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Freedom of Speech

2013
12 Jan

挑釁叫囂的背後,並非抹黑。他們只是希望轉移,讓你遺忘你原來想爭取的,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11 Jan

於微博擁有650萬粉絲的藝人伊能靜,因為多次發言聲援南周,於北京先喝茶、後禁言,新書發佈會等活動全部取消。

2011
16 Aug

男子身穿「平反六四」上衣於麗港城相遇李克強,然後被帶走,就此有一個烈士的誕生,post已完,香港亦一樣。真係要點番首陳奕迅的《兩名男子街頭相遇》。

13 Jun

心血來潮,影了這幅相,雖然人人喊驚,有話以為是性器官,哈,但我不理了,核突都照放,我要做個捍衛言論自由的人,讓神奇小子衝口而出。畢竟言論自由是所有自由的根本。  

2010
4 Jun

為什麼我要喋喋不休說微博二三事,因為那裡是我們香港,從一眾名人明星到平民於網上跟中國大陸最多實時交匯的地方。我們不是刻意要讓新浪難做,可是自我審查是對人的心志和創意有絕對的摧毀。今天六四不能提,明天可以是七一,甚至雙十。起初六四兩字不能在微博發表,然後是表情符號,為什麼為四川地震死難者的燭光不能同樣亮起在今夜的微博?然後刪去鮮花,然後慶賀的蛋糕和啤酒也沒有了。 什麼也不能說,那麼就不如在這天以眾所周知的原因維護網站好了。今夜的微博猶如當年廣場,背後發動了多少個微博小秘書與管理員在刪文和戶口?剛剛看到何韻詩發了一句:「今夜,無言」便瞬即蟹了,黃偉文發了一張群男臂掛黑煲呔的天橋相,最後亦給後知後覺的斬掉,這樣也未免太敏感吧。國歌、溫爺爺、鸛狸猿,敏感詞本身三個字也不可出,不少以歌抒懷的詞被刪,換來千篇一律的深表歉意,而身邊一些朋友今天更因為屢投蟹餌,最後戶口給連根拔起,完全消失。正如那年北京市民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忽然下落不明,永不回來一樣。 今夜的微博,當年的廣場。此時此刻沒有流過一滴血的抗爭也足以讓人憤怒和嘆息,試問我們又怎可能選擇忘記那年那夜,他們以生命作為代價來具體展現,作為一個人要有的基本核心價值?請向和諧說不,請向恐懼說不。

3 Jun

有64兩個字不行,沒有64兩個字也不行。 跳房子不能,朱咪咪也不能。今早起來,轉發別人的笑話時,忽然彈出信息:「你發表的內容已經提交,請耐心等待管理員審核,謝謝!」,明白了是什麼的一回事,請點擊圖片放大。即使是打上一個句號,沒有任何文字也要被提交了,就像現實中不單被監控,更被軟禁。 各位童鞋,請代我向微博的朋友說聲,我還在,沒有噤聲,只是開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