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iends

預感

我們的生活裡頭偶然會有Déjà Vu的情況,那似曾相識的一剎像電燈開關閃過腦海,又或像在現實裡遇上夢境的情況,疑幻疑真的奇妙又迷惑,但所帶來的強烈感覺總不及忽然而來的預感,如燭火燃亮了便久久不散。

記得復活節期間整個星期沒有上網沒有讀報,忽然預感有一知名女仕在香港逝世了,所以得悉龔如心的離開,我不驚訝,正如記得當天母親來電說二哥在毫無徵兆之下入院了,那一刻預感告訴我,二哥得了癌症。這些不請自來的訊息,為我的情緒作好準備。

早前認識了一位非常喜歡的朋友,對他的著迷幾近初戀的濃甜,然後預感又來了,他病了。有一天忍不住問他,他不置可否,其實心水再不清的人也知道不該再追問下去,作罷吧小奧,我仍是很喜歡他,無論怎樣。直到昨晚某位好事之徒,轉寄了一點有關他過去的蜘絲馬跡給我,我有點訝異,又說不上震驚,我不是一早準備好了麼。他不過是凡人,而塑造天使的人是我。

對不起,親愛的,我從來沒有偵查你的意思。如何承受這好奇,答案大概似剃刀鋒利,但你知一個人,誰沒有隱秘。

小驚喜.大卑鄙

一早門鈴大響,習慣裸睡的我於九秒九內穿衣應門,原來有郵包。朋友汪汪真的鬼馬,給我驚喜一下,那個黑芝麻杯麵,沖水後如滿杯泥巴,異色,混入辣醬後又出奇的香濃四溢,呵呵,太好味。另外在一堆零食之間竟有一盒食玩,吹漲,朋友太疼我了,可惜我賤,吃了幾個麵才施施然告訴他,收到啦!你班人好卑鄙喔,家裡還有很多桃哈多和百力滋,叫我如何是好。

留不住的盛夏光年,尋找余守恆

甫踏入朋友棵棵家裡的派對便跟他的眼神碰個正著。小啦,一個唸畢法律又跑去讀藝術歷史的男生,握過手後不到十分鐘我便從別人口裡打探了他底細的大慨,然後我倆談話,坐在一起、談笑,摟在一起、嬉戲,置場內幾十人的喧鬧不顧,置彼此男友的沉默不顧,從他的丹麥籍祖父是《Moulin Rouge》話劇的演員談起,如暢泳在三四十年代的巴黎老歌之中,累了,便彷若躺在浮台上,讓我細述那些發生在留學倫敦時的小故事,帶著誠懇的文藝,腦海閃著波浪的光芒,以及微小的慾望,當他的手臂抱緊了我的肩膊,我察看他臉上泛金的鬚根,在昏垂的燭光影照之下,他俏皮的向我眨眼,我很快樂,像青春期的戀愛一般快樂。

終於看到了台灣電影《盛夏光年》,微藍泛綠的青春歲月像潑在牆上的顏料一發不可收拾,故事再爛、手法再破,我還是喜歡,像喜歡自己的人生一樣喜歡,縱然千瘡百孔,從那遺忘青春的海邊一直走,掠過純樸的田野鄉郊,將收藏了一整個雨季的鬱結成為感動的一滴淚水,一邊看著電影,一邊回憶年少時代相近的片段,有什麼事開始改變了嗎,看著余守恆和康正行的感情波瀾,想起誰是我最好的朋友,從張孝全和張睿家洐生而來美麗的影像與幻想裡,明天還是這樣過嗎,喜歡這齣電影,因為讓我發現自己的生活裡原來早有這一個空洞,像康正行尋找余守恆,又或是余守恆尋找康正行,我們真的都沒有失去嗎,留不住的盛夏光年。

離開派對之前,跟小啦相互擁抱。小滿說很久很久沒有看到我如此開懷了。你不妒忌嗎,我問小滿。看到你快樂,我便快樂了,他笑著說。

Cova 下午茶

昨夜在 Grand Hyatt 的 Tiffin Lounge 還滿嘴甜言信誓旦旦短期內不會再吃 dessert buffet,誰知今天便一個轉身跟小悉撞入 Lee Garden 裡的 Cova 來個下午茶自助餐。幾年沒來,一列 finger food 少了精緻和貴氣,跟價錢一樣下調。不過跟好友歡聚,人生幾何,吃得開懷,拍拍頭頂上的吊燈,我倆的合照。喂,少安毋躁,身後幾位叫不出名字的大明星,唔係影你。

甜心 Macarons

還未學會欣賞杏仁蛋白小圓餅的精緻,便給坊間一眾劣品敗壞了這塊法式糕點的名聲,尤其幾次在君悅吃到的Macarons,徒有漂亮色相,外不脆內不軟,放進嘴裡便糊成一團,叫我從此有了戒心,敬而遠之。不過離港前小悉給了我一小盒由Le Goûter Bernardaud 出品的,賣相好比珠寶首飾,味道,還可以啦,不及心甜便是了。

延伸閱讀︰Macarons

《字花》

拜託子山寄來的幾本書經已收到,當中包括《字花》的創刊號,一本來自香港的文學雜誌。彩色的幾頁讓我想到十多年前的《聯合文學》,黑白的部分又像《素葉》,甚至是《越界》,真的是大江東去,不過多少豪傑還在,許多熟悉的名字,他們還在寫喔。新舊作者人才濟濟。我會找個明朗的下午,溫新知故。

《字花》官方網頁