周圍的呼喚,都已顯得蒼白。末世的警鐘響起,我卻已看不見敲鐘人,他早已墜落,只因遙遠南方離去後的黑暗。」

「我來自228家庭,外公楊元丁是基隆市副議長,抗日被日本人三次逮捕,卻被國民黨開了六槍丟入河裏。因為白色恐怖,我母親開始悲劇的一生。走過專制,並不恨專制,我依然投票給國民黨,卻有更強的信念,知道自由的可貴!」

「反對不是敵對,但良知知道,沉默的好人也許會變成邪惡的同盟。」

「我去喝茶了,希望茶好喝。」

於微博擁有650萬粉絲的藝人伊能靜,因為多次發言聲援南周,於北京先喝茶、後禁言,新書發佈會等活動全部取消。

伊本能靜伊未靜
彼可成龍偏成虫

李克強到麗港城遇男子身穿「平反六四」上衣

男子身穿「平反六四」上衣於麗港城相遇李克強,然後被帶走,就此有一個烈士的誕生,post已完,香港亦一樣。真係要點番首陳奕迅的《兩名男子街頭相遇》。

麗港城有男子身穿「 平反六四」上衣被帶走

正在本港訪問的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下午落區探訪。

李克強到達藍田一個私人屋苑麗港城家訪,抵埗時有一名住客,身穿寫上「平反六四」上衣,隨即被多名相信是便衣警員帶走。

他表示,被帶走時令他手部受傷,他感到不滿,表明自己只是住客,沒有任何要求。

目前車隊已離開現場,預計傍晚在下榻的酒店,與工商專業界代表茶聚,晚上在禮賓府出席特首家宴。

香港電台

今夜的微博 當年的廣場

為什麼我要喋喋不休說微博二三事,因為那裡是我們香港,從一眾名人明星到平民於網上跟中國大陸最多實時交匯的地方。我們不是刻意要讓新浪難做,可是自我審查是對人的心志和創意有絕對的摧毀。今天六四不能提,明天可以是七一,甚至雙十。起初六四兩字不能在微博發表,然後是表情符號,為什麼為四川地震死難者的燭光不能同樣亮起在今夜的微博?然後刪去鮮花,然後慶賀的蛋糕和啤酒也沒有了。

什麼也不能說,那麼就不如在這天以眾所周知的原因維護網站好了。今夜的微博猶如當年廣場,背後發動了多少個微博小秘書與管理員在刪文和戶口?剛剛看到何韻詩發了一句:「今夜,無言」便瞬即蟹了,黃偉文發了一張群男臂掛黑煲呔的天橋相,最後亦給後知後覺的斬掉,這樣也未免太敏感吧。國歌、溫爺爺、鸛狸猿,敏感詞本身三個字也不可出,不少以歌抒懷的詞被刪,換來千篇一律的深表歉意,而身邊一些朋友今天更因為屢投蟹餌,最後戶口給連根拔起,完全消失。正如那年北京市民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忽然下落不明,永不回來一樣。

今夜的微博,當年的廣場。此時此刻沒有流過一滴血的抗爭也足以讓人憤怒和嘆息,試問我們又怎可能選擇忘記那年那夜,他們以生命作為代價來具體展現,作為一個人要有的基本核心價值?請向和諧說不,請向恐懼說不。

我在微博被提交了,如同現實中的軟禁

有64兩個字不行,沒有64兩個字也不行。

跳房子不能,朱咪咪也不能。今早起來,轉發別人的笑話時,忽然彈出信息:「你發表的內容已經提交,請耐心等待管理員審核,謝謝!」,明白了是什麼的一回事,請點擊圖片放大。即使是打上一個句號,沒有任何文字也要被提交了,就像現實中不單被監控,更被軟禁。

各位童鞋,請代我向微博的朋友說聲,我還在,沒有噤聲,只是開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