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iends

再見黃浩卿醫生

我不太害怕死亡,但討厭突如其來的死亡。在讀報的時候猛然看到似曾相識的面孔給放大在頭版新聞之上,比印象中的瘦了一點,不太肯定,不想肯定,怎麼可能是你呢?

如放下面具去也許面紅
乘著晚風去追尋逍遙星空
除去假的寬容 還真想不通
曾年少的青蔥 忘卻世間的縳束

趕忙查看電話的通訊簿,才發現你也裝有whatsapp,但last seen的日子已停在於十一日,而我再發的訊息亦同樣停留在未閱的狀態。

淚不止的流著整夜,一直到了天明,睡了卻還有你的死訊盤繞在夢,醒來又想到種種,你的幽默像孩子,看到你的字就彷如聽到你嘿嘿在笑。你有學問卻從不賣弄,謙恭厚道而真誠。明明長得很帥卻偏偏搗蛋的選了怪人的名字作網名,醜人的相片作頭像,面具。

我們有許多共同喜歡的音樂,Trip Hop的、方文山的、爵士的,電話裡頭的另一邊電影配樂的悠揚在你的深夜,漸漸黑了這邊的白天,如果要是有心靈感應,我倒希望能夠做一點什麼企圖改變。

你不留一言的離開,而我徹夜讀著旁觀者無關一己痛癢的各自表述,找個說法,找個定案,輕易而舉的批判,什麼月入十萬的醫生,能醫不自醫,我亦冷眼觀之,我甚至將新聞網站裡殘忍的錄像片段看完,我甚至失掉了憤怒的情緒,或許是太過悲傷的緣故。

懷念你的童心,就像我們喜歡的動物世界裡頭的真摯。或許距離帶來了放心的交往,差不多十個年頭了,這時候我才懂得將一封一封的訊息儲起,太遲了嗎,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將你從前的信與禮物放在那裡。

誰明白像和你也許重逢
遺憾太多卻不能倒流的鐘
如琴聲的哀號 連結他都哭訴
誰明白我初衷 煩躁也是個夢 但我真的痛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來者可追。

男男邪骨

香港友人,行年廿四,常有奇趣事,經其批准,特此整合發表他早兩天的深圳邪骨經驗:

廿四:尋晚去左大陸揼邪骨
小奧:gay?
廿四:是
廿四:but i think he is straight
小奧:do u like?
廿 四:yes..好正
廿四:百幾蚊only
廿四:佢幫我推油
廿四:推2個鐘
廿四:推左一個鐘之後
廿四: 我面向上佢幫我推
廿四:然後我扯旗
小奧:n then?
廿四:佢話”你碌野都好大喎”
小奧:haha
廿四:然後我話”唔大下話”
廿四:然後傾左d無聊野
廿四:跟住又問我有冇剪過d鳩毛
廿四:我話有
廿四:佢話佢冇
廿四:其實佢都開始想試下我係咪想要
小奧:n
廿四:跟住隔左一陣
廿四:佢問我”要唔要按下細佬呀?”
廿四:我話” 可以試下丫”
廿四:然後佢幫我打
廿四:跟住我用手摸佢
廿四:條腰
廿四:然後伸左隻手入佢個胸度摸佢
廿 四:然後我話想佢除衫
廿四:佢話ok
廿四:然後除左衫
廿四:我lam佢粒lin
小奧:haha
廿四: 有紋身,好型
廿四:跟住我問可唔可以睇佢下面
廿四:佢話ok,但唔可以除衫
廿四:淨拉開拉鍊
廿四:好細條..!
小奧:-.-
廿四:但so far都ok
小奧:not hard?
廿四:跟住我叫佢幫我lam我粒lin
廿四:not hard
廿四:一d反應都冇
小奧:poor
廿四:佢straight好明顯
廿四:然後一路lam我,我一路出左囉
廿四:全部加埋195
廿四:人仔
廿四:2 hours 推油
小奧:almost 2 hrs-.-
廿四:個樣ok
小奧:so inexpensive
廿四:但其實我蠢左
廿四: 唔應該叫佢咁早打
廿四:因為佢打完之後就冇按
小奧:haha
廿四:我都唔好意思再叫佢按
廿四:下次醒水
小奧:let me post it on my blog without ur name la
廿四:佢以為我19歲
廿四:haha..ok
小奧:how old is he?
廿四:19
小奧:wah so young
廿四:佢話佢十九,然後佢問我幾大,我話同你一樣囉
小奧:-.-
廿四:跟住我問佢屌唔屌人
廿四:佢話嗰度唔方便
小奧:wakaka
廿四:話怕畀人捉
廿四:我係咪好變態?
廿四:但真係好鍾意
小奧:no, normal
廿四:我朋友慘d
廿四:佢嗰件唔掂
廿四:冇搞到
小奧:u cant choose?
廿四:佢唔想揀
小奧:-.-
廿四:冇得 choose架
廿四:揀number架咋
廿四:或者叫佢推介
小奧:scary
廿四:I dont want to give more money or let them know I can afford
廿四:they will 食住條水
廿四:你知大陸人
小奧:八旬老婦疑在公園水池旁邊歇息時,不慎跌落水深僅十五吋的水池,事發後曾有保安員打算落池救人,但被人出言阻止,說保安員 不懂拯溺,應等待消防員救援,保安員聽罷放棄拯救。報警後等候消防到來,前後共15分鐘,老婦由消防員到場救起,送院證實不治。

一找一抓

一找一抓

找到陌生城市中央車站的二號月台
抓不住離開中的最後一班列車
如逗貓棒一晃而過

那時候 藏在背包某個角落的電話響起
又在收聽之前沉默 像按下快門前的一剎
浮在半空中的泡泡剛剛爆破 落在
遞上來的貓爪上 異地的雨又再滴下

像這時候在琴鍵上輕輕躍起的指尖
抓不住窗外滂沱大雨的節奏 像交通燈上
閃動的綠人一下子站成了紅色 像一個你
給躲在暗處的警察抓住 亂過馬路在熟識的城市

你是貓

你是貓

你是貓 一隻關上了燈才可得見的貓
從乾冷的辦公室裡咳吐出來 行走無聲
穿過盤結在地的高跟鞋叢林 當太陽升起
已伏在誰家的窗前 半瞇著那一條巴黎了的碎花長裙
在這個沒有風的城市 逐漸黏滿灰塵

以為添一對翅膀便能飛天 你是貓
一隻還在翻譯自己的貓 成詩成畫
也成為無數糟透劇情片的字幕
或最後要自己也開始相信的宣傳文稿

本來叼一尾魚便喵出海水的鹹鮮
本來嗅一根草便咕出泥土的甜
還是吐出的毛球本來會有長裙的碎花 午後無雲
四腳朝天 更讓誰好奇的手被你咬一大口

又始終挑嘴 你是貓 一隻餓著的貓
縮肩弓背 面對生活的疼痛
這一條壁虎的尾巴 擺脫了又重新長出
你伸出爪來卻為什麼縮了回去 兩耳低垂
捲成一團 而巴士已經迎面而來

©死貓

香港還有坪洲

坪洲不大,碼頭對開的空地卻不小,不是廣場,但寬敞得可以凝住從天空傾瀉下來一盆一盆的陽光。而正值冬未,天氣還未炎熱,空氣一片清澈,左邊是低密度公屋,右邊也是幾層高的公寓,間雜了一些古老的樓房,有一度磚牆,像可以髹上大字報的那些,空空的對著幾張又幾張從民居處擺放出來,散落四周大小不一隨意的椅,有誰家的犬不慌不忙的橫躺下來。

我看見了街道,彎彎曲曲、斷斷續續的街頭巷尾,有髮廊,有冰室,那些曾經時髦的詞兒,一一退落在這裡休息著,沒有甚麼遊人,沒有像大澳、流浮山、鯉魚門等滿溢著海味乾貨的香氣,當微微的風微微的流過微微的光,沒有像南丫島、長洲的熱鬧那麼的重,沒有吆問呼答捲成在遊人與商販之間此起彼落的音浪,看店舖如牙齒疏落,這裡的老人家還該有午睡的習慣 。

有沒有看到貓穿過了欄杆呢,朋友幾人走在前頭,不一會便轉了上坡,樓低樹高,山路漸行漸狹,但不難走,遠雲近海,那泛起的鱗光彷彿也拍岸在樓房頂上,不知道天台上坪洲的晚空還有沒有星,有沒有給不遠處的迪士尼樂園夜夜的花火淹過,這裡難得的靜美,路旁小小的菜田上會長出甚麼呢,一棵綠一棵新鮮,一段與泥土深厚的關係,一個戳不破的夢麼。

拐過了彎,朋友的狗衝下來一前一後的吠著,平實簡樸的屋舍在小山的半腰,有點破的,補綴著四野欠了的一點荒,門外有落葉,門內沒有點燈,日光照出了陰涼,我們於是坐在屋前,斜陽之下點起了柴火,給空氣注滿了木的味道,來一杯陳年普洱,香醇在喉頭淡開,吃帶來的茶粿,鹹的甜的,吃自家製的曲奇,軟的硬的,吃彼此的閒話家常,長的短的,朝向大天大海,這些本是平常不過而接近卑微的餘裕,有錢的大可安坐在南灣的大宅裡享受,沒有錢的,香港還有坪洲。

而美好的一面誰不嚮往,朋友終於當上農人,甘於儉樸,總得犧牲一些,當中並不是我來過走走看看便會了解,像那個蚯蚓在翻鬆泥土的世界,像坪洲這麼一個小島,要是如果也沒有了,香港這個城市這片土地將會長出什麼。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九

那夜在北角東寶跟香港Bloggers的飯局

按右鍵檢視相片的內容,原來是三月十九日。

那夜約了一大伙Bloggers吃飯在北角。下了電車卻不清楚渣華道街市在哪裡的我,遲到了,走入環境很熱鬧,還是過於嘈吵,後方有一群老外在劇烈地唱歌跳舞的東寶小館之內,找到角落看到他們大部分已經在坐,安定下來從右到左的大概是Miss Lee、天佑SidekickJansenJackySheta星屑Kursk,這時候才發現請漏了公牛陳奉京,囧。

畢竟是頭一遭見面,表面侃侃而談的我其實心裡不太自在,性格使然,暗地裡上下打量各人,像在他們的網誌之間來回掃讀,比較文字與真身,舉止言談,先來的開心大發現原來身旁Miss Lee是清秀文藝靚女青一名。至於對面的Jacky是濃眉大眼典型帥哥,這個我早就曉得,現在只是印證一下,像足球健將。而瘦小的亮跟山東型的Kursk老師一比便是初中生了。

席間最有趣的地方是差不多人人不時一機在手,大抵是博客相聚一刻的特色,在plurk在twitter還是在飯否?東寶小館的飯菜是一流的,味道之好顯現於從以碗代杯盛酒的豪情,到不拘吃罷墨魚汁滿齒黑斑的小節之上,風沙雞、咕嚕蝦、椒鹽九肚魚等等全是這兒的撚手小菜,要不是怕一點生保,我真的想不顧風度拼命大嚼,人生幾何喔。

當歌吧,飯後與其中幾位直落銅鑼灣唱K,星屑、Sidekick、Sheta皆是唱得之人,還有表面上不拘言笑深藏不露的Jansen,竟是全晚第二個的開心大發現,金口一開,陳奕迅的粉絲請別懷疑,《人來人往》、《明年今日》、《十面埋伏》、《反高潮》等等全比原唱者更好更動人,完全懾服了。

一期一會,而大家的面孔我也記穩了,一來有影相,二來互訪網誌如常,天涯若比鄰,何患越阡度陌無期。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八

[nggallery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