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eedom of Speech

當《南方都市報》總在測試中共水溫,我們呢

對站出來高呼的人表示感激,對說話婉轉的人表示尊重,對選擇沉默的人表示諒解,對不懂真相的人表示憂慮,對曲解事實的人表示憤怒。當身在較為自由的香港有人還選擇助紂為虐,巔倒是非,在中國的《南方都市報》就再一次展現怎樣在狹縫中長出小花,再細看以上擷圖,是今天六一兒童節刊在B16版的特刊,實際上原本的「偽兒童.真童趣」芸芸漫畫中有一幅是這樣的:

一如既往,當真相曝光,數字報的版面便作出了改動,成了右邊的一小缺天窗,放大的版本中也刪走了原圖。不過,除卻小孩子筆下三架坦克和擋坦克人的經典場面之外,假如多心一點,穿鑿附會多一點,不難發現更多可堪玩味的小細節,例如:朝著紅太陽的是一雙打上交叉的畫筆,旁邊的雲更像突出的一根中指,將旁白詩意的一句:「我那時,隨手就一塗鴉」配在下一張那站在國旗前持槍的解放軍,真的可以想像更多。另一張呈現出來的算術題則大刺刺的有個4字。

是的,中國還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度,就如多少年代不少直諫皇帝的士官學人也只有人頭落地的下場,所以即使明歌暗諷,憑畫寄意,也得冒險,當中抱住的信念是再迂迴曲折也好,總要說出來,露一點風聲,提醒一下,或心神領會,每一次的婉轉也是每一巴摑在掌權者臉上的印記。要是不說的話便真的會消聲匿跡。這不僅是六四,還有太多以數字組成的禁忌,甚至是大眾或個人的安危,毒奶粉、假疫苗、騷亂、斬人、跳樓等等,一句下令不準報便以為社會一片和諧,恐怕在密不透風的環境最終會蘊釀成大爆炸。

當黎智英的新書《事實與偏見 16 – 我已無求》沒通過豆瓣的審核,就從大眾的圖書庫消失一樣,像某某電影某某歌曲不合國情又進不了國內市場一樣,不單是物品本身的下落不明,還有是未來相關的創作,各人通過自我審查,只為能夠被看得見,聽得見所做,創意不在,自由也在當中殆盡,所以我們不能放棄。

這幾天看一眾童鞋也在微博上測試水溫,明明已經沒有怎樣明刀明槍的圖與字,橫行的河蟹依然吞噬資訊河床上的敏感詞,就像現實世界裡外來物種入侵造成生態大災難一般,那些不過是日常的圖片,不論機械或人肉搜尋,我們已經像瓜與藤一起被盯上。不過河蟹再強,牠們也不能夠叫時鐘上指向六時廿分的一刻的消失,正如多宗發生在敏感詞這天的歷史大事,像「宋滅北漢,五代十國結束」、「德國西里西亞紡織工人起義」、「波蘭第一次民主選舉」、「新華社公佈四人幫主犯江青死訊」,縱然過去,仍是史實。

我們可以怎樣說,我們應該怎樣說,如何避免水溫過熱而受燙或太冷而凍傷?請思考。也再一次感謝勇於測試中共水溫的《南方都市報》,讓我們明白,硬要將歷史否定抹去是怎樣自欺欺人的荒謬。請記住,歷史已經為那兩個存在於日常生活裡的數字賦與新的定義。

5月35日,假如你是真的

原來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從五月三十一日起再加四天。

原來沒有六月。《5月35日》是一本書的名字,出版於一九三一年的德國。

根據維基所表,5月35日是虛構的一天,而不在公曆曆法中存在。而從這個童話中引申出來的意思是「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

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假如《5月35日》會有新篇,概要可以如是:5月35日,星期四。大學生陳一二歷史成績太過好,卻因此反被老師認為代表「欠缺理解力」,要陳一二和其他歷史好的學生寫一份關於北方的報告。那是陳一二和其他同學都從未去過的地方。

逢星期四,陳一二都會因為同學外出兼職,而由當網路警察、擁有很多家室的叔叔何蟹接送放學一起吃午飯。二人在路上遇見頭帶黑禮帽、會開口說人話、又愛吃臥草的馬勒戈壁神獸草泥馬一起吃飯。草泥馬說牠正要去北方,並說只要穿過走廊上的古舊大衣櫥,走兩個小時就會到。

為了讓陳一二寫好報告,兩人一馬便一同前往北方,先後經過「假蛋國」、「豆腐渣堡」、「顛倒世界」、「山寨城」等奇妙荒誕地方。最後他們終於到了北方,那裏有軍隊擦血造的長城,神獸草泥馬也遇上了心上人——法克魷。經過一番周遊歷險後,陳一二和何蟹在憤青的帶領下,穿過大衣櫥,回到原來的世界。陳一二也完成了要寫的報告。

然而報告又將會是怎樣的呢,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也就是六月四日,怎麼可能沒有六月。報告裡頭有人選擇回望與前瞻,有人選擇不屑一顧,看與不看,怎樣看也好,暫且不要說得太遠,我只想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為什麼不該討論?

大部分老百姓其實快要忘了,世界新聞也不報導了,要是真的平常,從網站維護到天安門清場的種種提醒人民的舉動,無非是此地無銀六四兩,既然政府是如此眾所周知的光明磊落,站得住腳的問心無愧,政府究竟恐懼甚麼禁忌,派來打手說客萬千,軟硬兼施廿年,究竟政府擔心甚麼後果,是政局不穩?經濟動盪?民生倒退或國力下降?還是如練乙錚在《我不「反思」故我》一文在所言:

「改革開放三十年之後,中國已出現黨政軍商綜合體,高幹家族內的利益盤根錯節,太子黨、駙馬黨之間的姻親血緣關係,更令此綜合體日形壯大、牢不可破。就算八九年反對屠城的元老還在,他們子姪輩之間的利益計量卻不會一樣;屠城者及其下一代在八九之後全面掌握黨政軍經大權,自可對前者招安分紅,訂立穩固的攻守同盟。政治如此牽涉高層跨世代重大金錢利益,平反便不像前三十年的「路線鬥爭」那麼簡單,人亡而利不息。」

那麼我們可以怎樣?

那麼就讓我們請記住今天是六月四日,別去代號五月三十五日,要這個日子光明正大的存在,坦然面對,假如你是真的,愛國。

偽《君子雜誌》

南華集團上頭戇透,一本《君子》有幾多銷路,分分鐘老頂都唔睇,雜誌本來出街冇人知,現在抽稿事件通天,難道等老頂個老頂頒個貞節牌坊畀佢嗎。未見報前還可在撰寫是次事件的員工網誌內知道始末,現在作者Xanga已摺,幸而文章已得轉載無數遍,遍地開花。

唔該上頭先講明有乜範圍唔掂得唔寫得唔做到,唔好等出晒菲林先話停啦,偽《君子》同當奴曾其實一樣冇立場,阿頭話乜就乜,點解自己無意見,因為一早將成副身家、前途、名聲、生意乜乜物物押晒上賭桌,大小分兩邊,遇咗有運行就緊係買阿公唔會再重新評價六四,明明係爛賭,又打晒煲呔扮君子講天主,虛偽。

從鄧玉嬌到艾未未也是如此,互聯網力量就是大大,紙包不住火,你未知,我知,請看以下由高登友揾食啫製作的劇場版,youtube頁有引述網誌原文。

 

 

香港,真正的「無野之城」

姑勿論影片本身是否有掛棒球之名賣男同之肉,現在不過是一張幾個男人大打赤膊的電影海報,結果因為只有一人向運輸署投訴而叫九巴決定從大小巴士站抽起原來的廣告,厲害。果然是香港,真可愛香港,一次又一次在公或私的無稽審查實在教人不知如何反應。應該憤怒嗎?還是嘲笑、不屑或搖頭嘆息。

電影《無野之城》中的「野」本指棒球,落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則可還原為字詞本義之二三,「無野之城」的意思是這是一個不可放野的國際大都會,舉凡野牛野貓不可活,在野電台不可播,朝野一聲獨大,綠野失蹤,郊野建高樓,燈火萬家之下野戰當然也不能打,而下一代就在毫無視野之中長大。


一人投訴 九巴封殺電影赤膊海報

政府要將香港打造成國際文化都會,但社會連一幅赤膊男兒電影海報也容不下。棒球電影《無野之城》近日在港九多個巴士站張貼宣傳品,海報有五名男子赤裸上身。海報「出街」後有一名市民向運輸署投訴。九巴收到轉介後急忙要片商更換轄下巴士站的海報。電影導演及演員大嘆部份港人越來越保守,擔心香港「遲早變做『冇嘢之城』!」

《無野之城》的宣傳攻勢在上月15日開始,片商安排了20幅巨型海報,在中環、銅鑼灣、彌敦道的巴士站擺放。海報由六名來自香港棒球代表隊的運動員兼演員拍攝,中間的一人身穿棒球服,其餘五人沒穿上衣;海報只刊出他們上半身褲子以上位置。

不過,電影導演雲翔表示,有一名路過市民接受不了,向運輸署投訴,運輸署通知九巴。因為一宗投訴,九巴在5月22日要片商更換海報,否則任由廣告位「開天窗」。他們急忙找來另一款海報頂替全部舊款海報。新海報中,演員依舊赤膊上陣,但已清楚讓觀眾看到他們有穿褲子。

遲早變做「冇嘢之城」

雲翔解釋,舊款海報是想藉演員赤膊表達在港打棒球沒有前途,好像一無所有。他承認有關設計也是想引人注意。他慨嘆有關部門及部份市民作風保守,怕香港「遲早變做『冇嘢之城』」。電影被評為ⅡB級,有不少演員在更衣室、球場正面全裸的鏡頭。雲翔表示,這些場景只為表達球員生活最真實的一面。面對九巴抽海報,演員梁宇聰直斥投訴人無聊,女主角董敏莉則說該張海報純粹是藝術。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表示,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收到三宗有關該電影海報的投訴,正在跟進。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審裁員張民炳看過該張海報後表示,海報沒露出男士私處,應該可以「過關」。九巴發言人昨表示正在了解事件,暫未能回應。

電影《無野之城》講述香港棒球代表隊成員的奮鬥、成長故事。「野球」即是棒球,導演雲翔想點出香港是個近乎沒棒球運動的地方。香港棒球代表隊首席投手梁宇聰(阿聰)、投手香子俊(阿俊)粉墨登場,在大銀幕做回自己。香子俊昨受訪時表示,希望透過這電影吸引更多人認識棒球運動。

香港《蘋果日報》六月三日記者雷子樂、倪清江報道

董玉娣中學 x 衰嘢唔准講

董玉娣中學女生以言論入罪

面對「冷血女生」,這班在電視、電腦面前哭哭啼啼的旁觀者,立時化身成殺紅了眼的屠夫,非得以更冷血、更無情的手法去對付她,直至其獲得滿意的懲罰為止。回想起來,董玉娣中學也只是順應「民意」而已。

問責、救災和悼念沒有矛盾

提出問題是公民的責任,問責是為了政府做得更好,問責甚至可能是對死者和其家屬的一個交代。

衰嘢唔准講

有深圳與廣州的內地聽眾致電早上的千禧年代,說話有紋有理,解釋建築結構如何影響地震帶來的損毀,這才是有水平的討論。

辛酸的中國人,什麼都懂

終於還是沒有跑過死神.上路孩子,天堂裡沒有豆腐渣.也沒有做不完的作業.唱不完的讚歌.也沒有人拿著火把到處奔走.也沒有人逼著你愛誰恨誰

也許我們作的還不夠多

他,一個78歲的老人。他,替煤餅廠送煤為生,一百斤才賺2元人民幣運費。他,看到電視中受災的人們,他捐出了11000元人民幣。

緬甸底褲救國運動

緬甸行動主義分子最近積極發起「底褲救國運動」,呼籲全球民主自由愛好者踴躍參與,捐出內褲,寄給緬甸軍政府。因為緬甸流傳一種普遍的迷信:男人接觸女人內褲會喪失權力、意志、好運。

深夜急診

我也知道,最後時刻,家人在身邊,那是無價的。但我也現實。這個普通的工人家庭,怎麼承擔昂貴的費用。或許把僅有的生存希望,都因為沒有錢而放棄了。

香港人所知道的挪威

挪威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你說的是一個國家嗎,也許它位於新西蘭吧,不,好像位於歐洲,澳大利亞和法國的旁邊。

Portishead十年破啼

與其徘徊不前,倒不如把唱片的終場曲Threads當作Portishead的音樂線索:吉他充滿懸疑、唱腔盤桓縈繞……這些元素似乎是采樣自舊作,然而歌詞卻充滿了自我懷疑。

 

小奧網摘碎碎念第十六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